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酷熱監獄成香港新地標?(文:劉進圖) (09:00)

5月中下旬,香港的天氣竟熱似8月盛暑,5月23日天文台錄得攝氏36.1度的高溫,是有紀錄以來5月份最高氣溫。關注在囚人士組織「石牆花」發起聯署,徵集10多萬市民簽名,要求懲教署設法改善監獄內的酷熱情况,避免令囚友持續遭受不人道對待。對這個呼籲,特區政府官員若不聞不問,令情况始終得不到改善,酷熱監獄將成為舉世矚目的香港新地標!

看到石牆花組織替囚犯請命,要求改善監倉過分酷熱的現况,在政治掛帥的香港,部分建制派人士可能會幸災樂禍,認為泛民主派自討苦吃,監獄環境愈是惡劣,愈能夠突顯對抗中央、觸犯法律帶來的惡果,有殺一儆百的政治效用。其實,泛民中人只佔在囚人士一個很小的比例,只不過他們知名度較高,而他們的支持者又向來活躍,較為懂得在互聯網世界上發聲,容易引起海內外關注,他們面對的不人道待遇,其實是全港約7000名在囚人士(2020年9月數字)共同面對的災難。建制派人士中,也有一些過去曾不幸遭逢牢獄之災,筆者盼望他們本着人道立場,為囚友說幾句公道話。

最重要改善囚室通風安排

香港是一個石屎森林,不少人居住在舊樓,或者沒有空調的劏房,每到夏天便苦不堪言。監獄的環境更加惡劣,窗戶往往因保安緣故不准打開,許多囚室密不通風,在30多度的高溫下,就像蒸籠一樣,囚友只能不停用扇狀物撥涼,或者在洗手間不停用涼水來為身體降溫,徹夜無法安睡,一些身體較差或皮膚敏感的囚友,因此患上各種疾病。這些都是客觀存在的問題,不會因為泛民人士被囚或獲釋而消失,只會隨着氣候暖化及監獄管理僵化而不停惡化。

要讓在囚人士免受酷熱虐待,可行的辦法很多,最重要的是改善囚室的通風安排,倘若囚室面積狹窄,天花板或牆身無法安裝風扇,也可以在通道上擺放風機,就像食環署轄下街市那樣,增加空氣流通,同時派發膠盆,方便囚友盛水,敷濕毛巾為身體降溫。

香港是中國境內最富庶文明的國際都市,是現代化中國的一張名片,而這張名片現在蒙上了污點,就是人權與自由顯著倒退,京港兩地官員對外的辯解是,為了恢復社會秩序,不得不訂嚴法用重典。可是,已經被定罪的囚犯,或者尚未定罪但還押等候審訊的被告人,他們對社會治安的威脅已經消失,政府仍任由監獄維持不人道對待,讓囚友每天承受酷刑一樣的折磨,這苦况通過探視親友的哀鳴與疾呼,傳到世界每個角落,國際社會也許搞不清楚新疆的再教育營是怎麼一回事,但肯定知道香港的監獄是人間地獄,國際社會將通過這個視角來理解新中國——如果連香港這最先進文明的城市尚且如此,內地禁閉營舍的情况就更不堪設想了。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