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泛民在新選舉制度下是否還有空間?(文:盧文端) (09:00)

全國人大決定完善香港選舉制度,泛民還有沒有空間的問題引發討論,有人甚至說,泛民以後可能不會參選。港澳辦常務副主任張曉明日前在記者會上就有關問題發出權威信息,值得重視。筆者的基本看法有3點:一是泛民人士在新的選舉制度下肯定有空間;二是泛民人士肯定會繼續參選、也肯定會有些泛民人士當選;三是如果泛民人士真的不參選,肯定會有中間派人士取而代之。在此,筆者想特別做一點提示:雖然中央層面有不少關於修改選舉制度的講話,但最值得細細品味的還是全國政協副主席、港澳辦主任夏寶龍的那個長篇講話,這不僅是夏寶龍主政港澳辦後首次公開發表講話,更是對習近平主席「愛國者治港」論述最全面、最權威的解讀,是全面落實「愛國者治港」的綱領性文件。這篇講話對於我們理解和把握新選舉制度的構建和實施,以至泛民人士的參政空間,都會有重要的啟示。

不搞「清一色」有4層含義

筆者肯定泛民人士在新的選舉制度下有空間,最直接的依據就是夏寶龍關於「愛國者治港」絕不是要搞「清一色」的論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主要是針對泛民講的。張曉明日前在人大關於完善香港選舉制度決定有關情况的發布會上回答記者提問時,對夏寶龍的講話進一步延伸解讀。綜合夏寶龍的講話以及張曉明的解讀,可以看出以下4層含義:

一是表明中央的包容態度。夏寶龍說得很明白:香港社會多樣多元,一部分市民甚至對國家、對內地存在各種成見和偏見,中央是理解和包容的。

二是說明愛國者範圍廣泛,泛民中也有愛國者。夏寶龍肯定香港絕大多數市民素有愛國愛港的傳統,愛國者的範圍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也是廣泛的。張曉明講得更加直接,反中亂港分子與泛民不能簡單畫等號,泛民裏面也有愛國者。

三是肯定並相信泛民中的愛國者將參選並當選,參與香港治理。張曉明說得很白:把不愛國的人,特別是反中亂港分子,排除在香港特區的管治架構之外,不等於說把泛民全部排斥在管治架構之外,泛民中的愛國者將來仍然可以依法參選、依法當選。夏寶龍更是表示,中央堅信他們會繼續秉承愛國愛港立場,與反中亂港分子劃清界限,積極參與香港治理。

四是明確劃出底線。這就是夏寶龍所講,參與香港治理需「秉承愛國愛港立場,與反中亂港分子劃清界限」。

泛民肯定有參選通道和空間

張曉明在發布會上,特別說明了鄧小平與夏寶龍關於愛國者標準論述的內在一致性。

鄧小平當年關於愛國者標準的3句話,即「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今天仍然是判斷一個人愛不愛國的基本準則。

夏寶龍則是根據香港回歸之後「一國兩制」實踐的新情况、新問題、新挑戰,對愛國者標準做了更具現實針對性的一些闡述,也是3句話:愛國者必然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必然尊重和維護國家的根本制度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憲制秩序,必然全力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

實際上,夏寶龍所講的愛國者標準並非什麼高標準,而是一個最低標準,只要不危害國家安全、不損害國家根本制度、不攬炒香港,就不會被排斥在愛國者範圍之外。

雖說新選舉制度將設立資格審查制度,但從夏寶龍以及張曉明的講話看到,新選舉制度一定會有泛民人士參與香港治理的通道和空間,泛民人士只要能夠守住愛國者的基本底線,就一定可以依法參選、依法當選。正如張曉明所說,將來香港立法會的民意代表性會更加的廣泛,在立法會裏面仍然可以聽到不同的聲音,包括批評政府的聲音,這裏當然包括泛民議員的聲音。

泛民不參選,失支持者和議席,還有何本錢?

有人說,泛民可能不會參選。筆者認為,這個話有點說早了、說過了。對於泛民政黨或從政人士來說,如果不能夠參選獲取議席,他們存在的平台和價值在哪裏?如果沒有了議員的薪酬及酬金,泛民政黨財政開支就失去了基本來源,泛民人士的生計都是問題。除非泛民政黨從此在政壇消失,否則,就不可能不參選。

更為重要的是,泛民代表一定的民意,有不少的支持者,這是泛民存在的社會基礎。泛民人士只要能夠「入閘」參選,就可以得到一定數量的議席。這是泛民的實力所在,也是中央及特區政府重視泛民存在的主要原因。如果泛民放棄參選,失去支持者和議席,社會影響力從何而來?他們還有什麼「叫價」的本錢?還有誰理會他們?想清楚了這些問題,就不可能輕易得出「泛民不參選」的結論。

還要看到的是,香港選舉制度改革後,擴闊了中間派的參政空間,一些中間派人士正躍躍欲試,準備參選。新思維被視為中間派組織,其主席狄志遠表示,近期多了人向他招手,部分人積極考慮參選,目前新思維正重組,他自己亦不排除參選。

如果泛民人士真的不參選,中間派人士肯定會積極取而代之。泛民人士會否將自己多年苦心經營的地盤拱手相讓?答案是:肯定不會。這也是筆者認定泛民人士會繼續參選的一個重要原因。

作者是全國僑聯副主席、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理事長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