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續談「主次系統融合」——香港/泛民「懷璧其罪」 中國實力位置反而更被動(文:洪清田) (09:00)

特斯拉電動車在中國的「煞車爭議」,突顯一個系統(美國/科技產品)與另一個系統(中國社會/人的生活)的融合共存的必要、可能與不可能。如不能,不必理。細菌/病毒肆虐人類,也反映一個系統與另一個系統融合共存的必要、可能與不可能。人類/科學如滅絕細菌/病毒,也滅絕人類。現代世界就是多系統多元融合共存及其「去蕪存菁、去菁存蕪」的「自然選擇」過程。

(1)香港資源在中國眼中 時而茶垢時而地雷

中國在鴉片戰爭80年後的五四運動,才衝破傳統文化禁區,徹底全面深度反省,進入中西現代「主次系統融合」問題與課題,但在極保守與極狂躁的兩極之間折騰未上正軌。香港百多年的多重「主次系統融合」相對順遂高效益,最接近現代系統的客觀性、規律與法則。泛民最接近香港跨越、混融中西古今的辦事方式及生活方式。

香港/泛民百多年走向現代世界,相對平靜順遂的經歷與經驗,是中國、中國人及中國文化現代化、走向世界及民族復興所必須。但一個人的肉汁是另一人的毒藥。香花或毒草,視乎系統及主持。香港有形器用方法及無形文化DNA資源,對中國根本而關鍵,中國缺乏卻自身「難產」,但中國有時視為茶垢,有時視為地雷。

(2)中國眼中 香港/泛民不接受現實

大致而言,如今中國眼中,香港/泛民不接受現實,抗拒被中國主系統同化、融合(/回歸),形式回歸、人心不回歸,不按中國標準辦事,不尊重國家民族官民權力權威與感情;幾十年,與中央關係犯了不少失着、自陷困局,咎由自取;一開始唯求保住「香港次系統」生命實體性及切身利益,鑽空子、找碴找罅,不斷搗亂、干擾施政管治,弄虛作假、兩面三刀,惡意唱衰誣衊中傷國家民族中央,一時間取得階段性成效,但得寸進尺;少不更事、螳臂當車,竟要和平演變/顛覆中國,沒自制沒自省,忘其所以、不知所止;在「舒適區」中不探索理論真理、不認識中國及世界、不反思反省,不能自我調整、自我改變融入中國;20年來,變本加厲,只能吃英殖和反共的歷史老本,隨波逐流,內跟本土、外聯國際,不自量力,竟把「次系統」當作「(自)主系統」,還螳臂當車,與中國分庭抗衡,威脅國家民族、僭越「不可撼動」的中央,造成多處多種國家安全漏洞隱患。

如今,一旦中國忍無可忍,不再開放主次系統的和平對流及互動互變,以中國「唯我唯主」強制香港「融入」,需改弦更張,但不樂觀,泛民不可能被同化,如今沒出路、走不下去,只能消失。

(3)美國/西方眼中 中國拒絕接受現實

大致而言,如今美國/西方眼中,中國200年拒絕接受現代世界現實,不承認西方主導的現代「世界大系統」,不願以「中國次系統」融入「世界大系統」;以「唯我天下、天下唯我」的宗教式「中國(全)系統」數千年虛妄文化記憶亟亟於復興,一切唯求保住「我」生命實體性及切身利益,拒絕洋化/西化/開化/同化/現代化;極保守與極狂飈之間狂奔自折騰,沒自制、沒反省,被折騰及自折騰的pattern of error不斷重複,卻不自我調整、自我改變融入世界。三四十年來,中國被逼出馬恩列史毛黑洞,1979年後不足10年的些微自省反思閃過,如今吃「前現代」傳統文化和「超現代」共產主義/社會主義及反資本主義的歷史老本,就是不服膺「現代」的個體為基礎(individual-based)的多元平等開放市場科學民主自由法治人權。中國把「現代性」集體主義化和單元一統專制化,形成由精神到物質的「新宗教/教會」,一時間取得階段性成效,忘其所以、不知所止,不自量力,在「舒適區」中不探索理論真理、不認識世界和中國、不反思反省,不能自我調整、自我改變融入世界;「一國」之內自成世界,似要與美國/西方分庭抗衡,甚而取而代之。

美國意外出了特朗普,忍無可忍,要撥亂反正,劃清界線分「你、我」,不再開放中美主次系統的共同場域、切斷三四十年暢順對流交易互動互變的渠道。「瘋癲政治素人」特朗普不按牌理出牌,轉轍到中國那種「唯我唯主、首先第一」的軌道,要單邊主義強制和中國脫鈎。換上拜登接手,國內國外拉幫結派針對中國,朝野兩黨聯手,通過多條法案維護美國/西方主導的「世界大系統」秩序。中國在世界可能一如泛民在中國,正在十字路口。

上述各方正反面陳述都「有根有據」,自成一套。劉兆佳預計香港泛民(組織群族)在香港融入中國犯下重重系統性錯誤,如不改弦易轍,在中國「主系統」傾力強勢操作下,難免走進歷史。

同樣,在美國/西方「主系統」可能傾力強勢操作下,中國會怎樣?除了面對中美「主次系統融合」的基本客觀規律,中國也面對內部(更嚴峻)的民族之間的「主次系統融合」問題與課題。中國會怎樣?

