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嘴裏說不要 身體卻挺老實的(文:鄭立) (09:00)

據說有位學者,在討論香港事務時,說中央政府不需要「忠誠的廢物」或「橡皮圖章」,而需要賢能的愛國者。橡皮圖章這點,只要看看最近《財政預算案》的審議速度以及贊成比例,恐怕也難以否認。

可是沒有這些橡皮圖章,香港政府的官員,又如何能像今天一樣,把預算愛怎樣編就怎樣編,把市民的稅金愛怎樣花就怎樣花?雖然當橡皮圖章不是什麼光宗耀祖的勾當,可是他們只是配合劇本的演員而已,真正的原因是香港的行政機關想要為所欲為,不受掣肘。

既然量度人是否忠誠的標準,就是他是否礙事,最後能留下的人,一定是不礙事的人。要一個門衛不礙事,他就算不是廢物,也只能裝成廢物。

還記得曾鈺成先生,誰能質疑他對中國的忠誠?就他曾經領導香港立法會阻止了2012年的「世界末日」來看,他應該算愛國者,可能還未有資格稱之為賢能,不過至少懂得裝成不是橡皮圖章。

這種人早就存在,那又如何?諷刺的是,這段話我看真正受辱的,恐怕不是被稱為忠誠廢物的橡皮圖章們,而是那一群想要當賢能的愛國者的傳統士大夫,學者談起的概念,就是他們人生所願,偏偏自己卻被無視,他們的人生就這樣被完全否定了,應該挺心酸的。

想要為所欲為,又看不起忠誠的廢物,是自相矛盾的,又要純情又要豪放根本就是強人所難。嘴裏說不要,身體卻挺老實的吧?

作者是專欄作家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