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新選制:不應少關注 不應錯焦點(文:李道) (09:00)

完善選舉制度的具體辦法正式出籠,《2021年完善選舉制度(綜合修訂)條例草案》日前已在立法會首讀和二讀。毫無疑問,這是一個翻天覆地的大手術,但港媒對此的關注,居然多只限於條例草案公布後的頭幾日,到兩星期後的今天,相關討論已相當有限。事實上,公眾既應多加關注選制的變化,亦應關注為何坊間對此關注度嚴重不足。

黃營棄守棄戰 顧東不顧西

先談後者。此前圍繞政改方案的爭議動輒持之以月,那麼為何今次完善選制卻僅以日計算?尤其考慮到最新變動不少,根本變化同樣不小。當然,這與政府有否開展公眾諮詢有關,而政改的諮詢期又往往長達近半年;不過,一隻手掌拍不響,畢竟不是所有公眾諮詢都有迴響,說明有諮詢的因,不必然導致熱議的果,反過來,坊間有無配合政府拍掌,才是議題能否炒熱的關鍵。事實上,在新實施的《港區國安法》下,香港社運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換作一兩年前,類似選制變動肯定惹來極大反抗;現在,莫說大型遊行示威活動了,就連輿論上的反對聲音都微乎其微。有謂不賭不知時運高,由最初人大通過決定,到最新政府提出草案,都體現了黃營如何形勢比人弱,藍營則已好大程度予取予攜──即使重大如一直作為兵家必爭之地的選制修訂,都可在黃營棄守棄戰的情况下如入無人之境。

最應重視立會「選委席」如何產生

藍營之能夠長驅直進,除了守方因素,也受惠於聲東擊西的攻方戰術,而黃營又真箇照單全收顧東不顧西。先問一個問題:究竟今次選制的最大變化是什麼?黃營頗大程度將焦點放在地區直選和功能組別的重劃,其中新劃10個選區,包括元朗、沙田、黃大仙被一分為二,就最吸引公眾眼球,其次則是教協、記協之類票值大減甚而失去投票資格,或是預計在選舉所得的席位大減。不必諱言,上述聚焦只見樹木、不見樹林,以致太過本位主義,過度着緊自己利益。不是嗎?香港是否民主,歸根究柢並不在於黃營得多少選票、有多少議席,而在整個選舉制度的設計,是否賦予全港市民足夠的選舉權與被選舉權。早於草案出台之前,已知地區直選將採「雙議席單票制」模式,當中,只要黃營有人出選而非杯葛選舉,他們要取得一半議席、跟藍營平分直選天下的結果,豈不一早寫在牆上?那麼,試問10個選區到底如何劃分,在「雙議席單票制」又有何重大影響可言?果如是,聚焦於此又有何意義?另一方面,功能組別裏譬如「科技創新界」等若干議席,在新制度下誠難續為黃營囊中之物,這無疑帶來「切膚之痛」;但問題是,相關議席的喪失又是否值得大家如斯重視?畢竟除「皮膚」外,尚有更大切割與痛楚!

真正最應值得重視的,無疑是立法會全體90席內高佔40席的選委會議席將如何產生;對比草案裏半贈半送的一半地區直選議席,以及功能界別裏的區區幾個議席變化,這才絕對至關緊要。可是,在上述聲東擊西、以其他議題吸引黃營關注的掩護下,選委會議席此一影響深遠的重大變化成功地暗渡陳倉,黃營幾沒對此發過幾炮。

立會就算全普選 「選委席」或仍永續

的確,選委會議席對日後立法會構成至關重要,不單在於議席數量佔近一半之多,長遠而言,還在於選委會議席本身的產生辦法,以及其在普選裏可能扮演的角色。

中央強調,《基本法》第45條和第68條有關普選的目標未變,意味立法會仍有機會全體普選選出。但要留意,一是基本法並無訂出選委會的選委以普選產生為目標,即選委會可永遠沿用現行的「非普選」方法產生,二是在將來履行立法會全面普選目標時,預料很可能將建基於今次既定的大手術之上,即選委會議席不排除會永遠留在普選後的立法會。屆時,無論地區直選抑或功能組別,都料能透過一人一票的方式產生,其中選委會議席亦然,不過,屆時有資格競逐「一人一票普選產生的選委會議席」者,理所當然乃是選委會的選委(現時方案准「街外人」競逐「選委席」,但只准選委提名和投票;若全面普選,預計「選委席」參選資格會收緊至只限選委);換言之,這個普選產生的立法會,到選舉階段盡可一人一票選出選委會議員,但相關候選人仍將是「非普選」產生的選委。綜合來說,即會出現一個狀况:由「非普選」產生的選委,產生由「普選」選出的選委會議員,而考慮到選委會議席在立法會的重要性,或會引伸出由「非普選」控制「普選」的狀况。

新公布的草案提出,來屆立法會裏的40位選委會議員,將在選委會以全票方式選出,即1500名選委每人手握40票。對比日後一般市民僅僅手握1票,這票只涉及立法會內的20個地區直選議席,選委所握的票不單相當於40倍之多,所牽涉的立法會議席也多出一倍;這與所謂一人一票、票值均等的目標,無疑相去甚遠。此外,最終贏得相關選委會議席的候選人,很有可能出現如人大投票般高獲99%得票的狀况──排名頭幾位的勝選者,不難預期得票勢逼近1500,甚至有一名至多名得勝者「winner takes all」盡取1500票也不為奇;至於最後幾席的勝選者,亦料得到絕大多數的選委支持,不可能出現僅僅超過一半之類的「低」得票率;反過來,在全票制下,黃營之類非但斷無可能「突襲」或「偷雞」成功,就連其他未獲有關方面「加持」的參選人亦然,即難以出現過往特首選舉般,重現有黃營中人居然夠票出閘的情况。不必諱言,選委會議席像內地的人大政協般在港存在,百分百由「加持」人士所把持,恐是黃營以至香港市民皆不願看到。

要關注「愛國者治港」如何與民主普選兼容

「選委會治港」乃是今次完善選舉制度的最大變化,其影響並不限於立法會組成,還關係着行政長官的產生;毫無疑問,這絕對比選區重劃、教協記協等的失勢來得重要,也關係着香港民主以至普選的後續發展。完善選舉制度已成既定事實,究竟香港民主普選之路要如何走下去,包括更好地走下去?特別是,「愛國者治港」如何與民主普選相兼容?「一國兩制」又如何在「一國」基礎和尊重「兩制」的平衡上行穩致遠?這才是值得香港人關注之處,而非糾纏於黃營在新選制下的短期、狹隘得失。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