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從東奧拒客看國際盛會的未來(文:張立健) (09:00)

也許今日世界開始慢慢適應武漢肺炎了。台灣開始逐步開放與沖繩的交流,而新加坡的旅遊計劃也蠢蠢欲動,對大型國際盛會會有什麼影響呢?

東奧鎖國的啟示

暫時讓人摸不着頭腦的是,為什麼日本不像其他國家,按風險程度分級而作出不同的安排?是因為怕引起外交風波嗎?還是怕會引發瘟疫流播之風險?筆者認為,這原則上是辦得到的吧,像是把新加坡、台灣等低風險國家及地區的遊客優先處理,而來自其他國家及地區的,則按嚴格隔離、檢測和衛生標準來辦事。

令人感到有興趣的是,同樣是原定在2020年的世界博覽會,也是延期一年,到底迪拜的情况怎麼樣?暫時位於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的博覽會場地已向公眾開放,以及仍在測試中,但今年10月會改變成什麼的情况?或許至少可以給境外的記者、使節和遊客參觀吧。

最大的難題是,以後的大型國際活動會否按東京奧運的規矩辦事?這是有史以來第一個沒有外國遊客的奧運會,換言之,外國(甚至日本本土)觀眾只能從電視或網上收看相關賽事、支持愛隊,以及很有機會留在家裏慶祝。這個鎖國的奧運會安排,打破了自1851年倫敦的萬國工業博覽會、1896年雅典的現代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以來的傳統,會成為以後國際盛會(mega-events)的慣例嗎?拭目以待。

世界三大盛事的4個可能走向

不管如何,經過2020年以來的全球大流行,將來的世界三大盛事——奧運會、足球世界盃和世界博覽會,必然有所改變,以下大膽預測未來的可能走勢:

趨勢一:以後的國際盛會的申辦方,可能需要在申辦過程中,交代如何在觀眾、公共衛生和國家安全之間取得平衡,成為遴選奧運會、世博會等大型活動主辦權的重要考慮條件。

趨勢二:由於東京奧運和迪拜世博會延期一年,甚至東京奧運已宣布不對外國遊客開放,引起以後對重大活動的收支平衡與基建的重新估算。會否如學者分析近代奧運會為主辦國帶來的債務問題般,成為新「奧運的詛咒」?

趨勢三:不可否認,網上會議軟件不但在去年平地一聲雷,更有可能成為企業、政府和個人的辦公和生活日常,就像今屆夏季奧運會沒法到場觀賞比賽、支持愛隊的千萬觀眾一樣,這將會徹底改變未來的展覽、會議經濟和現場表演的生態。

趨勢四:就以11年前上海世博會的「網上世博」網站為例,當時是為了滿足沒法到場參觀的有志者以網絡管窺全豹,這個網站直到今日依然維持運作。假若東京奧運和迪拜世博會,加添以Virtual Reality(虛擬實境)、Gamification(遊戲化)和相關的技術,透過網絡和社交媒體來提供有趣味而具娛樂性的體驗,或許就是普及這些新科技的最佳時機。

作者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社會系博士生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