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是誰「污染」了新疆棉花?(文:歐陽五) (09:00)

當美國哈佛大學歷史系教授斯文.貝克特(Sven Beckert)寫下《棉花帝國:一部資本主義全球史》時,他不會想到,棉花會在短短幾年後再次被推至國際輿論的風口浪尖。

過去一周,「新疆棉花」成了熱搜「霸榜」的關鍵字。從H&M聲明拒絕使用新疆棉花、終止與新疆服裝廠合作,到內地官媒直播新疆棉花機械化播種、網民起底「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CI),圍繞新疆棉花的爭論日趨激烈。

一面是針對新疆存在所謂「強迫勞動」的「帶血的指控」,一面是據理力爭反駁H&M等品牌荒謬、抹黑、「吃飯砸鍋」。究竟是誰「污染」了本來純白的新疆棉花?要辨明孰是孰非,還需釐清3個問題。

(1)何謂「強迫勞動」(forced labour)?

全球範圍內,一般以1959年生效的《廢止強迫勞動公約》中的5項定義為標準;在中國內地,「強迫勞動」亦被《刑法》、《勞動法》、《勞動合同法》等法律法規明令禁止,相關規定較前述公約更為嚴格。在內地公民維權意識日益提升、維權方式更加多元的今天,「強迫勞動」的違法成本之高是戴有色眼鏡的「美西方」媒體和機構很少了解的。

西方社會一些人認定中國新疆存在「強迫勞動」,「證據」基本都來自鄭國恩(Adrian Zenz)的指控。這位從未到過新疆的「權威學者」認為,在內地政府實施的農村富餘勞動力轉移就業政策下,新疆民眾赴內地其他省市就業就是「強迫勞動」,當地政府或用人單位為農民工提供的住房就是「隔離宿舍」,少數民族工人參加普通話培訓課程就是遭受「政治灌輸」……這些「鐵證」不僅毫無事實依據,更反映出鄭國恩對中國國情和政策缺乏基本的了解。

事實上,新疆從2018年起實施「南疆深度貧困地區就業扶貧三年規劃」,已幫助當地約10萬農村富餘勞動力實現就業,轉型成為有技能、有工作、有穩定收入的產業工人。去年5月1日起,內地施行《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新疆轉移就業農民工的權益會獲得更多保障。

(2)拒絕使用新疆棉花 到底傷害了誰?

從內地官媒在新疆四地聯動直播的視頻可知,新疆百萬畝棉田已經實現「無人」機播。至於維吾爾族工人被迫種棉採棉的場景,到頭來僅存在於一些先入為主者的想像中。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底,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種植業耕種收綜合機械化率達94.3%,農業機械化水準領先全國;擁有採棉機2500台,機採棉面積達1080多萬畝,棉花機採率達82%,已成為中國最大的機械化採棉基地。

新疆長絨棉因品質優、產量大、價格合理而享譽世界,長期以來備受中外紡織企業追捧。H&M們拒絕使用新疆棉,失去的將不僅是優質原材料,還有廣闊的中國市場,更寒了中國消費者的心。

有學者指出,抵制新疆棉實屬反智行為,將影響紡織商品定價、擾亂國際市場秩序,甚至令本就低迷的國際貿易雪上加霜。况且資本是逐利的,拒用新疆棉將大概率導致成本上漲,而最終埋單的,還是無辜的消費者。

(3)「棉花風波」幕後推手是誰?

作為此次風波的始作俑者,BCI的背景已被證明頗為複雜。這家成立於瑞士的非盈利、多利益方國際性會員組織背後金主為美國國際開發署(USAID),其與美國中央情報局(CIA)千絲萬縷的聯繫更令人細思極恐。中國外交部例行記者會播放的視頻可謂「一語道破天機」,美國前國務卿鮑威爾的幕僚長威爾克森聲稱,「中情局想破壞中國的穩定,最好的辦法就是製造中國的動亂」。

在內地漫畫家烏合麒麟的新作上,穿著似美國「3K」黨的記者正在採訪一名被其同伙操縱的稻草人,背景則是黑人勞工在採棉。這一諷刺漫畫直擊此次事件幕後推手的痛點,惟「美西方」媒體仍對其選擇性無視。

有識之士應該看清,新疆本無事,庸人自擾之。真正「污染」棉花的,古有英美大資本家、大農場主,今有操縱輿論的「美西方」媒體、組織和政客。

正如斯文.貝克特所述,各國為了攫取肥沃的土地而發動戰爭,種植園主將不計其數的人置於枷鎖之下,僱主縮短了他們的工人的童年。遺憾的是,即使在數百年後的今天,當H&M們拒用新疆棉之時,對於美英等國那段真正沾滿鮮血的「棉花帝國」史,多數西方媒體仍諱莫如深。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