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同道中人怎麼辦:從「一個14億人古文明的現代化」透視中美關係(文:洪清田) (09:00)

美國如要圍堵14億人,要多少個美國(和盟友)?要制裁、禁運、脫鈎,可能是美國本身脫離世界大多數,更不切實際。但這不等於中國可以「一國之內」什麼也全是自己說了算。「一個14億人古文明國家怎樣存活於現代世界」,本身客觀上是大問題課題主題,跨越古今、超越中國全民全境。人(類)之上,還有古今文明歷程的「客觀性及客觀規律」。

歷史考驗中美是否一起「找尋客觀性」

「14億人古國怎樣走向世界、對待世界,世界原先秩序與要角怎樣對待新進古國」是這時代人類的「共業/共孽」,原則原理上需要世界(包括美國)的幫助,世界需要中國的合作。歷史考驗中美,第一、二大國,是不是一起「找尋客觀性、服膺客觀規律」的同道中人。誰更趨近「客觀性及客觀規律」,要由世界人民來評價;誰更趨近,誰便在當今中美關係和世界地位中獲得更大主動權和主導權,也在人類歷史上記一筆。

「全民心聲」衍生「全民戰略」

阿拉斯加一如70年前朝鮮的冰天雪地,中美「高層次戰略對話」一如搶攻上甘嶺碉堡炮口。美國開場白提台灣香港新疆,楊潔篪16分鐘「鞭笞」美國,劃下(台、港、新)問題的「內政、主權」紅線。他「脫稿」可能是出發前預備,測試拜登,也給美國新的「斯文」團隊一個下馬威。但其實也不必預備,所講的是任何一個官員(包括翻譯員)長期積壓、滾瓜爛熟的了,也是200年來不時間斷出現的「全民心聲」。如今「全民心聲」衍生「全民戰略」,往下仍會在中美關係和一般中國對外關係中,發揮思想及情緒的導向作用。這正是問題所在。

美國換總統後,拜登沒把特朗普政策「撥亂反正」,而且久久才和習近平通電話,中國不斷要求中美「高層戰略對話」,美國以為中國肯來冰天雪地的美國(阿拉斯加)是示軟,中國被動中卻主動奇襲,一番豁出去的深層次民族文化心理情結、政治哲學和世界觀的「表白」,對美國「嗆聲」夾雜「勸善」。這是典型的中國/中共文化。美國團隊完全被動,據說對西方媒體說「和日本和韓國談,不是這樣的」。

四層面聯繫與轉化 如「量子糾纏」

中國被動中主動的「非常外交」(undiplomatic)手段,達到戰術上(tactical)的預期傳達信息和震懾效果,卻也警醒歐盟德法等國,助美國拉幫結派。中國不單付出形象上、地緣政經與國際外交場上的代價,而是把自己和西方及世界推向新的對峙軌迹。辯證地看,中美「坦誠、有益對話」(自覺and/or不自覺)捲進一場千百年的文化「量子糾纏」(quantum entanglement)。中美關係從此不一樣,中西方和世界從此不一樣。中美都須重新認識身處什麼境地。

古今文明對流、衝突與融會、轉化的歷程及其「客觀性及客觀規律」,在四層面運行。第一層是軍事科技、實力及佈陣;第二層是經貿金融實力;第三層是制度組織的體系運作效益及決策質素;第四層是理論建設與意識形態述說及文宣。四層內裏及之間虛實聯繫與轉化如「量子糾纏」。不論中美雙方怎樣美或醜化想像對方,和「平/仰/俯視」對方,有沒有幻想、是不是拋棄幻想,這是雙方共處的客觀處境,必須進入,不以各自的主觀意願而轉移。

