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限制來港隨時可變限制離港(文:劉進圖) (09:00)

立法會上周三通過修訂《入境條例》,授權保安當局指令運輸工具事先提交乘客名單,以及禁止運輸工具運載某些乘客,雖然保安局長強調稍後提出的附屬法例,會列明只針對來港航班及入境旅客,但政府拒絕應大律師公會建議收窄主體法例,意味日後政府隨時可以提出新的附例,把限制擴展至離港航班及出境旅客,這對在港居住的持外國護照或居留權人士來說,是一個真實的心理威脅,不利於維持香港繁榮穩定。

修入境例留後着 公眾難免心存疑慮

《基本法》訂明香港居民享有入境、出境自由,政府不應隨意立法限制。這次政府修訂入境條例,理據是要履行《國際民用航空公約》下的國際責任,改善免遣返聲請的審核程序,但國際民航業因應公約而推行的預報旅客資料制度,只是要求航空公司向航班目的地的入境當局預報旅客資料,而保安局長也保證,稍後提出的附例只針對抵港航班和擬入境旅客,既然如此,政府為何堅拒在主體法例中訂明這個限制?為何容許主體法例同時覆蓋入境及離境旅客?這顯然是留有後着,公眾難免心存疑慮。

公眾清楚知道,政府頒布附屬法例,可以使用先訂立後審議的方式。換言之,當入境條例的修訂在8月1日生效後,政府隨時可以頒布即時生效的附屬法例,授權政府指令航空公司及船公司拒絕讓某些旅客離境,政府現階段不打算這樣做,但將來如有需要隨時可以做,這就是修例後與修例前最大的分別。為什麼特區政府需要這個備用權力?

是為了維護國家安全嗎?客觀上沒有這個需要,中央直接替香港訂立的《港區國安法》去年中已經生效,國安法執行人員已擁有極廣泛的權力,可以要求受查人士交出旅遊證件,防止他們離開香港,事實上如今已有多名泛民人士因此失去離港自由。既然有了國安法這「大殺傷力武器」,為什麼特區政府還要藉修例一併取得限制入境及離境的法律權力?

若非為限制港人移民 最好解說清楚

中央和特區政府近月一再強調,針對英國允許BNO港人居英,會有反制措施。港人很自然會想,政府是否想藉修例擴權,必要時限制港人離境移居海外,阻止英美加澳等國家開逃生門,吸納香港移民和資金?特區政府如果沒有這樣的意圖,最好向公眾解說清楚,否則,對政府本來就信任不足的市民難免會認定,政府確有打算,隨時會強行落閘,阻截港人移居海外。

更嚴重的是,一旦市民大眾擔憂政府可能隨時落閘,就算本來沒有下決心移居海外的,或者打算過幾年才走的,也會提前部署,例如把子女盡早送到海外升學,把大部分家庭財富遷移至海外,或最少移放到離岸戶口,這些防風措施累積起來,對於香港作為財富管理中心會有很大影響。

安全港不再安全 人才資金流向別處

此外,修例對於在港工作或經商的外籍人士,也造成心理威脅。過去他們不用太擔心香港政局變化,若有什麼動盪,可以馬上離開。但修例帶來了新的不明朗風險,假如這些外籍人士所屬國家與中國交惡,難保他們不會像那些在內地被禁止離開的外國公民那樣,捲入人質外交的漩渦。

香港過去是非常安全的避風港,如今有了國安法,加上入境條例已修訂,安全港已不再安全,人才和資金自然就會流向別處,這是香港的不幸。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