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抽起節目 但不能抽走常識(文:曾志豪) (09:00)

坊間笑言,香港電台最好看的節目,便是「抽節目」。

當建制派做嘉賓的節目也被抽起,公眾是否要問,究竟香港電台發生什麼事?

為什麼一些老牌節目,都突然被抽起?那是否代表以往的節目標準有問題?

那電台內部的許多高層,都難辭其咎,因為這個老系統運作多年,所有人都有份參與運作。

現在聽得最多的,便是節目不夠持平,而所謂「持平」,就是不論節目形式,都要有不同的聲音。如果討論的是傳媒在香港政治壓力下的生存空間,便不能只訪問被打壓的傳媒,而要找「藍媒」出現,這才叫「持平」。

但這明顯不符合節目製作的常識。難道探討在職貧窮的香港人生存狀况,便要「持平地」,找一些高收入人士做訪問平衡?

難道做六四的新聞節目,不能只訪問天安門母親,而要持平地,找來一些不認為六四有死過人的嘉賓做平衡?

恰當持平並非絕對中立

2006年,香港電台《鏗鏘集》的〈同志戀人〉惹來「偏頗」的投訴,廣管局判港台「敗訴」,但其後受訪者小曹司法覆核,最終法官夏正民作出裁決,認為「並非報道所有公共事務,都要講述兩方面意見(both sides of the story)」,「難道報道對抗禽流感和兒童奴工問題,都要正反意見?」;所謂「不偏不倚」(impartial),雖然包涵「平衡」的概念,但更重要是公平處理(fair),這更是製作紀錄片的要旨。

要注意的是,當年法庭雖然推翻了廣管局裁決,但政府沒有「上訴」,和今天是不同的年月了。

其實不需法官裁決,通訊事務管理局的《電視通用業務守則——節目標準》早有界定:「恰當地持平,並非指每一方的意見要佔用相等的節目或節目環節時間,或每一方的意見長短相等,亦非要求節目或節目環節對每個富爭議的問題保持絕對中立。」

如果做日本侵華特輯,又要找什麼做「持平」?據說之後要做介紹《國安法》、大灣區,是否又要持平地,找另一面批評大灣區的人士出場?

抽走了節目,也抽走了傳媒人基本的良知。好吧,「良知」可能太奢侈,但至少,不能抽走常識吧?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