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中國人為何熱捧特朗普和馬斯克?(文:陳帆川) (09:00)

除了習近平主席,中國人最崇拜誰?如果在次文化、網絡上,最熱門的人選必然包括特朗普和馬斯克。為什麼中國人一邊聲稱抗拒西方文化,一邊又崇拜洋人?

崇拜特朗普和馬斯克的現象,不會見諸官方媒體,因為政治不正確,但從網媒的報道數量已可見一斑。網媒要衝流量,多人看、多人評論的,自然要報,而特朗普和馬斯克可謂流量的保證。

《紐約時報》最近報道了兩人在中國大紅大紫的現象。特朗普的曝光率雖然今非昔比,但大陸支持者的熱情猶在,以他的肖像作招徠的商品仍然熱賣,其中又以一尊他穿著僧袍打坐的白色雕塑最受注目。至於馬斯克的近期熱點,是大陸網民拿他跟馬雲作對比,認為他比馬雲出彩太多,反諷國內的所謂科技大神不外如是。

桀驁不馴人物 在中國大陸近乎絕迹

其實近期頻繁出現在國際媒體的,還有朱克伯格和比爾蓋茨,前者跟澳洲政府打媒體戰,後者全身投入疫情和氣候變化的公益事業,但兩人在大陸的聲勢,都無法跟特朗普與馬斯克相提並論。這可能是因為他們都太正經,而國內不乏這樣的公眾人物。反觀特朗普與馬斯克,桀驁不馴,如此人物在中國大陸近乎絕迹。

本周,曾批評元朗7‧21白衣人的潘石屹長子潘瑞,因詆譭解放軍而遭北京公安追捕。看他微博上對於時政的批評,有點像連登仔,愛挖苦嘲諷。現年30歲的他,曾在微博說過:「感謝韓寒、任志強、大眼兒(指內地知名媒體人李承鵬)這些人出現在我十五六歲意識形態剛成型的年紀。」

他談及的3人,可能是中國一代知識青年的集體回憶。不過高齡70歲的任志強剛被判監18年;李承鵬那坐擁700多萬粉絲的微博早被註銷,去年悼念李文亮的文章遭極速「河蟹」,至今還在跟體制打擦邊球;韓寒則一早淡出,談賽車談電影談女兒,不談時事。

翻看韓寒大約3年前接受「一條」的訪問,記者問他為何不再於公共話題上發聲,他回答:「就會覺得其實浪費了很多年的時間,把靈感、創作的激情,全都放在雜文、公共事件評論這些事情上面……而且這些事情本身,悲劇的源頭,大家也都知道,都差不多。你寫來寫去,最後都是發泄情緒。」

桀驁不馴的公眾人物,很多時候是向體制和約定俗成的規矩說不。但如果說來說去也只能流於情緒發泄,甚至招來橫禍,則齊天大聖都要被馴服。這也解釋了,為何沒被馴服的人會在牆內走紅。

作者是新聞工作者、文化評論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