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正直的骨氣(文:任建峰) (09:00)

六四32周年已過,官方用了一切方法阻止香港人到維多利亞公園悼念亡者、點起燭光。縱使如此,香港人以各式各樣方式點起燭光、悼念亡者。

有人直接去了銅鑼灣,在維園的四周嘗試點起燭光或至少亮起手提電話的明燈。同時,某些參與者更播出一些過往六四集會的歌曲,大家亦一起唱了起來。他們不斷被警察阻止及警告,說要拘捕他們。某些在銅鑼灣的人確被拘捕了,亦有人因被指違反防疫社交距離規例,而被發告票。

有人就選擇在銅鑼灣附近區域乘搭各種交通工具或自行駕駛,然後放一些電子蠟燭在窗口位。這群市民這樣做,就是為了讓各區的途人看見,就算燭光不能在維園裏照亮,都仍能讓在街上四周途人看到香港人悼念六四的決心。

悼念六四 遍地開花

有人雖則不是在銅鑼灣或其四周,但都會在各大小社區的公眾範圍,嘗試與一眾街坊一起點燭光,或開啟手提電話燈光,去悼念亡者。當中,某些社區警力較多,情况緊張程度幾乎能與銅鑼灣相比,但亦有社區能安靜度過。更有一些社區原本是會有街坊聚在一起,但聽到有很多警察在區內後,就選擇以較私人的方式去悼念。

有人去了參與教會追思儀式。香港有7家天主教堂為亡者舉行追思彌撒,禮儀夜晚8時開始,但有的在7時多已經坐滿現時宗教場所入座上限。警隊派出不少警力巡邏教堂入口附近監察環境、搜查個別出席者。他們在彌撒開始、完結後仍在監視,但縱使教堂外氣氛緊張,教友們並沒有被嚇退。

有人出去食肆吃晚餐,特別是那些那夜決定檢查電力、電燈的食肆。當他們關電或關燈時,為了讓食肆保持光亮,食客會點起燭光。那些燭光的意義是什麼,大家心照不宣。

有人(應該是大多決定在那夜悼念的人)在家中自行度過。這群人大多都是以很莊嚴的方式在家中點起燭光,然後把其照片上載社交媒體,好讓大家能透過互聯網共同悼念六四亡者。那夜在社交媒體以家中燭光來作帖文,更可以說是去到前所未有的「洗版」程度。我更認識有朋友因各種理由,那夜在家中有飯局,出席的人未必一定有悼念之意,但朋友仍以「情調」為藉口,把蠟燭放在餐桌上。

夾雜了各式各樣的悼念方式,今年悼念六四的香港人,人數未必比往年去維園的少,甚至有可能多了。當往年悼念活動是在維園舉行時,不少市民總會因各種理由,覺得勞師動眾去維園有點兒麻煩,而既然已有人在維園悼念,自己就不需要做任何東西了。反觀,當「去維園」今年被禁了,大家倒會決定盡一分綿力去悼念六四,而且因不再需要去維園,悼念方式反而多了彈性和方便了,使到更多人可以參與,令整件事遍地開花。

但上述一切港人今年悼念六四方式最能反映到的,就是香港人骨子裏的本質。除了小量親身去了銅鑼灣冒險的市民,我們大多數人都未必有義無反顧地與不義正面對立的勇氣。但透過我們每一個人獨自的小行動,港人又一次證明,我們還是一群有正直的骨氣(簡稱「正骨」?)之人。香港人,加油。

(作者按: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是執業律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