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水貨客絕迹北區 私煙黨卻很猖獗(文:羅庭德) (09:00)

疫情下,本地經濟受重挫,依靠遊客生意的零售及餐飲業更加雪上加霜,而活躍北區的水貨集團,幾乎全軍覆沒,只有數家店舖苟延殘喘。昔日被水貨客霸佔的橫巷街道,從紛紛攘攘、吵吵鬧鬧,到社區終於回歸「正常」,居民可以有短暫的安寧。可是,走私集團原來並沒有停止運作,轉移陣地至私煙,亦令北區成為私煙重鎮。走私香煙誘使市民犯罪,其集團式營運更令居民擔驚受怕,亦會導致青少年吸煙問題,損害政府的控煙政策,我認為政府必須正視。

私煙檢獲量破紀錄 從螞蟻搬家到貨運

過往,私煙黨多以螞蟻搬家的方式,依靠水貨客帶貨入境。在封關後,他們別無選擇,鋌而走險地改以貨運入境。根據政府2020年12月初公布的數字,海關當年偵破私煙案涉及1.91億支私煙(涉及稅款為3.64億元),打破過去20年紀錄。近月,執法部門亦在北區搗破多宗私煙案件,包括在打鼓嶺私煙倉檢獲價值約4600萬元私煙,及在粉嶺公路的貨車上檢獲總值約1000萬元加熱煙和未完稅香煙,是近4年最大宗加熱煙案件。基於地理位置鄰近貨運關口,而且鄉郊地區亦有不少人煙稀少的貨倉,加上區內亦有不少公共屋邨市場,北區自然成為私煙集團的重鎮,而其出沒亦嚴重影響區內居民的生活。

踩線建倉派傳單 覆蓋鄉郊及屋邨

鄉郊地區時常出現爆竊案,居民對陌生人皆格外小心,近月不少居民向我反映有人經常上門踩線,更時常有輕型貨車出入,疑似建立貨倉,令他們十分憂心。同時,在不少區內的公共屋邨,如祥華邨及華心邨等,皆屢次出現有人上樓派發私煙傳單,而保安只視為一般傳銷員闖入屋苑事件處理,並沒有進一步處理事件。須知道,私煙與其他的產品或服務存在本質的分別,因為販賣私煙就是違法罪行,任何人協助銷售皆是罪犯,屋邨保安不能輕易地放走他們。誠然,私煙集團背後受黑社會操控,而且亦涉及非法入境者參與,就如執法部門在打鼓嶺私煙倉案拘捕3名非法入境者。若犯罪集團匿藏在鄉郊地區內,會對該區居民造成嚴重的安全隱憂。

加強跨部門協作打擊 增加罰則震懾罪犯

私煙問題猖獗,與私煙黨經營模式日漸成熟有關,從運輸、包裝、銷售,以至公然到士多及報攤兜售貨物,甚至近年興起的網上平台銷售,早已變成集團式經營。

要徹底解決問題,政府應增撥資源予海關,然後加強不同部門,包括房屋署、警方之間的合作,如要求房屋署發現有人派發私煙傳單時,應立即報警,進行拘捕或其他跟蹤行動。

早前,媒體亦曾放蛇發現私煙集團利用網上平台售賣私煙,更利用學生作「艇仔」交收,情况令人擔憂。就此,執法部門應更積極合作,打擊網上平台銷售,而政府更應加強教育年輕人私煙的禍害。

最後,根據現有法例,任何人處理、管有、售賣或購買私煙均屬違法,最高可被判罰款100萬元及監禁兩年,以上罰則與經營私煙可獲龐大的利潤並不相稱,政府必須提高監禁的罰則最少一倍,以收阻嚇作用。

疫情逐漸好轉,疫苗接種計劃亦已開始,我們距離與內地重新開關的日子不遠,意味着水貨問題將會重臨。同時,開關亦會讓私煙黨重啟客運帶貨,令私煙問題更加嚴重。作為區議會主席,我期望政府有關部門應把握時間,消滅更多私煙集團,為社區除暴安良。

作者是北區區議會主席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