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泛民從政者須與支聯會切割(文:盧文端) (09:00)

支聯會今年又向警方申請舉辦「六四」集會遊行。在香港《國安法》實施以後,支聯會依然要求舉辦旨在「結束一黨專政」的大型活動,不僅是對執法機構的嚴重挑戰,而且也將一個大難題擺在泛民從政者面前:是否要冒着犯法或斷送政治前途的風險參與支聯會的反共活動?筆者的看法是,支聯會組織要求「結束一黨專政」的反共活動,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的違法行為,在香港國安法已經實施和「愛國者治港」規範已經明確的大背景下,泛民從政者須與支聯會切割,不僅不可參加支聯會反共活動,而且那些已經加入支聯會的泛民成員,也應盡快退出。

支聯會反共活動涉違法 警方不可能批准

國家《憲法》總綱第1條明確規定:「社會主義制度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中國共產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禁止任何組織或者個人破壞社會主義制度。」香港國安法第22條和第23條都規定,「推翻、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所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制度」,屬於顛覆國家政權罪。支聯會的全稱是「香港市民支持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以「結束一黨專政」為主要綱領,並具體實施落實綱領的反共行動。支聯會的綱領和行動,不僅違反國家憲法,而且直接觸犯國安法有關「顛覆國家政權罪」的法律規定。有輿論已經將支聯會定性為一個以香港為基地、以所謂「愛國民主」為名義、勾結外部勢力的「顏色革命」組織。

支聯會每年舉辦要求「結束一黨專政」的所謂「六四」集會遊行、燭光晚會。在香港國安法已經實施的大背景下,這已經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的違法行為。且不說現在是防疫時期,限聚令不允許支聯會舉辦集會活動。即使沒有疫情問題,警方也不可能再像過去那樣「例行批准」支聯會的反共集會活動。

參加支聯會反共活動不符合愛國者標準

支聯會主要由泛民成員組成。資料顯示,截至2020年11月3日,支聯會有207個會員團體(據報道,近月有5個會員團體退出),主要是泛民的議員辦事處、個人社區服務處及其外圍組織,包括工會、政治組織、地區團體、學生組織及其他社會團體等。其中,屬於民主黨的會員團體就有10多個。過去,這些泛民成員是支聯會反共活動的主要組織參與者。今天的香港已進入國安法年代,新選舉制度對從政者有新的規範要求,泛民的從政者不可以像過去那樣「照辦煮碗」,例行參與支聯會的反共活動。

國安法明確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在參選或者就任公職時應當依法簽署文件確認或者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這是「愛國者治港」的法定要求。全國政協副主席、港澳辦主任夏寶龍講愛國者的標準時,明確要求「愛國者必然尊重和維護國家的根本制度和特別行政區的憲制秩序」,並且劃出了一條紅線,就是「絕不能允許做損害國家的根本制度,也就是損害中國共產黨領導的社會主義制度的事情」。夏寶龍所講的這條紅線,必然會體現在愛國者標準的法律規範之中,要求參選或者就任公職的香港特區居民,必須尊重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國家基本制度。

任何人與支聯會有實質聯繫,包括身為支聯會及其會員團體的成員,或者參與支聯會組織的反共活動,都是屬於不尊重中國共產黨領導的國家基本制度的行為,都不符合愛國者的標準,都不能容許參選或者擔任公職;已經進入建制擔任議員者,也有可能因為違反誓言而被取消資格。

泛民從政者需盡快退出支聯會

新的選舉制度為泛民預留了參政空間。功能組別中的一些個人票組別,差不多是泛民「囊中之物」;分區直選有20席,由於實行雙議席單票制,其中一半的10個議席,也可以說是專門為泛民預留的席位。不過,泛民從政者要得到立法會的這些位置和選舉委員會的一些席位,以及保住區議會已有的議席,就必須符合愛國者的底線標準。港澳辦常務副主任張曉明明確指出,香港內外反華反共勢力蓄意製造的政治對立,不止是要搞亂香港,在香港奪權變天,而且要推翻國家政權,顛覆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支聯會就是屬於這種顛覆性質的組織。泛民從政人士如果參加支聯會的組織及活動,就是反中亂港的行為,有違愛國者的標準。

新的選舉制度已經規定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候選人資格審查委員會,負責審查並確認各類有關候選人的資格。資格審查委員會必然會嚴格審查所有參選人士。雖然說泛民從政人士過去參與支聯會的活動可以既往不咎,但現在國安法已經實施,愛國者標準已確立,如果泛民人士繼續從事反共活動,就等於是「頂風犯案」,性質就不一樣了,資格審查委員會當然不能視而不見,必須依法辦事,取消其參選資格。在此,筆者奉勸泛民從政人士,不僅不要參加支聯會組織的反共活動,還應盡快退出支聯會組織,以免斷送政治前途,到時悔之晚矣!

作者是全國僑聯副主席、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理事長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