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他朝君體也相同(文:馬仲儀) (09:00)

幾天前,我在社交平台寫了篇有關《文匯報》批鬥一位負評科興疫苗的私人執業醫生的感想;一位文革時偷渡來港,接着移居到美國的長輩回應:想不到當日冒死投奔來的香港變成這個模樣!

今日香港光怪陸離

今日香港真的光怪陸離:

立法會不再是議政的地方,變成了按掣派錢的胡鬧劇場;

進行醫療程序的地方一向不准拍照,因為要尊重病人和醫護人員的私隱,任何公關拍照應到場外進行;若之前已經取得場內所有人的同意,為何不拿下那「不准拍照」的標語?

一個在美國取得政治相關學科碩士學位、女兒在英國生活的政客,表達不滿外國批評新疆血汗棉花的方法,竟然是公開對着自己一堆名牌衣服說以後不再購買和穿著;

十二港人雖然在香港已被控告,但仍未判罪,特首竟然把他們說成是「逃犯」;當中8人在深圳服刑期滿,被送回香港,有關部門竟然不通知家屬,他們只好在街上對着駛進警署的車輛呼叫掛念的親人;有些人在沒有律師陪伴下錄口供;8人中的李宇軒,在筆者執筆之時仍下落不明。

大家心中疑惑:香港往後的日子會怎樣?我想街道仍會車水馬龍,人們仍會趕着上班,但無論公共行政、經濟、法治、民生、道德文明都急速下滑,大家浮沉在痛苦和恍惚之中,不能分辨「完善」和「倒退」。

生活剩下了什麼?沒有「忠誠」二字在前面的人,參與議會政治恍如跳崖;沒有像樣的候選人,選票只可留白;不要再幻想還有合法的遊行、集會,讓你表達對政權的不滿;有識之士不能說真話,一般人更不能高呼公義良知;新聞報道只見官員在吹噓,大部分節目都是沒靈魂的,掙扎的記者都被解僱,甚至控告。

還有什麼可做?

那麼,「200萬加1」的你我還有什麼可做嗎?趁着現在還可以,我們應多點為那些正在受逼害的人送暖;庭上旁聽、庭外守候、送車和書信往來,是微小卻實在的事。政權必然篡改歷史,令後人忘記犧牲的人,誤解義人的善行,我們每人要盡量記錄身邊的一切,好讓他日共建我們的「光州5.18民主和平紀念館」。我近日很喜歡一個叫「我地有筆」的面書專頁,他們為每位因民主派初選而被控告的人都寫了篇有血有肉的簡介,讓大家知道他們無論是什麼光譜、知名度高低、年資深淺,都是憑着自己的理念在民主路上一步步走,值得尊敬。

往後的日子,同路人可能要花時間慢慢尋找對方,因為我們不能再在言行上鮮明地表達立場,大家只能在生活中以一個眼神、笑容相認;珍惜、包容和互相提點,才能令我們的心靈不至枯涸。

社會上愈來愈多人和媒體散播嘩眾取寵、揑造事實、煽動批鬥的言論。有人覺得要把它們傳開和加以譴責,我認為說的人明顯都不顧良知,譴責很難奏效,倒不如無視它們,不讓那些負能量蔓延。

有些人難以接受香港這樣的轉變,決心到外地尋找新的生活,也希望子女能接受到正常的教育。網絡上有很多香港人,與大家分享自己在外地生活、置業、投資和子女教育的心得,把香港人那種積極投入生活的特質發揮出來。與此同時,大家可否也回想一下,為什麼西方國家今天向香港人打開移民的方便之門呢?2019年的社會運動為大家帶來了很多的痛和回憶,這些真是團結香港人的根,大家不能輕易忘記。不少年輕人為那場運動付出了很多,他們當中有些流落在外,但願外地港人也能關顧他們。

最後,今天香港還有一班自鳴得意的人,只想跟他們說一句:他朝君體也相同。

作者是醫生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