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項莊舞劍 志在收網(文:劉進圖) (09:00)

七一刺警案疑犯已死,前天為案發後第3日,警方稱「兇徒受到失實資訊及煽動性言論激化而策動『孤狼式恐怖襲擊』」,案件轉交警方國安處調查;同時,新任政務司長李家超表示,會盡快立法規管假資訊及假新聞。李家超的反應予外界一個印象:政府有意藉今次案件引發的仇警言論,立法管制互聯網上言論。

民眾反常情緒 是對執法者宣泄怨氣

香港社會一向以來和平理性,對執法者過去相當尊重,例如10多年前,警員朱振國執勤時無辜遇襲重傷,市民大眾是一面倒地同情支持,還怪責政府沒有盡全力救治善後。這個情况在2014年後逐漸改變,大型社會運動觸發了示威者與執法者之間的敵意,雙方關係漸趨緊張,但政府沒有及時修補裂痕,以致在2019年的反修例運動時,雙方衝突不斷升級,原應以政治協商化解的政治矛盾,變成單靠執法者武力鎮壓去處理,結果衍生更多的仇恨與衝突。

及至2020年6月《港區國安法》頒布後,警方一連串的強硬執法手段,進一步激化社運支持者的怨氣,一面導致大量港人移民海外,一面令留下來的人更敵視警察。我們必須把七一刺警案放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才能恰當解讀社會反應,才能理解為何有不少的民眾會對警員受傷不表同情,反而哀悼那行兇的死者。

當然,那並不表示民眾的異常反應和仇恨言論是對的,不論對無辜的傷者落井下石,或是對行兇傷人者稱許讚揚,在道德倫理上都是錯的,政府官員可以大力反駁和譴責,但政府官員也應該看到,表達這些反常情緒的人,其實是在宣泄怨氣,是對執法者過去一段時期以來,即使採用過分的、不合理的武力,也不受追究制約,積累了強烈的不滿而作出控訴。

要解決這股怨氣,正確的做法是以獨立的調查及公正的懲處,消除市民對執法者可能濫權施暴的怨氣,但特區政府自2019年中以來採取的,是完全偏袒警隊、漠視市民質疑的做法,這就令警隊承受更多的怨氣和壓力。

立法管制「假資訊」 目標是網上言論

如今,特區政府高層除了譴責部分市民同情行兇者,更把這些情緒宣泄視為洪水猛獸、罪魁禍首,揚言要立法管制,杜絕一切「假資訊」、「假新聞」。由於政府口中的「假資訊」,主要是互聯網及社交媒體上的留言,立法管制的目標顯然就是網上言論,而管制的藉口是這些言論「造假」,可能煽動仇恨與暴力。

其實,政府官員口中說的「假資訊」,很多並非新聞學上的假消息,而是與政府唱對台的意識形態用詞,例如在談及七一刺警案時用了「黑警」、「烈士」等字眼,一旦立法管制,就會把大量夾雜情緒的意見陳述,當成法定聲明那樣來審查。

而且,現時網上言論如果涉及明確的煽動他人使用暴力,政府不用立法也能檢控,例如在7月2日有兩名網民在網上發言涉及殺害警察、在警隊建築物放火,已經被拘捕。由此可見,現行法律並非沒有遏阻煽動暴力,政府仍要進一步立法,項莊舞劍意有所指,顯然是為了收緊互聯網上的言論管制。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