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鹿死誰手?還是「六四」垂手?(文:劉銳紹) (09:00)

今年的「六四」特別冷,也特別熱。所謂「冷」,乃指森嚴打壓的人為酷冷;所謂「熱」,既指官方維穩力度的高熱,也指民間努力尋求悼念「六四」方法的內熱。但無論如何,官民仍要冷靜思考以下問題,尤其是官。

(1)支聯會的歷史、現實和隱然存在的角色

從歷史角度看,支聯會是「六四」的產物;從現實角度看,是繼續爭取民主的象徵;從隱然存在的角度看,是日後各種可能性的無限想像空間。對於前兩種,官方不願見;對於第三種,官方更不想見。

其實,第三種角色十分微妙。官方擔心支聯會發揮「顛覆政權」的作用(事實上並不存在),把它視為眼中釘。但官方忽略了一點:從客觀效果來看,支聯會恰恰維繫着一批人士(尤其中、老年齡層)的家國情懷。有人形容這是「民族身分的情意結」,有人形容為「大中華膠」的感情,有人形容為「夢中的單戀或苦戀」。

再看其特點:這種家國情懷主要是對人民的關愛、對人文元素的追求、對民族優秀傳統的承傳、對山川文物的嚮往……對於政權,無論是思維或利益,卻是疏離的,但又不是要推翻的程度。

在青少年心中,這些感覺比較薄弱。支聯會曾嘗試讓「五大綱領」(包括「建設民主中國」)薪火相傳,早些年還有點效果。即使2012年「反國教科」之後,也有不少年輕人參與維園燭光晚會,有些還穿上校服;2014年「雨傘運動」(9月底開始)之前的「六四」活動,仍有年輕人的影子,但其後,愈來愈少了。這是因為年輕人從親身經歷中(由當年的催淚彈到今天的大拘捕)感到「五大綱領」無望,「建設民主中國」與我何干?官方聲稱只是針對「一小撮」,但青年們卻實實在在地感到打擊着包括自己的權利在內的一大片。

所以,如果官方無極限地打壓支聯會,只會連僅有的中、老年的家國情懷也一併打掉。官方只能憑利益來凝聚一幅虛無的愛國浮圖而已。

(2)對支聯會不應趕盡殺絕

種種迹象顯示,即使今年「六四」平靜地過去(警方反對之後,支聯會已不組織、不呼籲民眾集體活動,反映其守法精神),官方對支聯會仍耿耿於懷,要去之而後快,坊間還流傳「為時不遠矣」。這又令人想起毛澤東的詩:「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但必須記住:支聯會不是寇,參與支聯會活動的人也不是賊黨。

公開的現象可見,建制派正向支聯會的「五大綱領」發炮,火力集中在「結束一黨專政」。但按其原意(當年的文字紀錄是證據)和正常的理解,重點是結束「專政」,即是「一黨執政」而只要不是專政就行了,這與第五項綱領「建設民主中國」相輔相成。但現在卻有人抽空割裂,還曲解為「推翻中國共產黨政權」。其實,中共今天也不用「專政」一詞了,連「人民民主專政」也不提了,改說「依法治國」。所以,不排除炮轟「結束一黨專政」是一種戰略,先製造輿論和「民情」,為日後執行《國安法》鋪路。

這種戰略還有一箭多雕的作用,抓住一點,掃蕩其餘,把其餘四大綱領(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建設民主中國)也可以去掉。倘能如此,官方就可以耳根清靜,集中精神搞建設了。可惜,這只是堵塞之法,難以根治病源,還會把鬥爭思維推向不斷內耗的盲區。

(3)「急事急辦」變「急就章」的惡性循環

中國的政治文化裏,經常出現「特事特辦」、「急事急辦」。大凡遇到迫切的任務,就要「集中優勢兵力」,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在這種思維下,什麼副作用、後遺症也不理會了。今年「六四」,與中共建黨100年距離不到一個月(以7月1日「中共成立紀念日」計)。這是百年大事,官方一定極其審慎,努力「清障」,把對手的氣焰壓下去,確保萬無一失。

但經驗證明,「急事急辦」之前往往是「冇事就唔辦」;即在事發之前,不會辦一些實事,避免事態惡化。以今天的官民矛盾為例,多年前官方也分析過香港的「深層次矛盾還未得到根本的解決」,積累至今已愈來愈厚。官方解讀為主要是經濟、民生的矛盾,而民間則認為是政治權力的矛盾。在此期間,官方「冇事就唔辦」,或暫緩處理,能拖就拖;到事態轉急時,卻採用「落閘」和「完善」制度的方法。說到底,這是願意不願意按民意而有所作為的問題,又是另一個更長遠的話題了。

這種手法逐漸讓人感到,「平時不作為,急時亂咁嚟」,大大減少了市民願意跟官方良性互動的積極性,甚至產生「後退和讓步了也得不到官方憐憫」的反彈情緒,對此必須認真檢視。

(4)眼前「六四」該如何處理?

對於官方,我已無意見可提了,因為過去在內內外外已提了幾十年,現在才發覺自己原來每天都活在4月1日愚人節之中,愚不了人,也娛不了人,反而自愚。如果還可以進言的話,那就請官方不要再從鬥爭角度出發,想什麼「鹿死誰手」,而是要「六四垂手」;放開握劍的手,我就默言頓首!

對於民間,此刻倒要大力規勸。今年形勢比過去更緊,為了長遠計,保護大眾和避免無謂損傷,預防事態惡化和授人以柄,值得思考策略性退卻的方法。緊記:眼前雖受壓,但也是加深「六四」記憶的時候!我在糊裏糊塗之間,寫了以下的通俗打油詩,名為《2021六四歌》:

智慧悼念的「六四」

鬥精巧取的「六四」

有辦法不犯法的「六四」

力求不受損傷的「六四」

不把頸項撞刀鋒的「六四」

方法總比壓制多的「六四」

保證眾人離虎爪的「六四」

愛護青年避狼牙的「六四」

後退從來非敗退的「六四」

低航絕不是投降的「六四」

存在才能真勝利的「六四」

保留實力闖明天的「六四」

細水長流、來日方長的「六四」

滑波而過、破浪前行的「六四」

日曆上永遠刪不掉的「六四」

先閱此文 再悼「六四」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