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什麼是清一色?北京說了算(文:葉健民) (09:00)

我們這一輩人,在爭取民主的道路上,原本可以算得上是幸福的一群。

幸福之處,是我們成長於1970、80年代,當年區議會選舉方興未艾,港英政府亦開始全力推動代議政制發展,一時間投票權由無到有迅速擴張,令我們對香港民主未來充滿憧憬。那時候我們全情投入選舉工程,通宵達旦在街頭見縫插針掛板宣傳、逐家逐戶上門洗樓、處女下海街站叫咪拉票,那種熱情和興奮,歷歷在目。

所謂完善選制 完全指鹿為馬

我們曾經相信普選之路雖然路途遙遠,但總會有走到終點的一天,目睹公民社會日益壯大,市民參與熱誠穩步上升,我們心懷希望,信有明天。但沒有想過今天北京一聲令下,便把幾代人的努力一筆勾銷,不單令選舉制度倒退回1970年代的專制時期,思想篩查政治特權更是放大到前所未有的荒謬程度。循序漸進邁向普選變成了一個爛笑話,大家明白民主美夢已經到了夢醒時分,不會再自欺欺人。眼前的所謂完善選舉制度,完全是指鹿為馬偷換概念,把代表性等同於被直接欽點人士的社會地位,把政治分贓說成是反映不同利益的正義之舉。但香港市民經過幾十年的民主洗禮,早已明白認定所謂代表性必須有一個以選票表態的授權過程、對行使公權力者有一種問責關係,更重要的是必須有自由選擇的機會。君臨天下,皇命難違,我們只能承受,但黑白是非,大家還是心中清楚。

民主派政黨宜「象徵性參選」

餘下的問題,是民主派還應該參與這種選舉遊戲嗎?北京明言不搞清一色,希望新的議會有點民主點綴,在新制度安全系數幾近百分百的情况下,容許幾個異見人士在立法會無礙大局,亦有利自己與國際社會交往,利多於弊。但她心目中的民主派究竟包括哪些人,耐人尋味。

對北京來說,最理想的情况,當然是傳統泛民政黨願意入局。這些政黨長期參與各級選舉,在社會上擁有穩固民意支持,在民主運動的角色也為國際社會認同,所以假如他們願意接受新的遊戲規則繼續留在議會,對北京來說是最佳局面。

但對泛民政黨來說,這是一個艱難決定。為難之處不在於能否取得足夠提名入閘,因為正如上面所言,北京對他們入局是求之不得,肯定會有選委願意送上提名。主要挑戰是假如他們全情投入積極參選,勢必會引來不少責罵他們背棄原則眷戀權位的攻擊,更會進一步加深自己與年輕一代間的裂縫。

問題是,假如不參與選舉遊戲、全面退出議會,政黨又如何生存?這不單純是資源問題,而是沒有選舉這種以戰養戰的機會,缺少了公共政策的直接參與,整個政黨便會失去了努力的方向,很難長時期維持鬥志,也沒法招攬人才。有人說大不了回到論政團體的狀態,問題是從前的議政環境已經一去不返,言論自由今非昔比,而透過政論去影響決策的空間亦大不如前。所以,對例如民主黨這種政黨來說,全力以赴每區都去爭取一席的策略和完全拒絕均非上策。比較合理的選擇,是只求象徵性參與,重點不在議席多少,而是透過選舉過程去盡情宣揚理念,毫無保留地鞭撻時局,藉此為大家出一口氣,純粹為運動留一點光。

中間派忠奸自有公論

當然,北京對民主派是否願意配合劇情,態度也是無可無不可。對她來說,希望擔當花瓶角色的大有人在。退而求其次,找那些曾有泛民政黨背景、昔日也曾經參與過立法會的政治人物來充撐場面,也是一個選項。這些人物,過去確實對香港民主運動有過付出,也算得上是選舉政治的開荒牛。近年他們大多以中間派自居,意思是既站穩民主立場,也並非逢中必反,主張手法必須溫和合理,堅持與政權有商有量。這種說話人人會講,但能否在兩者間取得合理平衡又是另一回事。

中間派的困難,在於既要取信於民主派支持者,但又要容於北京,但在近年兩邊各走極端的情况之下,要左右逢源談何容易?當下要北京接受你,你便必須無條件認同她以國家安全為重、不惜罔顧港人意願、無視民主倒退的主旋律。要取信於民主新生代,你一定要在各種抗爭中有實戰往績,至低限度,大家會要求你在自由受損人權被削等巨大爭議下,曾經挺身而出表明立場。但試問這些以中間派自居的人,在過去一年來又有否這樣做過?敢問中間派,在目睹香港電台被李百全肆意閹割、蔡玉玲為追求真相卻被定罪、立法會改選被押後、大學學者被無理攻擊等事件時,你們又曾否大聲疾呼強烈反對?假如只選擇在最安全的時候發聲、時刻要首先顧慮如何避免北京不爽,又憑什麼要市民相信你們是站在他們一邊?

民主派這個名稱當然沒有人有專利,但也不是俱樂部永久會籍,上世紀曾經參與過抗爭便會終身被認定為進步力量。日久見人心,要公眾給你持續認證,只能靠恒久堅定的言行一致。市民眼睛雪亮心鏡清明,中間派是忠是奸,自有公論。

「A貨」出現的可能性不低

北京還有一個選擇,就是索性用一批民主派A貨去濫竽充數,並為他們冠以新民主派雅號去打鑼打鼓,製造氣氛。這些表面上沒有明顯政治聯繫、有點社會知名度的青年才俊政治素人,多年在名利場打滾,長期攀龍附鳳強銷自己,為求上位早已做足工夫。這些人大多有點專業背景,甚至一直以開明進步形象出現,但骨子裏卻是唯權唯上,什麼原則立場也只是包裝形象,一切可買可賣,功名利祿才是終極要求。在北京決定全力干預徹底介入特區政治的新常態下,這班人認定期待已久的上位時機已經來臨,近日不斷曝光爭取注目。但在公眾眼中,這班小丑全無公信力,更遑論會接受他們便是民主派。然而若最後走到這一步,就意味着北京對特區政府的所謂公信力、認受性完全不放在眼裏。在政治局面低處未算低的今天,這種鬧劇出現的可能性絕對不低。

什麼是清一色、怎樣才是小相公,今天的牌例是一切由大莊家說了算。眼前的香港人,恍如一群世世代代在打廣東麻將的升斗市民,忽然間被告知原來一直是打北京牌,大家早已犯規一錯再錯,不單要叩頭認錯,還要把以往贏過的錢全數拿出來作賠罪用。莊家打出「新民主派」這張牌,你可以不接嗎?

作者是政治學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