(4)「主次系統融合」轉化的現代客觀規律與法則

其實,在人類社會和自然界,「主次系統融合」是分分秒秒的常態,是歷史「進步」的必然與必須。不論大小主次的系統中的任何一分子,任何個人和群體、國家民族都有生命和道德正當性、合理性與合法性,介入及參與融合過程的想像構思、言說和行動。從這角度,主系統與次系統是平等的,高下視乎各自對「人與人及人與自然」的客觀規律的認識水平及作為。

綜觀中外歷史及近世現實,「主次系統融合」轉化的現代客觀規律與法則:

1.次系統不能拒絕歷史潮流大勢,但可以、應該保留本身元素營養,為主系統添內容、締造新局及形塑新身分;次系統從主系統中汲取內容及元素營養,締造新局及形塑新身分。

2.主系統不能唯我唯主僵化機械、單邊單向強橫高壓、躁急求成,須開放變與被變,不是「主、大」說了算。

3.愈高權大權愈抽離「我」,籌算、決策及言行尊重客觀性、事實與數據,準確分辨香花毒草,準確感應客觀現實與自主民情民意,實事求是、自制反省;長期以「正與反並行」(parallel anti-thesis)維護思想、行動與組織自由討論「變或不變、變什麼、怎樣變、為什麼變、走向什麼前景願景」,臻於「變與不變」穩定動態均衡秩序。

4.常存「主系統」、「次系統」與「新系統」三者全景觀;以「新系統」為先,以「主系統」、「次系統」為次;以最大限度三者並存漸進共融,開放「自由自然選擇」;盡量避免走向質變決絕轉捩點,一旦免不了、忍無可忍迫不得已時,駕馭轉捩點更應冷靜自制、知其所止,真誠創造新局的「體」(有形與無形硬件結構)、「用」(應用軟件)、「魂」(本位記憶文化魂)。

5.開放腦袋及智力心力,預期、歡迎及主導主次系統的易位,順天應人,開創時代新天地,在轉捩點做「歷史接生婆」而非扼殺者;「主系統」與「次系統」的建制內外精英攜手一起找尋異同元素的新組合及新空間的可能、拓展時代與社會的「新系統」,存同存異、求同求異、用同用異,交換轉化、去蕪存菁;建立獨立實體的institution,自治自行運作。

6.將「主次系統融合與易位」過程當作一個game-play(競爭/博弈/「遊藝戲」/「場戲」/運動),尊重規矩辦事(rule-based),競爭中強弱淘汰、得失成敗止於「場內/台上」,而非如原始社會的滅絕式人魔交戰、恩怨情仇無邊無期四溢。

7.從中西幾千年、五百年和百多二百年的中外「主次系統融合」觀照今天。

上述這些亦是現代社會「長治久安」的基本方法學、社會學與政經學。

(5)中國不接受世界現實  香港不接受中國現實

香港百多年最接近這些標準,「主系統」、「次系統」與「新系統」三者的關係,順遂融合轉化運作,以低成本練出一個現代社會。這個「另類」香港,即使按西方現代標準也是奇蹟。香港/泛民與西方的「主系統」融合接軌,偏離中國的「次系統」與「(自)主系統」。中國不接受現代世界現實,香港接受,卻變成不接受中國現實。香港「懷璧其罪」。

中國徘徊於「次系統」與「(自)主系統」之間,沒有(不能、不屑)抽離「唯我天下、天下唯我」的主體情意結,亟亟於自成世界、體系及規格,不能冷靜客觀持平及正反多角度全面多層看西方主導的現代世界,造成200年的錯向作為、落後與被動。

如今中國在實力位置,經貿工業金融軍事等物質上改善落後狀態,其實人文思維框架、內裏邏輯及表現仍「萬變不離其宗」,舉國集體氣力都花在推動全民創新「全一唯我」世界、體系及規格,奔向無邊無期的「中國中世紀」,與現代世界背道而馳,反而更被動。

作者是香港學(Hongkongology)協會主席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