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捅刀的仇恨 如何化解?(文:楊志剛) (09:00)

文字如果有顏色,「憤怒」是紅色,「仇恨」是黑色。憤怒時,我血壓飈升破口大罵,我會大聲喝罵你的過錯,我會怒斥你的離譜,我憤怒你的所作所為,我大聲斥責背後的心理潛伏,是要你知錯,要你改變你的離譜行為。如果你知錯認錯改過,我會「順番條氣」,最多再罵兩句,然後揚長而去。「仇恨」是黑色的陰沉,是不動聲色在你背後捅你一刀。仇恨是長期的累積,不是特定行為激發出來。我不會斥責你的離譜,其實你亦並無作出任何不合理的事,你和我毫不相干,但只因你是警察,我就要用刀刺你;你的警察身分無得改變,你無可能知錯改錯,故此我對你的仇恨亦無可改變,唯一的選項就是把你消滅,才能泄恨。正如視頻上見到在美國的亞裔婆婆無辜被人暴打,只因她的皮膚是黃色。

上周在銅鑼灣街頭的刺警案,響起了警鐘,以為只會在中東出現的典型自殺式恐怖襲擊,終於和居然在香港出現。

仇恨源於「你是誰」

「憤怒」可以化解,可以針對引起憤怒的原因而降溫。仇恨不是源於「你幹了什麼」,而是源於「你是誰」。這個「誰」,在美國可以是亞裔人士、非洲裔人士,可以是某種宗教人士,或某種性傾向人士。在香港,這個「誰」,可以是警察,可以是說普通話的人,可以是政見不同人士。

仇恨,是憤怒經過長時間累積和異變而產生的變種,傳染性遠較憤怒為高,更容易感染整個群體,進而蔓延成為群體仇恨。個別警員使用武力鎮壓示威,引起個別示威者不滿;相隔一段時間後又有警員使用武力,導致更多示威者憤怒,這過程的不斷循環,而憤怒沒有得到疏導,再經過網絡及社交媒體廣傳和煽惑,便異變成為群體仇恨。從此,被仇恨群體裏的每一個成員,都是千人一面;發動仇恨的每一個群體成員,都是萬人同質。仇恨毋須再透過特定行為而滋生,只需鎖定一個「誰」字,便已足夠。

四類心態加七情六慾

古人說:此恨綿綿無絕期。人有七情六慾,其中仇恨的抗跌力最強。愛情,最長也只是一生一世;仇恨,卻可以代代相傳。加拿大最近在教會主辦的學校接連發現數以百計原居民小童的遺骸。有專家估計,受殘害小孩子的數目,遠超此數。這些孩子,就像我們在小學或幼兒園見到的小孩,每一個都活潑可愛。殘害他們的白人,和這些小孩子隔了一兩代。這些小孩子做了什麼事引起如此仇恨,令老過他們一兩代的白人可以滅絕人性,對小孩進行集體性侵、殘害?答案就是一個「誰」字。

這亦反映了仇恨犯罪最典型的特質:大部分仇恨罪的受害人,都是沒有對仇恨者做過任何挑釁。在銅鑼灣被刺的警員,便是和施襲者互不相干的。

仇恨者殘害他人的動機為何?心理學家表示:仇恨者的心態可分4類。第一類是為了「快感和發泄」。熱血青年暴打平和地清除路障的婦女,是屬於這一類。第二類是出於「保護」,是保護他們的一貫生活方式。對上水和元朗的國內水貨客的仇恨,擴散至對所有國內人的仇恨,是屬於這一類。第三類是報復。美國不斷抹黑新冠肺炎源自武漢之後,全球亞裔人士遭受仇恨襲擊數目劇增,是屬於這一類。第四類是使命感。教會學校殘害原居民小孩,可能有一部分是出於扭曲了的使命感。但集體對小孩先性侵、後滅絕,是人類邪惡的最巔峰。人類情緒複雜,以上這4類動機,純屬理論分析,現實生活上仇恨可以綜合上述4類心態,再加七情六慾,就釋放了人類最邪惡的一面。

化解仇恨須由政府啟動

加拿大教會學校的邪惡,人神共憤,導致多間教堂被人縱火焚燒。朋友傳來焚燒教堂的視頻,我看了之後,有一股別樣的快感,「抵燒!」我內心說,忘記了這所教堂與殘害小孩的教堂無關;忘記了今天這所被焚教會的人員是無辜的,與多年前的邪惡毫不相干。我經常把「和解」這兩個字掛在嘴邊,驀然發覺自己內心卻這樣容易產生仇恨,以仇恨瞄準一所與我無關的教堂和裏面的神職人員。我想起小時候就讀天主教小學,在教堂唱聖詩時我內心的安寧和純潔,和令我充滿喜悅的神聖,在我失落時給了我無限安慰和希望。聖母像身上粉藍色的披風,成為我最喜愛的顏色。但今天見到被人縱火的教堂,竟有一絲快感。我對我自己的仇恨,感到驚怕和慚愧。和解的第一個對象,原來是自己。我想起帶同兩名小孩到銅鑼灣刺警案施襲者倒下地點獻花的父母。他們經歷過的憤怒、仇恨、快感,在分子生物學層面上,和我感受到的憤怒和快感沒有區別。

如何化解維港兩岸這個因「誰」引起、不斷蔓延的群體仇恨?可以做、需要做、做得到的事情很多,但這必須由政府啟動,民間響應。2019年黑暴期間,政府啟動了由政策創新與統籌辦事處牽頭的「對話辦」、「和解辦」;民間亦有不少有心人,落力推動對話與和解。但當時環境沒有條件搞和解,這些努力最終不了了之,不可怪責「對話辦」。今天大局稍定,人心不穩,仇恨未解,是適當時機着手化解香港的群體仇恨。政府着力進行和解,這個動作本身,就會釋出化解戾氣的氣息,創造平和的氛圍。

須立法禁止散播仇恨言論

除了化解,還需預防。互聯網和社交媒體的普及,急劇增加了煽惑仇恨的平台和空間。多項研究顯示,仇恨犯罪和社交媒體有密切的因果關係。歐洲多個民主國家例如德國,都有法例嚴厲禁止散播仇恨言論,英國亦開始引入相關法例。香港進行這方面的立法,實屬必須。

和解心態,從中國共產黨100年悲壯奮鬥和光輝歷史來看,是典型的、落後的小資產階級人道主義。但香港絕大部分人口,莫不是小資產階級心態。誰能擺脫階級的烙印?有了這份明白,才使和解成為可能。如果文字有顏色,「和解」是風和日麗萬里長空的粉藍。萬里粉藍,襯托了飄揚的紅旗,紅得萬丈輝煌,不帶一絲憤怒,是香港的顏色。

作者是教育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