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活下去(文:任建峰) (09:00)

自2019年來,不同政見的香港人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普遍活得很不快樂。

對於「藍絲」來說,他們相信的,就是一群暴徒與其支持者把香港多年來的潔淨、治安、安全營商環境毁於一旦。他們覺得香港社會、民生因此受了重傷,令「藍絲」們感到更沮喪。當然,他們普遍歡迎社會近月逐步回歸寧靜。但縱使如此,不少「藍絲」都仍是對前景感到悲哀的。他們有些擔心香港已一蹶不振,有些恐慌近期的法制與政治氣候變革不止是會用來整頓反對派,而是將來或許會用來整頓個別「忠誠」人士與群體。

至於「黃絲」的不快樂,就不必多說了。香港近兩年發生的事令他們憤怒、哭泣、恐懼了無數次。他們覺得香港愈來愈陌生、目睹着香港不停地失去原有的基本權利、對前景感到絕望。不少決定移民的「黃絲」深感慚愧、責怪自己不在自己家園留守,留下的就自覺活在恐懼中。而每當有前線抗爭者或從政者被捕、被檢控、被囚禁的消息傳出時,「黃絲」們都會分外感到悲傷。

而除了上述一些不同政治光譜支持者的具體負面感受,還有一些是跨界別的。近一年多的疫情的確令港人感到鬱悶。經濟不景帶來的各種憂慮令無數港人擔心失業、減薪、生意失敗、資產價值下降,及這一切為自己身邊的人帶來的負面影響。另外,這大半年來的各種法制、人權、政治上的改變不但使「藍絲」、「黃絲」因不同理由而同樣地活在可能被整頓的恐懼中,更跨光譜地令不少人擔心香港未來在各方面的經濟自由度能否被維持。

基於這一切,香港在這兩年以來已全面變成了一個充滿悲情的城市。這兩年多個研究報告都指出,香港人飽受情緒問題和不同程度憂鬱症影響的情况日趨嚴重。愁眉苦臉、黯然飲泣,甚至脾氣失控,已成為很多香港人的日常生活現實。而這一切亦變相影響整個城市的生命力和經濟活力:當大家都集體心情欠佳、人心惶惶時,又怎能作有助個人或整體經濟的未來計劃呢?

悲哀了近兩年 應否考慮再振作?

不過,我們是否就是這樣無了期地失落地活着?的確,香港是變了很多,而且變的速度很快。這些改變令不同政治光譜的港人找到不同的理由不安、悲哀。人非機械,港人遇上近年的變遷,有憂鬱既是可以理解,甚至是必須的,否則把一切情緒收起來只會「人都癲」。但是,這一切的改變已成現實,而且絕大多數都是在我們每一個香港人(包括那些在香港表面上是掌權的人)能控制範圍以外的東西。悲哀了近兩年後,我們是否應該考慮開始再振作起來?

振作,並不代表大家放下已發生的(與還在發生的)事情——「毋忘」仍然是重要的。但是,無論是親政權人士或被囚禁的「手足」,都因不同理由、但仍同樣地呼籲,好好活下去就是今時今日最重要的堅持。多喝水、多吃蔬果、少些大魚大肉、多運動、多努力工作、多鑽研各種工作以外的興趣、多珍惜與親友相聚、多些容許自己不帶罪惡感地歡笑,這一切都不是什麼政治言論,而是對自己、對親友、對同事、對大家跨光譜地所愛的香港作出最重要的承擔。

香港人,活下去。

(作者按: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是執業律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