中國又一次欠「自視內省」

當今中美關係和爭持世界地位,跟二戰後的美蘇冷戰大不同。

當年美蘇之爭,是美蘇之間四層面的「量子糾纏」。蘇聯第一層沒輸(甚至曾在科技太空軍工領先),輸在第二、三層,但第二、三層的內熔和崩塌是由第四層帶動。

中共百年,第三、四層是從無到有和奪取政權的主力之一;如今中國也是靠第三、四層維護第一、二層。中國現今的問題是又一次欠(正確)「自視內省」。

當今「信息通訊科技」(ICT)之世,第四層尤為重要。第一、二層的爭持有長遠成熟及明確共遵的遊戲規則可循,一旦失控便大有可能互相毁滅(當年美蘇),所以各方寧虛實進退、不易對決。第四層「理論建設與意識形態述說及文宣」不是新生事物,但在ICT年代,本質和形態、動靜邏輯及機制都大不同,不知黑天鵝和灰犀牛是怎樣的、在哪裏、會怎樣出現。

第四層涵蓋現代普世價值觀及全球公道正義公信、形勢對比、國際秩序、同理心溝通與勸善、自省自制、話語權及論述權。當今之世,攻守之勢在第四層的「思想、理論、話語、文宣、價值觀」,它本身是(和平理性進入正反面、對等公正競爭)戰場市場,它在空氣無線波裏或真空的勝敗進退,直接波及第一、二層的戰場市場。

中共(尤其1949年前)拿手由第四層帶動第一、二、三層,四層有機結合和辯證法統戰出神入化。當權後,毛澤東迷信唯心自閉的第四層而變質,中國勝利冲昏頭腦,忘其所以,四層全開動、沒自省自制,妄想要超越及領導世界,掉進冒進盲點誤區黑洞,威力影響至今。奈爾(Joseph Nye)的「軟實力」和希拉里的「巧實力」不外零星淺薄末技。

美國民主要由世界評價 中國現代化也要

70年來,中國戰鬥時有內宣外宣,平時幾十萬人理論研究、鋪天蓋地佈道大會;正或非正式外交、任何體育文化學術藝術表演場合,中國都四層聯動。這次楊潔篪改變角色,引爆200年來的中國焦慮及焦躁,但仍保持非常「外交」(diplomatic)的正反虛實真假說辭,為美國的福祉籌謀和規劃好藍圖,信手拈來對美國「嗆聲」夾雜「申訴/表白/勸善」。他不單「平/俯視」美國,而且替美國算命,為國際社會定下「外交」(diplomatic)規則。這樣既站穩本身立場,兼顧美國利益和世界大局,站上世界公理公義高位,為人類着想、蒼生為念、立德立言。

美國似學到些少中國第四層的理念敘事話語法。楊潔篪說「美國沒(實力)資格」;布林肯坦然承認美國有問題,但透明面對和努力修正。這絕非「示弱」,而是「示強」,上到不敗「低地」,也給中國一個示範。中國200年來面對西方排山倒海衝擊,前仆後繼上下求索「怎麼辦」,內因外因交纏,反覆折騰、甘苦備嘗,他上到「高地」明批中國「一國之內」(迄今)有問題不透明不面對和不修正,內內外外講也不讓人講,近乎自閉自信。

余英時說應從中國的內在看中國傳統,黃仁宇說應從中國的內在看中國。沿布林肯開頭的這個「低地/高地」交替使用的大方向,美國可以順理成章進入中國的內在、學中國軟硬虛實進退,更主動客觀正反分析中國層層心魔和歷史歷程,拿回主動主導。楊潔篪說美國不代表國際社會和國際秩序,美國(民主)不僅由美國人評價,也要由世界評價;同樣,中國(現代化/復興)不僅由中國人評價,也要由世界評價。

如果美國可以本着庚子賠款的同理心和勸善精神,正反面看中國,幫中國解心結,對中國勸善(台、港是中國的人文寶藏,以及「民族國家」的定義和條件,告訴中國怎樣才能成為民族國家),21世紀或可少一場災難,為文明轉化創新模式。

如美幫華解心結 21世紀或可少一場災難

美國/西方要轉變調整策略,先要和中國一樣認真結合中西古今、補現代化歷程的課。這方面中美是同道中人。

作者是香港學(Hongkongology)協會主席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