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廿幾載參選經歷看政改——泛民今天不應封死參選之路(文:李華明) (09:00)

本人從1985年開始,便參與第二屆區議會選舉,勝出後便連續擔任了3屆,直至1994年為止;在1991年更參與市政局選舉(至2000年政府「殺」了兩個市政局),在同年也參加首屆立法局分區直選,勝出後,除臨立會一年外,一直連任至2012年。

從我一手的參選經歷,可以分析今次的新選舉模式。

雖然我完全明白今次中央以「愛國者治港」為藉口,出手落重藥來杜絕港獨分子進入所有政府的機關。自從2019年反修例的暴力衝擊,隨後的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大敗,18個區議會其中17個被非建制派控制,這些突變可謂震驚中央!其後再來一個「35+」的泛民參選立法會的口號,中央便狠狠還擊。

可是,從香港數十年的民主進程來看,這個「完善選舉方案」絕對是民主大倒退!

採比例代表制 本為保障建制派

本人經歷了1991年立法局的雙議席雙票制的選舉,當時全港劃分為9個選區,每區兩個議席,每位選民可選兩名候選人,我和司徒華在九龍東區勝出。到1995年改為單議席單票制,全港分為20個選區,每區一個議席,那次泛民加上獨立非建制共勝出17席,民建聯的大哥大曾鈺成、譚耀宗及程介南統統敗北。

因此,中央政府把單議席單票制改動為五大選區的比例代表制,目的是要確保每區有一定支持的民建聯和工聯會代表能勝出!但諷刺的是這制度也同時保障了有一定支持(夠數勝出便可)的非主流候選人也勝出,這比例代表的制度是防止一黨獨大,讓小眾的代表也有機會進入議會。

這個由中央政府設計出的制度,竟製造了機會給極端勢力選入立法會,中央又要一次動手術改變選舉制度,把35個直選議席大幅減至20,再利用雙議席單票制來確保建制派取得最少10個議席。

今次改動足足倒退26年

其實立法局(及回歸後的立法會)由1991年引入分區直選後,一人一票選出的議員由開始的18個,逐步增加至2012及2016年選舉的35個,這是一個清晰的民主進程。那時候中英雙方一直表示不能驟然大幅增加直選議席,一定要循序漸進,起初先由小圈子的選舉委員會選出一部分議員。1998年的選委會和今次提出的模式接近,基本上由建制派控制。當年有10個議席,到2000年減為6個,隨後更取消了。減少的議席便由直選取代。由此可見,歷次的政制方案皆以邁向增加直選議席為大方向。

可是,今次的改動把直選議席退回到1995年的20席!足足倒退了26年,可笑的,是政府及建制派生硬地說是為了更均衡參與,舉起由愛國者治港的旗,便所謂完善了選舉方法。把一個極少數市民能參與的選委會擴大百倍力量,選委會原本已成歷史,現在竟變成救命水泡,真令我十分唏噓!

市民根本不認識地區組織委員

中央把有民意授權的區議員掃出選委會,又切斷他們的政治功能,反而由分區委員會、防火會及滅罪會取代。特首在4月8日立法會答問大會上,回應政府如何透過議員收集民意、督促政府改善政策等,她竟指出政府可以透過同鄉會及以上組織聽取民意,她更鼓勵居民,若擔心舊樓的消防或治安問題,可求助於防火會、滅罪會。

我在地區工作數十年,十分了解這些地區組織的委員全部由民政專員委任,每年舉辦嘉年華會及講座等,普羅市民根本不認識這些委員,市民如何求助?反而區議員在地區皆設辦事處,更有助理協助處理市民的申訴,這些委任的委員可以取代區議員嗎?

整件事說穿了不過是政府輸打贏要。過往數十年來區議會一直由建制派控制,因此相安無事,地區資源全由建制壟斷。但在變了天之後,政府便廢除區議員的政治功能,難道有一天區議會再由建制控制,一切又推倒重來?

若拒提名泛民 社會壓力會衝向選委

這個新模式可說是滴水不漏,參選特首和立法會的提名已經百分百掌握在政府及中央手中。雖中方一些人物已公開表示立法會不要「清一色」,溫和的泛民也有愛國的、可以參選的;我的看法是泛民不應在今天把參選之路封死。在90個議席中,有學者估計泛民最多只拿到16席,肯定是少數,但泛民在立法會從來都是少數,只是掌握了三分之一的議席便可以對政改擁有否決的權力。

現在政改已沒有「五步曲」,泛民更不會拿到三分之一議席,難怪已有不少泛民表示拒絕做政治花瓶,及為提名向選委乞求。

但我認為,選委若拒絕提名泛民,社會大眾會看在眼裏,壓力反而會衝向選委。况且,在立法會內做少數派亦有生存之道,一樣可以用尖銳的言辭質問特首及局長,一樣可以為大眾發聲,在地區一樣可以為市民解決問題。只要有市民支持,少數派的作用仍存在的。

當然我並非鼓勵泛民立即表態參選,關鍵是中央政府要釋出善意,對泛民光譜內由左至右的代表都支持參選。况且,現在的風險已近乎零,沒有什麼事會令中央害怕的。

杜絕港獨激進只需資審會 毋須選委會

其實若單純是杜絕港獨及激進勢力進入議會,只需設立資格審查委員會把關,以愛國者的標準來踢走上述人士,再加上立法會議事規則已大幅修改,根本毋須擴大選委會的功能及提名權,更不用減少直選議席。歸根究柢,中央及特區政府有沒有反省一下,為何自回歸以來,支持泛民的市民一直在55%或以上?這才是香港的深層次矛盾!

作者是前立法會議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