文摘

從民主認知指數看西方寡頭「民主」——香港本土恐襲有感(文:王卓祺) (09:00)

2021年七一香港回歸紀念日及中國共產黨慶祝百歲華誕,在港島銅鑼灣發生了一宗孤狼式恐怖襲擊事件,暴徒以匕首行刺警員後自殺。過了幾天,警方搗破一個港獨本土恐怖組織「光城者」的實驗室。據報道,他們秘密製作烈性炸藥,密謀在公眾地方引爆,進行恐怖襲擊。看來黑暴反中動亂餘波未了,極可能為禍香港一段時間。

當年黑暴分子追求「五大訴求」,其一為「實行真普選」;而所謂真普選是指「一人一票」的代議民主。諷刺的是,最早實行代議民主的美國,遲至1965年才賦予黑人沒有前設的投票權。反而據英國學者霍布森(John Hobson)講法,西方主要國家最早實行「一人一票」的,是北歐小國挪威(1913年)。但他並沒說明挪威的普選權是否容許女性有參選權。而「維基」網上資訊顯示,最早容許女性「一人一票」的是英殖新西蘭(1893年),隨後英殖之中最早實行女性「一人一票」的投票權及參選權的,卻是英殖南澳省(South Australia)。簡而言之,所謂「真普選」的涵義是多方面,須按國家的具體政治情况發展。

本文借助一個推動西方選舉民主的跨國組織的數據,討論代議民主實質為少數人利益服務的寡頭政體的論點。若本文論證成立,這些港獨恐怖分子及背後支持者、同情者所追求的西方式民主實際是水中撈月,最終找來一小撮人騎在自己頭上,枉費民主為多數人利益服務的本義!

介紹民主聯盟基金會跨國民調及分析其數據

(1)民主聯盟基金會(Alliance of Democracies)是丹麥前首相、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前秘書長拉斯穆森(Anders Fogh Rasmussen)近幾年成立的非政府組織。這組織每年在夏季都舉辦國際會議,並邀請一些所謂民主的反中反共人士出席,如2019年邀請台灣地區外長吳釗燮,2021年第二次邀請台灣地區領導人蔡英文;2021年亦有邀請前「港獨組織」「眾志」主席羅冠聰。可見這個民主聯盟基金會對中國的取態了。所以本文引用該組織數據,從西方立場人士角度應該是客觀的!

(2)2020年民調是該民主聯盟第三次做的跨國民調,樣本有12.4萬,遍及53個國家/地區,每地1000至3000個樣本不等;樣本誤差率為正負3.25個百分點。表面看來這跨國民調是挺科學的,參考值高!

(3)2020年該跨國研究民主的民調引入兩條新問題,分別為「我們的政府通常為少數人利益服務」及「商界及其行政總裁通常為少數人利益服務」。2021年的民調沒有後一題;故此,本文只選2020年的民調作討論。

(4)2020年民調有很多問題,但本文只選取其中4題。除了上述兩題外,其餘兩題為「民主很重要」及「我們的國家(地區,筆者加上)是民主」;並只選取「所有國家/地區」、中國、美國、瑞典、英國、日本及香港地區這7個樣本作比較。

(5)「民主很重要」問題答案是所有選取的國家/地區(平均值)78%,瑞典87%、中國84%、英國75%、美國73%、香港地區64%、日本60%(見附表,下同)。可能出乎一些人的期望,中國樣本比平均值(指全部53個樣本,下同)還高,只是比實踐社會民主(重視社會再分配)的瑞典低3個百分點。香港只比日本高一點。但是大家要留意,民調中「民主」一詞並沒有統一定義,所以不同國家/地區被訪者對民主的認知或觀感肯定有所不同。因此,中國樣本之中有84%並不奇怪,極可能中國人認知的民主並非選舉代理人,而是政府是否以民為本,為大多數人利益服務的民主涵義。明顯地,除了中國之外,本文選取的國家及地區的被訪者極大可能是以投票權的選舉程序界定民主。

政體好壞分野:為共同利益抑或少數人私利

(6)「我們的國家(地區)是民主」的平均值只有56%;中國(73%)最高,其餘分別是瑞典70%、英國58%、美國49%、日本46%、香港地區37%。香港獲得最低值一點不奇怪,因為她正在一個民主化浪潮之中,所以人們對自身民主水平評估低是合理的。美國是代議民主發源地,美國之前西方世界是實行貴族參政,少數貴族與國王商議徵稅的代議制度,英國議會現今還保留的上議(貴族)院,就是英國政治的封建遺產。根據古希臘的政體分類,為城邦共同利益服務的少數人統治,稱為貴族政體(aristocracy),而同樣是少數人統治、但只為少數人利益服務的政體為寡頭(oligarchy)。政體分類好與劣是政治道德作標準:共同利益或少數人私利,而非選舉權。承接上文的提法,代議民主指公民有權選舉代理人的政體,而普選是指所有成年公民(包括女性)都有權選舉的普遍選舉制(universal suffrage)。一人一票指公民的普遍選舉權,而代議民主則形容政體由公民選出代表治理國家,而非公民直接行使管治權。

