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依附選舉的民主運動沒有未來(文:鄭立) (09:00)

去到新近的議會制度,直接改成直選議席不會超過一半,甚至少於四分之一。部分民主派政客,雖然直接講晦氣話說政府不如委任就好,但這是否意味民主派要退出或不參與未來的選舉呢?這點似乎是搖擺不定,簡單來說,雖然選舉已經非常雞肋,民主派卻無法放棄。

「民主派」是寄生在選制下存在的副產品

原因是很明顯的,因為「民主派」本身就是寄生在香港選舉制度下存在的副產品。民主派不論在政治上的影響力與經濟力,都是源自透過選舉「出仕」。

政客們不是因為對民眾有影響力才選舉,反而是因為當選了才開始對民眾有影響力,一旦失去了議席,發動民眾的能力恐怕還不如網絡名人。而養團隊與幹部的方式,就是靠議席資源養,一旦失去了議席,他們就無法維持編制。

甚至更進一步說,唯一「推動民主」的手段就是選舉,然後以「民意授權」作為基礎去發表反對聲音,沒有了選舉,你問政客還有什麼方法去推動民主,恐怕大部分政客都答不出來。如果一早知道沒有議員與議員助理可以當的話,這些政客可能根本不會參政,也不會成為民主派。

當選舉就是民主派的存在理由時,放棄選舉,聚合民主派的力量就不再存在,民主派就會變成一個失去動力的空殼。

選舉以外推動民主的手段 非常貧乏

香港民主運動在這30年間,沒有建立獨立於建制的經濟來源,選舉以外推動民主的手段,非常貧乏。號稱追求民主多年,卻沒教導市民民主是什麼,香港市民對民主的理解,往往以為民主就是投票;數以億計的資金流入官司,普羅大眾卻搞不清憲章與法治的關係,會把守法與法治混為一談,因為政治教育與宣導近乎空白。

這一切,都是因為把一切的資源與精力,都投放在選舉上。物以類聚,民主派裏也因此充斥了一大堆把議席視為終點的人,茫然的看着選舉真相浮現。如果香港民主運動的未來,就是本末倒置的把選舉當成重點的話,那還能有什麼未來呢?

作者是專欄作家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