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美國最具誠信的情報員,談新疆的真實(文:楊志剛) (09:00)

18年前美國揑造假證據、炮製偽新聞,非法入侵伊拉克,造成逾50萬平民死傷的國際血腥冤案,平反無期。今天美國重施故技,揑造新疆「種族滅絕」假證據、炮製假新聞,以便聯合西方國家打壓中國。當年伊拉克人在萬分驚恐之下摸不着頭腦:我們真的沒有大殺傷力武器,求求你不要誤會,我們大開國門,任你檢查!美國當然並無誤會,一切假證據都是自己一手炮製,當然心知伊拉克沒有大殺傷力武器;但我調動全球輿論機器說你有,你便有,教你何謂百辭莫辯。今天,中國人同樣摸不着頭腦,國家盡一切力量,創造十萬甚至百萬計職位給新疆維族人民,為他們推動教育、普及醫療、提供電力取代煤炭,改善他們生活條件,為何西方突然晴天霹靂,以排山倒海之勢,拋來這個前所未聞的「強迫勞工,種族滅絕」指控?

「情報誠信獎」得主的遭遇

中國沒有要求美國不要誤會,因為深知美國沒有誤會,而是處心積慮的製造假真相。西方有不少人道出美國的邪惡意圖。其中之一,正是天下第一吹哨英雄斯諾登先生的「師兄」。

斯諾登於2013年踢爆美國非法偷聽全世界,連德國總理私人電話亦難逃一劫。當年我在電視看到奧巴馬總統擺出一副撲克面孔說:「我們現在沒有偷聽默克爾總理的電話」,我忍不住大笑,同時亦為默克爾總理感到悲涼。是多麼無奈,在美國霸凌全球之下,有多少國家能行使獨立自主的外交政策?一個國家沒有完全獨立的外交自主,又豈能稱為完整的「主權國」?

斯諾登事件爆發後,美國對他展開全球追捕。香港有幸,在斯諾登走投無路時曾經替他遮風擋雨,並爭取時間,讓他飛往俄羅斯尋求庇護。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曾表態要求香港引渡斯諾登,在斯諾登離港後,白宮公開對港深表不滿,而現任美國國務卿布林肯,便是當年白宮國家安全副顧問。歷史會為時任特首梁振英處理該燙手山芋記下一功。同年,斯諾登獲頒發美國Sam Adams Award「情報誠信獎」。該獎的標誌是「照亮黑暗角落的燭光」,由一群美國中央情報局退休官員組成,每年頒發給一名敢於不顧一切捍衛誠信和道德的情報人員。今年的獎項剛於兩周前頒發,獲獎人是英國情報組織MI5一名畢業於劍橋大學的女情報分析員。

另一位獲情報誠信獎的是維基解密創辦人阿桑奇。他於2010年獲獎。有斯諾登、阿桑奇等光輝名字的照耀,這項情報誠信獎的權威性,以及獲獎者的誠信度,不言而喻。遺憾的是,該獎的很多獲獎者,不是逃亡如斯諾登,便是身陷黑牢如阿桑奇——他今天依然愁困黑牢;他為全世界發聲,自己卻因此而被滅聲;他讓全人類看清世界,自己卻因此不見天日。

美軍上校道出美國邪惡意圖

斯諾登和阿桑奇在「情報誠信榜」上有一位「師兄」,較他們兩人更早獲情報誠信獎,這位於2009年獲獎的師兄是美軍上校,並曾任美國前國務卿鮑威爾的幕僚長,名叫韋其信(Lawrence Wilkerson;又譯威爾克森)。他是少數獲情報誠信獎而沒有被滅聲的幸運兒。他更經常公開發表意見,接受媒體採訪、出席論壇,讓公眾能從「照亮黑暗角落的燭光」得到啟發。我仔細閱讀了這位洞燭黑暗者的所有公開發言,以及他的著作《戰爭並非是為了真相、公義,和維持美國模式》,這是一段具啟發的閱讀旅程。

美國前國務卿鮑威爾2003年2月5日在聯合國作出對伊拉克發動戰爭的匯報,是由韋其信作最後審理。在一篇訪問中,他表示:「我參與那場匯報的整理,是我專業生命的最低點。我參與了對美國人民的一場騙局、對國際社會的一場騙局、對聯合國安理會的一場騙局」;並稱之為他一生最大的錯誤。

韋其信在3年前一場演講中表示:美國在阿富汗繼續駐兵的目的是要搗亂中國的一帶一路。另一個原因是「新疆有2000多萬維族人」,他們不喜歡漢人(按:根據內地人口統計數據,2018年新疆常住人口有2486.76萬,維吾爾族人口有1271.84萬);中情局想搞亂中國,最好的方法就是利用這些維族人。「如果中情局能夠利用好這些維吾爾族人,與那些維吾爾族人一起不斷地刺激北京,這樣就毋須外力,直接從內部搞垮中國。」韋其信說。

「為何要動武呢?」

對於美國好戰分子經常說中國是美國最大威脅,韋其信表示這完全是因為他們以此為由,脅迫國會提供更多國防開支,因為養活美軍的開支,是天文數字。「中國在全球只有11、12個軍事基地,美國有800個……美國有12艘航母,中國只有一艘……但航母很容易被攻擊,用來對付無招架之力的小國如巴拿馬當然可以,但遇到真正對手,30分鐘內便會被擊沉,船上5000名海軍連同納稅人140億美元的資產便永沉大海。」

韋其信認為中美最大機會開戰是台灣問題。美國不斷打台灣牌,而台灣是中國的紅線。他說:「台灣問題已是定局。中國不會正式揮軍攻台,而只會讓台灣明白如不和北京全面合作,會有何後果。台灣已時日無多,其所能做的,就是抗議一輪,然後就範。」他不相信美國會出兵,但他說可能估計錯誤:「如果美國出兵,雙方都很快會明白最終無可避免會使用核子武器。任何一方以為先下手為強採取第一波核攻擊後可以全身而退,這實屬妄想,因為對方的核武報復,會在幾秒鐘之內來到。是幾秒鐘。到時全球氣候大變化,很可能會提早50年來到。」

「我曾聽過很有理智和思想的人說:對中國動武,最佳時機就是現在,因為愈遲動武,中國便愈強。但我反問:為何要動武呢?」韋其信說。

美國一貫手法:從內部搗亂顛覆

當年炮製伊拉克血腥冤案的最大傳媒推手,是《紐約時報》。美國出兵伊拉克一年之後,《紐時》於2004年5月26日以「編輯部」名義刊登聲明,承認在報道伊拉克擁有大殺傷力武器時,該報「並無做到應有的嚴謹」。這篇約1153字的半道歉聲明,就抵消了數十萬伊拉克家庭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這次「種族滅絕」信息戰,被世衛專家痛罵「無恥」的《紐時》已蠢蠢欲動。港人宜拭目以待,認清事實。韋其信提醒我們,美國的一貫手法,是從內部進行搗亂和顛覆。

作者是教育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