將西方式民主加以解構,大家便知道為何美國樣本只有49%被訪者認同「我們的國家是民主」;極大可能很多美國人不覺得這個代議民主,即每隔若干年選出不同政府機關的代理人(包括總統、州市長、參眾議員等)是真正代表他們利益!英國比美國好一點,可能它是議會制,執政黨有較多權力,較少制衡;而日本的政黨輪替,看來還未能解決她面臨的國家衰落趨勢;所以它46%與美國49%差不多。瑞典十分高(70%),合理的推論是民眾滿意該國的社會民主,即透過高稅收及高社會轉移,縮窄貧富差距!中國情况,或許令不少人驚訝,但與上文解釋一致,中國人對民主的理解是實質性,講求績效——政府能否解決國家面對的挑戰,能否以民為本,而非有投票權!

(7)「我們的政府通常為少數人利益服務」一題十分有啟示性。所有樣本平均值是43%,而美國52%,日本(45%)及英國(42%)與平均值差不多;至於香港地區(51%)與美國差不多。而中國則十分好,只有13%被訪者認為政府通常為少數人利益服務,甚至好過實踐西方式社會民主的瑞典(31%)。大家都知道,這問題是指民主的內涵——政府為誰服務,而非民主的形式,如公民投票權。西方自二戰後推銷的民主是投票權的代議民主,而非政府為多數人利益服務的績效或實質民主。其實,中國亦重視民主形式,如在中共領導下的協商民主制及民主集中制;但它更重視民主是否以民眾利益為本的涵義。不過,任何政體都要人運作及有歷史承傳——所謂治道及政治傳統。同樣是西方代議民主,瑞典民主便為大多數人利益服務,而標榜自己為民主燈塔的美國,實質是寡頭政體!同樣道理,對中國亦應實事求是,若非習近平自十八大以來大力反貪腐,從嚴治黨,2020年這一題的答案可能並不一樣。

(8)「商界及其行政總裁通常為少數人利益服務」這一條問題的含意,本文理解是政治體制的經濟屬性,即政治為誰服務的基本問題。看來,除了中國(21%)之外,所有選取的國家及地區都未能使資本或市場為多數人利益服務——所有樣本平均值59%,以及英國67%、美國66%、瑞典65%、香港地區52%、日本50%。就算是北歐的社會民主國家瑞典,其民眾亦認為企業為資本增值服務。中國的答案則十分突出其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特色。1978年鄧小平回歸實務主義,引入市場,但政府政策引導及監察下,今天的市場(以商界及其行政總裁為代表)還不被認為是少數人獨享利益。最近打擊互聯網平台壟斷市場,如立案調查巨企騰訊、阿里巴巴、美團等,及政府集體採購醫療器材及藥品等,都是例子!

西方寡頭「民主」及香港完善民主選舉的問題

寡頭政體就不是民主,所以在寡頭「民主」之上加上引號是有需要的。當然,西方代議民主也不是鐵板一塊,瑞典的社會民主就能使政府不被認為是為少數人利益服務,但一旦去到資本主義的核心問題,商業利益仍然為資本增值服務。但是瑞典也是一個值得借鑑的西方民主政體,起碼強過推銷普選權為普世價值的美國寡頭政治。2014年美國兩位主流大學學者吉倫斯(Martin Gilens)及佩奇(Benjamin Page),以美國在1981至2002年間1779項與聯邦事務有關的政策事件為樣本,分析結果是經濟精英及專業界別,而非代表市民及群眾基礎的利益團體,才有實際影響。事後該研究被經常引用證實美國為寡頭政體!

民主是好東西,也是壞東西,視乎為誰服務!當然今天大家講的民主,並沒有一個統一定義;但只重選舉投票權的政制輸入端,不問民主的績效,便是本末倒置。今天,中央政府在黑暴肆虐之後,推行《港區國安法》及完善選舉制度,從本文羅列民主認知指數的國際比較數據來看,是企圖將香港的民主進程,納入政治應為多數人利益服務的正軌。香港自回歸以來,大家都被美國為首的西方民主話語所蒙蔽,泛民主派更走火入魔,以為多些選舉便可以解決香港的管治問題,但結果他們為反對而反對,使政府施政舉步維艱。這樣,民主績效不單止未達到,還縱容出一大群港獨黑暴分子。今天這批人還變本加厲,實行恐怖襲擊,實可悲可恨也!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名譽高級研究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