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什麼叫撥亂反正?——李梓敬做了個錯誤示範!(文:曾自鳴) (09:00)

近年李梓敬繼落選區議會後,接着背叛師父田北俊,改投葉劉淑儀旗下,同時亦不斷在網上胡亂抹黑各方人士。李近日更在《明報》撰文〈區議會須撥亂反正〉大放厥詞,用一大堆與區議會無關的例子及理據去亂扣帽子,將近年運作更有效率的區議會與完全虛構的政治議題扯上關係。本文就要談談這一兩年來區議會如何確確實實撥亂反正。

這一兩年 區議會確實撥亂反正

因受支持修訂《逃犯條例》及警察濫暴的負面影響,李梓敬等一眾建制派候選人於2019年區議會選舉大敗。面對新成立的愛國政黨紫荊黨在港高調插旗,有不少傳統建制派人士,如李梓敬之流都惶恐在新修改的選舉制度下分不到一杯羹,生怕被新興愛國勢力取而代之,以致言論愈來愈左,甚至有違常理,希望得到阿爺垂青,實屬諷刺。有人看到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日夜抹黑本屆區議會,就想加入批鬥行列,不過筆者想提醒一句,正如近日全國政協常委何柱國於電台公開譴責林鄭自把自為、硬推惡法,自己亂搞而非阿爺授意,切勿什麼都跟隨林鄭調子起舞。

接下來筆者會舉數個例子,讓讀者見微知著,了解新舊議會之別。新一屆區議會在短短一年多內,已經完成了多項過去在建制派主導下毫無寸進的惠民設施,最經典可謂旺角行人天橋。在1997年,彌敦道與旺角道交界發生了一宗1死12傷的交通意外後,地區民意支持興建行人天橋橫跨彌敦道,至1998年5月當局宣布在旺角道上興建一條橫跨旺角彌敦道的行人天橋,並聲稱在24個月後會完成。之後的區議會,就一些細節上一直拖拉不停,完工日期一天又一天延後,前後經歷21年仍未完成。直到2020年,由民主派主導下的區議會再三追查工程進度,最終這一段不足20米的行人天橋落實在今年第二季左右落成。這就是代議士應該履行的責任,難道向政府提出意見,改善地區福利、公共設施及服務,不算是為民生事務發聲?

做好監督 審慎撥款

過去的區議會對撥款因循守舊、疏於監察,往往事倍功半,市民受惠有限。舉例說,北區花鳥蟲魚展覽,舉辦了超過30年,早期乃香港盛事,不少市民慕名跨區到粉嶺一遊,即使要付入場費,也無阻興致。過往沒有大型展館及設備,只是簡單枱椅,但展品絕不簡單,上萬款得獎盆栽、罕見昆蟲、珍貴魚類及香港難找的爬蟲類,市民大多要花上超過3小時才能逛畢整個展覽。然而,近年的花鳥蟲魚展覽,改為免費入場,展品卻幾乎沒有更新,而數量亦逐年減少,市民慨嘆15分鐘走完,質疑展覽變成商業市集。單是2019年這個商業市集活動花費約260萬元,區議會被要求資助當中150萬元,更因為活動嚴重破壞粉嶺遊樂場天然草地,要再花錢維護草皮及長時間暫停草地使用。過去建制派主導下的區議會沒有好好把關,將非常有意義的活動變成浪費公帑的商業活動,而本屆區議會則決心做好監督工作、審慎撥款。

深入研究區內問題 認真跟進

過去區議會不時亂花公帑,沒有對區內問題對症下藥。新一屆油尖旺區議會重新分配財政資源,針對油尖旺是香港居住問題最嚴重地區,區內有大量劏房戶,區議會在「社區參與計劃」下撥款約28萬元,對區內住屋問題作了深入研究。及後,區議會向公眾發表了《油尖旺不適切住屋研究》報告書。分配資源研究區內問題,讓市民對區內情况有更多掌握之餘,亦讓議會可更有效地跟進及理順區內的住屋問題,這是過往保皇黨主導的區議會從沒有好好下工夫認真跟進的。

李氏在其文中胡亂指摘區議會拒絕撥款予撲滅罪行委員會。事實上,2019年油尖旺區議會已預留約33萬元予撲滅罪行委員會,而筆者作為區議會社區撥款工作小組主席,在過去的一整個財政年度,根本沒有收過滅罪會的任何申請書,更遑論什麼拒絕撥款。李氏在撰文指摘民主派之前,不妨花一點時間去找找建制友好「fact check」一下,無端大罵本屆區議會不撥款,不是無知就是故意抹黑本屆議會。

順帶一提,李氏在2019年9月於深水埗區議會大會與他人聯合提呈一份文件,其中一項建議為在香港「設立民間對話平台/機制」,不知道此舉是否他自己所說的「區議會高度政治化,議程事項不時超出職權範疇」呢?看來他早已將這份文件忘記得一乾二淨。

本屆區議會雖然沒有以往那麼多的「蛇齋餅糉」,但很多議員都盡心盡力為市民排難解困,上述的數個例子在在說明我們如何為過去議會的流弊撥亂反正!

作者是民主黨中委、油尖旺區議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