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論司法和民意的關係(文:李納祈) (09:00)

在日本電視劇《律政狂人2》(Legal High 2)中,古美門律師曾作出以下陳述:「真正的惡魔,正是無限膨脹的民意,是堅信自己是善人……如果民意可以決定一切,那就不需要這種拘泥於形式的建築和鄭重的手續,也不需要一臉傲慢的老頭子和老太婆。下判決的絕不是國民的調查問卷,而是我國學識淵博的你們5位(法官),請你們秉承作為司法頂尖人士的信念進行判斷。」從樸素的情感來說,司法判決應符合大眾的基本預期,但又似乎隱含着與司法邏輯的某種矛盾之處,背後反映的命題是:如何理解司法和民意的關係?本文將嘗試從3個方面加以評述。

(1)程序正義與結果滿意

在關於刑事訴訟的討論中,通常會涉及程序正義和實體正義的評價。前者是指刑事訴訟過程中的偵查、起訴和審判行為,包括拘捕、蒐證等,是否符合法定程序要求且正當公平。後者則指刑事判決的內容,包括量刑輕重、執行方式等,是否做到有理有據、罪刑相當。不難發現,程序正義的衡量標準是相對清晰的,通過對照法律條文、回放錄像等方式便能辨別對錯。相反,實體正義追求一種「正確」的實現,但人類的認知不可避免地受到當下處境所限。毋庸諱言,輿論一般只關心實體正義,或者說是一種結果滿意。因此,正如羅翔教授在其著作《刑法學講義》中所述:「司法雖然要尊重民意的表達,但又需要超越民眾的偏見。」

那麼,提倡程序正義先於實體正義的理據又是什麼呢?

第一,程序正義是實現實體正義的前提。程序規則有助限縮可能出現的偏差,進而降低錯案發生的概率(杜絕錯案是不現實的)。鑑於此,沒有程序正義就沒有實體正義,過程錯了意味着結果也是錯的。

第二,程序正義是尊重法律真實的體現。所謂法律真實,是指按照證據規則等「法規範」整理出的有效證據所反映的事實,法院進而適用法律作出判決。與之對應的是客觀真實,其代表的「上帝視角」不符合人類存在認知界限的現實,故不被現代司法所採納。

第三,程序正義是保障基本人權的指向。根據無罪推定原則,為平衡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刑事訴訟過程中的權利和限制,必須通過程序正義—— 一種「看得見」的方式來落實人權保障。

(2)上訴改判與錯案迷思

與常人無異,作出初審判決的法官的確可能存在局限性,從而導致判決出現誤差。對此,各國(地區)的司法制度一般都設置了上訴程序,旨在為當事人提供救濟途徑。進一步說,上訴法院除了具備糾錯功能外,還負有統一轄區內下級法院之法律適用的責任。有觀點認為,上訴改判的案件均屬錯案,實際上是一種片面認知。司法判決所依據的是法律,而不是法官的個人喜好。實踐中,對同一法律規則或判例的理解可能存在差異,故需要上訴法院去統一不同初審法院的判斷,如確立量刑指引等。是故,上訴改判的案件不應被簡單等同錯案,具體情况、具體分析才是較為妥當的評價方式。至於因受賄等犯罪而導致枉法判決的,自有相關執法部門介入調查,在此不擬贅述。

司法公正無疑是法官(也包括控辯雙方)所追求的目標,除了在原事實依據發生根本性變動外,任何經過正當程序所作出的判決都是正確的。「排除合理懷疑」(beyond reasonable doubt)是刑事案件的證明標準,要求檢控方提供足以排除合理懷疑(並非一切懷疑)的證據證明犯罪人只可能是被告人,證成後方可入罪。有意見質疑,該證明標準過高,以致可能讓有罪之人得以逃脫法律制裁。不過,寧縱勿枉是當代保障人權的基本共識,除了無罪推定原則外,法官判決時也要遵循疑罪從無原則。在無法排除合理懷疑的情况下,即使現有證據顯示犯罪人「很有可能」就是被告人,法官也必須作出無罪釋放的判決。其實,只要我們換位思考,疑罪從無的意義就顯而易見了。

(3)獨立審判與司法獨大

根據《香港基本法》第19和85條,香港享有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其法院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司法人員履行審判職責的行為不受法律追究。如此一來,會出現所謂的「司法獨大」嗎?

首先,司法謙抑原則保障三權各司其職。假如社會上對行政或立法事務的分歧較大,將可能增加司法覆核或相關訴訟的數量。不過,除了明顯不當的行為外,司法一般都會對行政和立法機關的自由裁量權保持必要的克制,以避免侵犯它們的權力,而立法機關通過制定或修改法律亦能起到制衡司法權的作用。

其次,公眾信任司法不等同「司法獨大」。特別是當受到來自公權力的侵犯時,人們往往會想到尋求司法救濟,即「守護公平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以此觀之,人們對司法機關寄予厚望是信心和期待的表現,不應被視為「司法獨大」的具象化。

最後,「司法獨大」不是企圖左右判決的理由。近年來,有觀點提出應加強輿論對司法判決的監督。一方面,允許旁聽、公開判辭等面向社會大眾的做法具有積極意義,讓市民能夠對司法機關的運作和判決形成的過程得到更為直觀的了解。然而,另一方面,需要警惕輿論監督異化為民意左右判決,其後果是不堪設想的。為此,法官除了應敢於作出政府不喜歡的判決外,還應敢於作出民眾不喜歡的判決。法官的職責是秉持司法誓言的精神依法判決,至於判決會否得到官員或輿論的支持則不在其考慮之中。可以說,不是要加強輿論對司法的監督,而是要加強司法對輿論的抵擋。

用已故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安東寧.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的話作結:「除非你的確花工夫閱讀了判決書,研讀了相關法律條款,深入了解了法官想要解決的問題,並且認真思考過法官是否真的解決了那些問題,是否公正地解讀了法律,否則的話,你就沒有資格評判法官的工作。所以,我的建議是,除非你的確了解法官們已經審理的案件,要不然,不要隨意評判他們的工作。」

作者是碩士研究生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