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禁歌年代 全民審查(文:曾志豪) (09:00)

回歸24年,林鄭特首信誓旦旦說,「絕大多數市民的人權和自由不受影響」,一切的指控都是「對《國安法》的抹黑污衊」。

事實如何?最近元朗信義中學發生的懷疑「唱禁歌記大過」事件,見微知著,絕對可觀察香港社會如何受國安法的影響。

校園歌唱比賽 教局竟扯上國安法

傳媒報道,兩名中學生演唱Dear Jane的《銀河修理員》,卻被校方指歌詞敏感;同學一度演唱改歌詞版《疫情加油》而順利參賽,卻因為決賽時擅自改唱「原版」歌詞,更說了一句「香港人加油」,而觸怒校方處罰。學生指校方要求更改的歌詞包括「亂世中一起蒼老」變「疫症中一起安好」、「形勢壞透只好對抗」變「形勢壞透只好拼搏」。這實在令人無法不聯想,是否這些「亂世」、「對抗」被解讀為政治含義?是對時局的反映控訴,所以被學校DQ?

教育局回覆對事件看法時,居然說「隨着《港區國安法》生效,已提醒學校……透過教育適當及適時向學生解釋國家安全的重要性」,並重申「學校是學生學習的地方,任何人不應利用學校作為表達政治訴求的場地」。

一個校園歌唱比賽事件,教育局居然扯上國安法,豈不是傳達政治信息?——局方認同校方的處理;局方認同事件和國安法有關。更重要是,局方提醒校方「面對行為甚至價值觀有偏差的學生,學校有責任加強訓輔」,這便要了學校的命。

校園只怕掀起「文字獄」之風

即是說,學校如果不採取主動出擊的審查把關,便無法符合教育局「有責任加強訓輔」的要求;連帶也合理化對唱歌同學「記大過」甚至禁止代表學校參加課外活動的「剝奪學生權利」之做法。

在教育局這種「曖昧」的表態後,其他學校敢不跟從嗎?校園只怕掀起一股「文字獄」之風,學生的表達自由受限,校長教師也忙於審查,家長也會督促子女噤聲,「亳無代價唱最幸福的歌」已經成為空談。下一步呢?「利用小說反黨是一大發明」,這種文藝上的政治恐懼,林鄭特首,你仍然相信,香港人絕大多數的自由,不受影響嗎?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