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舊泛民」怕什麼?(文:盧文端) (09:00)

筆者3月29日在《明報》撰文,提出「舊泛民」與「新泛民」的概念,在泛民之間引起一些討論和爭議。據了解,泛民內部雖然清楚知道不能輕言放棄參選,但有「四怕」:一是怕被人說「愛國」;二是怕沒有足夠提名;三是怕得不到選票;四是怕做「花瓶」。筆者將這「四怕」稱之為「舊泛民之怕」,因為「新泛民」基本上不存在這個問題。在這「四怕」之中,怕被人說「愛國」才是關鍵性癥結。在新選舉制度下,「舊泛民」如果不能解決愛國的問題,就會面臨在香港政壇消失的危機。

泛民人士講愛國真的那麼難?

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通過「決定+修法」程序,對香港選舉制度作出系統修改和完善,標誌着香港已經進入全面落實「愛國者治港」的新時代。在「愛國者治港」的大背景下,如果還有人想不認自己愛國又能夠參選進入立法會,那就有點異想天開了。本人建議,那些怕被人說愛國的泛民人士,不要「為難」自己去想參選之事了,因為,在新選舉制度下,不愛國的人想參選也沒有用,不可能得到提名「入閘」,更談不上當選做議員。這樣的人,在以後的香港政壇是混不下去的,沒有前途可言。

一直有人問筆者:泛民人士講愛國,真的那麼難?其實也不盡然。在筆者看來,在愛國問題上,泛民陣營大體可以分為兩類人:

一類以公民黨為代表,本質上就是一種支持「港獨」、對抗憲制的政治力量。公民黨靠反對人大釋法、反對《基本法》第23條立法起家,對「一國兩制」下的香港新憲制採取否定態度,在尋求外國干預香港事務問題上走得最前,在他們的政策宣示文件中,很難找到「愛國」影子。要他們講一聲愛國,差不多等於與虎謀皮,太難了。所以,筆者才得出這樣的結論:公民黨對抗憲制的基因難以改變,其成員很有可能因為自己的公民黨身分,失去參選議會進入建制的機會。

另一類以民主黨為代表,有愛國因子。民主黨當然也存在攬炒激進化的問題,甚至也有對抗憲制的言行,但追根溯源,還是有愛國的因子。民主黨的老一輩成員不僅曾大大聲講自己愛國,而且在黨綱清楚表明「香港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們支持香港回歸中國」,明確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民的一分子」。筆者與老一輩的民主黨人士交往中,也感到他們中的一些人確實有作為中國人的家國情懷。民主黨的新一代應該感謝他們的前輩留下這些寶貴的政治遺產,為民主黨的生存和新一代的發展保存了空間。事實上,民主黨內部並非一面倒抗拒參選,也有一些成員持務實態度,認為認同「一國」原則、尊重國家主權與憲法秩序,與該黨原初的原則並無衝突,至於跟中央保持理性溝通,也非違背立場。港澳辦常務副主任張曉明說泛民裏面也有愛國者,自然包括這類泛民人士。應該說,從這類人士口中講出愛國二字,也並非什麼特別的難事。

「和勇不分」撈選票日子 一去不復返

在新選舉制度之下,參選立法會的人需取得選舉委員會每個界別不少於兩名委員的提名,而每位選委只能提名一人,可見,選委的提名的確比較「矜貴」。選委提名候選人,首重是否愛國。如果有意參選的泛民人士能夠確實表明愛國,泛民人士參選所擔心的最大障礙也就不存在了。至於有關人士自己是否夠班、有沒有實力「入閘」參選,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再看選票問題。新選舉制度實施之後,香港的選票格局自然會有比較大的變動。全面落實「愛國者治港」一個重要目的,就是要「去政治化」、「去極端化」,聚焦經濟民生。過去那種極端政治化的高投票率,不可能再有了。泛民政黨搞所謂「和勇不分」,撈取激進選票的日子,也已成為過去。事實上,在之前的那場「初選大龍鳳」中,民主黨成員即使裝扮成「激進」,也難得到激進選民認同,以致不少有實力的參選者都排到榜尾。民主黨之所以在泛民政黨中最具實力,主要是靠紮實的地區工作來支撐,這才是民主黨選票的根基。民主黨能否得到足夠當選的選票,最終還是要靠自己的實力。

至於「花瓶」問題,眾所周知,泛民在立法會內一直都是少數派,但從來不是所謂「花瓶」。如果有人以為泛民議員只有像過去那樣癱瘓議會運作、搞議會攬炒,才不是「花瓶」,那就大錯特錯了。議員愛國愛港就不會搞議會攬炒,新選舉制度也不允許這樣做。泛民議員可以在議會肆意妄為的日子,也一去不復返了。

在新選舉制度之下,泛民議員絕非什麼「花瓶」,而可以在以下四方面發揮特有的作用:一是在經濟民生政策方面提出建設性意見;二是在議會中監察政府、質詢官員;三是用議員角色服務地區,為居民解決問題;四是可以講民主,在基本法和人大有關決定的框架下推動實現「雙普選」目標,只是不能將民主與愛國對立起來,更不能將民主作為對抗國家的工具。

「舊泛民」需問自己:怕不怕在政壇消失?

在世界上任何地方參加選舉的人,都會怕被人說不愛國,唯獨泛民在香港參選怕被人說愛國,這豈非咄咄怪事?

必須強調的是,在新選舉制度下,是否愛國是能否參選的前提條件。「舊泛民」所謂怕被人說愛國,實際上是自外於新選舉制度,給自己參選設置不可踰越的障礙。「舊泛民」如果繼續糾纏於這個帶有根本性的問題,只會在這個自設的困局中愈陷愈深,難以自拔。

「舊泛民」現在抱怨20個立法會直選議席太少,但如果再這樣折騰下去,到時能否在10個地方選區都拿到足夠提名推出合資格候選人參選,也會成為疑問。反觀「新泛民」,坦然表達愛國態度,可謂是沒有問題一身輕,輕裝上陣,長袖善舞,政治空間自然看高一線。

在此,筆者禁不住要問:「舊泛民」怕這怕那,為何不問一問自己:怕不怕在香港政壇消失?

作者是全國僑聯副主席、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理事長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