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淺談「法」字(文:任建峰) (09:00)

香港近期又再發生了很多事,心情大受影響,今期沒有心機評論政治、時事了。不評論這些,又可以評論什麼?我不斷在想,有什麼是我特別沒有資格去評論、但又可以幾「好玩」的?最終,我想起多年來被朋友們嘲笑我那十分不堪、小學四年級後就沒有再正式進修過的中文水平。不如就抱着「貪玩」心態評論一下文字吧!

至於評論什麼文字才好?湊巧地想起了,有朋友因我的職業,曾對我笑說,「法」字是由「水」與「去」組成的,意味着如果要有「法」字,就要有錢(因其不時被俗稱為「水」)才能「去」(即能以法成事)。

當然,這種笑話的原意是帶貶義的,意思就是說「法」字本身就是不公平的東西,是有錢的人才能好好運用法律與其制度。不過,想深一層,有「水」就能「去」的「法」字是否必定是壞事?先說法律界人士生計問題:對呀,如果我們沒有「水」收,我們整個行業就難以生存,還去哪裏找有所專長的人士去談論「法」字及捍衛其精神?另外,一個若有錢都還能找到賢能去找更深思熟慮的答案、而且就此據理力爭的制度,某程度上不是在彰顯「法」字潛在意義,包括講道理和講邏輯嗎?至於那些欠「水」的普羅大眾,其實世界各地對「法」字重視的地方,都會安排有一定質素的義務律師或提供律師費用財政資助,確保他們在法律制度內都有「水」而能「去」。

「法」字沒了「水」、「去」會怎樣?

所以,「法」字的問題並不在於要有「水」才能「去」,而是當「法」字少了其成分就會不完整,甚至會沒有了。譬如說,如果「法」字沒有了「水」又怎樣?為「法」字脫「水」可以有很多方法,包括不提供「水」給欠缺資源的人在制度內「去」,又或者是令有錢的人無法動用自己的「水」來「去」,甚至可以包括令制度缺「水」到不夠資源使其運作順暢地「去」。「法」字沒有了「水」而剩下「去」,或許就意味着橫行無忌的霸道行事?

又或者,如果「法」字只剩下「水」而沒有了「去」又怎樣?沒有了「去」,萬事就自然不通、一切癱瘓,凡事都怕若嘗試「去」會出事,而變得做事失去活力地畏首畏尾。而如果連有「水」的人都那麼容易可以被弄到無論如何都完全不能「去」,「水」力較弱的普羅大眾就更容易面對任人魚肉的狀態了。

不過,「法」字沒有了「水」或沒有了「去」都已不算最壞的情况:橫行無忌霸道的「去」,至少都還能「去」;剩下沒有了用武之地的「水」,都可以留下來有待能再動用的一天。「法」字要面對的最不堪情况,就是既沒有了「水」(又或者「水」被堵塞了),又不能「去」。當「水」與「去」都消失時,「法」字就蕩然無存了。

若沒有了「法」字,大家平時要依的還可以是什麼?或許只能說,那樣要依的東西,無論怎樣用個「法」字來形容,都只會變得成不了「法」吧。但願「法」字長存,好讓我能就此繼續以我的小學四年級「有限公司」中文水平班門弄斧!

(作者按: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是執業律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