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非本地培訓醫生執業試應公平公正 太高門檻脫離現實(文:張漢明) (09:00)

本港公營醫療系統醫生不足的問題非一日之寒,而且日漸惡化。按照2020年公私營醫生人手分配,90%住院醫療服務由公營醫療機構提供的情况下估算,公營醫療系統的人口與醫生比例約為1000:1;私營則為1000:10.7,私營醫療系統的人口醫生比例比公營醫療系統相距高了9.7倍,印證公私營醫療人手嚴重失衡。為了病人福祉及提供安全的醫療服務,我們必須檢視現有的海外醫生考試制度,改變一些沿用多年卻不符合實際的考試方法和內容,避免設立「堅離地」門檻,令考試更加公平公正公開,引入更多非本地培訓醫生緩解本地人手不足問題。

考試不應成絆腳石 試題應切合實際需要

香港醫生執照考試經常被一些外國醫學專家稱為全世界最難的考試之一。作為過來人的我感同身受,不少非本地培訓醫生戲稱大學醫學院院長也未必能夠考試及格。簡單來說,現時的執照考試分為3部分,第一部分是關於醫學知識的多項選擇題,範圍相當於醫學生5年課程學習的知識;第二部分為醫學專業英語;第三部分則為臨牀考核,包括內科、外科、婦產科及兒科四大專科。根據醫委會的數字,2018及2019年的第一部分及格率分別是27%及26%;第二部分的及格率分別是87%及80%;第三部分分別是46%及38%,可見非本地培訓醫生的英語考試大多數沒有問題,但第一及第三部分及格率偏低。

設委員會處理考試 考慮未來統一考試

或許有人會認為及格率低並不是制度問題,而是反映應考的非本地培訓醫生能力不足,不應削足適履,降低考試要求遷就考生。誠然,我認為考試難度應該深淺適宜,而且範圍闊度亦應該因時制宜,切合實際臨牀情况,才可確保醫生質素。早前,有曾負責執照考試的大學教授在電台節目中親口承認,執照考試安排的題目不等於臨牀需要用到的內容,很多考題根本臨牀不會用到,反映試題脫離現實。就此,我亦收到不少考生的意見反映。舉例說,第一部分考試範圍甚廣,而有些醫學知識隨着研究進展,已經有所不同,試題不應考核過時又不切合臨牀需要的知識。此外,亦有應考醫生指出臨牀考試中的專科部門,深度達專科中階考試水平,對考生不公平。同時,為準備臨牀考試,負責考試的考官需要安排考場、真實病人及其他醫生的配合,在新冠疫情的影響下,考試被多次取消。因此,我認為非本地培訓醫生執照試題目程度應該與本地兩間大學醫科生畢業試相近,不能過深,否則是變相設立不合理門檻,排斥非本地培訓醫生。

現時,香港的醫生執照試沿用英式訓練和考試方法,較着重臨牀牀邊考試,而不同國家考生在不同部分表現有異,如澳洲及愛爾蘭考生在臨牀考試表現較好,美國考生在多項選擇題成績則較優異。

為減低考試制度導致的差異及完善考試制度,我認為應成立獨立的委員會處理考試,由醫委會、香港醫學專科學院、本地兩所大學醫學院、醫管局及其他非本地醫學專家組成委員會執行考試,令題目可以因應各個國家的訓練及實際臨牀情况作出適當的調整。長遠而言,香港應以同一準則考核所有在港執業的醫生,統一本地醫科生及非本地培訓回流醫生的考試,當中亦可參考英國即將實行的制度,即要求全國醫學院的畢業生參加統一考試,及格才可成為正式醫生,最終讓整個考試更加公平、公開、公正。

增加考試透明度 檢討實習先決條件

引入非本地培訓醫生的主要目標是補充公營醫療系統人手不足,考核制度不應設置重重關卡,刁難有心回流香港行醫的醫生。坊間早已有不少意見,如團結香港基金提出要求當局向考生提供考試大綱及預習材料,讓考生掌握全面和更詳細的資訊,更充分地準備考試,達至公平考試原則。另外,擁有實習經驗作為非本地培訓醫生參加執照試的先決條件,對海外畢業的醫科生亦是一大潛在障礙。有些國家如愛爾蘭因保護本地醫科畢業生,未能向海外畢業生提供實習機會,導致希望回流香港執業的愛爾蘭醫學院畢業生不能報考執照試。以往,我亦曾協助處理相關求助個案。然而,這個實習要求都是英美等經濟體參加考試的先決條件,在現時所有通過醫生執照試的考生都必須進行為期12個月的駐院臨牀評估的前提下,當局有空間考慮調整執業資格試前須具實習經驗的要求。

最後,坊間有人提出陰謀論,指修改考試制度將有利於引入內地醫生,甚至質疑內地醫生的英語能力。事實上,內地畢業的醫生和海外畢業的醫生同樣可以參加現時的考試,而且他們的醫學理論及英文底子不錯,在醫學英文考試的及格率,曾達87%。至今,有1000多名內地畢業的醫生考獲香港醫務委員會執照,在香港醫療服務的不同崗位為市民服務。所以陰謀論早應該不攻自破。修改考試制度目標只是令考生獲更公平公正對待,而非要優待來自任何國家的考生。

總括而言,香港的公營醫療系統醫護捉襟見肘,除了導致醫護人員身心俱疲,增加流失率外,更讓病人一等再等,未能及時就醫。漫長的診症輪候時間,嚴重影響公營醫療的服務質素,當局絕對有必要全面檢討現行的考試制度,作出合理及符合現實的調整,並公平對待每一位考生。另一方面,政府應改善前線醫護人員的工作環境及待遇,減少醫護不必要行政和文書工作,吸引在私人市場有經驗的醫生回流公營醫療機構為市民服務。

參考資料:

(1)bit.ly/3vamSke

(2)bit.ly/2OJqsBe

作者是香港醫務委員會執照醫生協會會長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