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百年初衷不變 新秩序挺香港(文:張國樑) (09:00)

回顧中國近代史,由清末國力積弱不振,屢遭多國列強犯境搶奪剽掠,掀起強迫簽訂一連串喪權辱國的不平等條約,英殖管治香港150多年亦由此而生。雖然辛亥革命推翻帝制,但又不幸出了軍閥割據的局面,中國政局非常不穩定,人民生活仍一直處於水深火熱之中。100年前人民覺醒的時代因此而到來了,一大批熱血青年從民族危亡的困境出發,擔當愛國者推動「外爭國權,內除國賊」,奮起追尋一個以思想理論指導為基礎的、符合國情的救國救民體制。他們不畏犧牲的愛國情操和經歷,十分值得仿效和致敬。

反之,現今香港社會生活富裕,整體可以融入國家崛起勢頭而得以平穩向上發展;可惜,主權回歸,人心卻旁落廿載,其間發生多次大型反政府運動,更甚出現2019年涉鼓吹港獨的暴亂事件,造成嚴重社會撕裂,窒礙經濟民生發展,這樣與早段講及百年前情况形成強烈的反差對比,港人又為何落得如此堪虞呢?

香港擁有獨有的歷史背景,是中西文化交匯處,也是中國主權下的一個極開放型國際大都會,這些條件方便各國設立情報互動的據點之餘,特別有利於外國反華勢力推手的隱藏、策劃和執行任務;另一方面,對一些以挾洋自重、出賣港人福祉來謀取個人利益的傢伙,更為合適不過。有見國際和本地實情變化,然而香港《基本法》23條又未能成事,中央唯有設立《港區國安法》以堵塞相關漏洞,保障國家安全。

新選制民意涉獵更具代表性

今年3月,第13屆全國人大第4次會議審議並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改革香港選舉制度,這個決議前提是必須符合國家整體利益與安全,並確立「愛國者治港」為主旨,中央為香港向前發展的民主步伐作既合適又有效的調配。假若說只有直選制度是體驗民主的唯一,那就抹煞了演繹民主概念中的多元化、多樣化和多層面化,亦有可能說明其他西方發達國家的選舉方法同樣未達民主標準。這次改革方案可見將以往鬆散和非整體性的地區份額,擴大轉化到較務實的基層利益群體代表,重組功能組別內界別分配,達至更深更闊的社會階層參與度,因此,民意涉獵將會更具代表性,更能夠反映社會深層次問題及其應對方法。

就有關港區國安法和改革選舉制度的決定出台後,筆者發現身邊有不少朋友都紛紛計劃或已移民海外,這樣代表了什麼呢?筆者不解他們基於什麼原因——害怕香港所謂「民主已死」?又或是對中國國情不理解?抑或沒有清晰理解其心儀國家的實况?舉個例子,英國剛推出新法案,增大警隊處理任何遊行示威集會的權力,這些是移民港人不知道,還是鴕鳥心態不想知呢?最後,筆者認為,真正港人應仿效先賢推動救國救民的精神,在中央設立的新秩序下努力做好「愛國者治港」工作,讓香港重新出發,在疫情陰霾下譜出一個更全新美好的將來,然而不要像一些出賣祖宗的政棍般慌忙狼狽而逃。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