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從醫護染疫說起——探究員工防護裝備的迷思(文:余德新) (09:00)

不幸地見到愈來愈多的醫護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了。可惜,執筆之時,不管政府衛生署或醫院管理局,都沒明確承認感染新冠肺炎的員工是因工作接觸而染病,都在說染病員工在工作時已穿戴合適或全套防護裝備,理應已受保護,仍要調查其他感染源頭——儘管不少染病員工在病發前之潛伏期內有清晰在工作上接觸確診病人的歷史,甚至曾為確診病人做過高風險醫護程序,而又沒其他明確接觸史。

曾幾何時,地盤判頭及管工說,已給工人發了口罩、眼罩、耳塞,並有員工簽名證明,其職業健康安全已得保護,應不會因在工地接觸粉塵、異物、噪音而損害呼吸道、眼睛、聽力。

職業健康的預防原則三部曲

從事職業醫學或職業健康專業的人都知道,個人防護器具是整套預防等級梯階裏的最低層次,是保障員工免受職業危害損傷身體的最後一道防線。正確認識職業健康專業在預防職業危害所應用的整套預防策略,有助於有效應對不同工作性質及環境潛在的職業危害。職業健康的預防原則三部曲就是:

(1)從源頭消除職業危害;

(2)減少職業危害與員工之間的接觸;

(3)給員工提供保護。

這個預防策略是有等級優次的,即應該先考慮及應用(1),當職業危害源頭已消除而不再存在,就根本不再需要(2)和(3);只有當(1)不可行,或是在(1)還未完全發揮作用時,才考慮加上(2)及/或(3)。

從源頭消除職業危害

從源頭消除職業危害有3個主要手段:(A)根除/肅清、(B)替代、(C)完全密封及自動化。

根除及替代,在工業生產上,已有不少成功例子,如致癌的石棉被淘汰,並已有較安全替代品。

新冠病毒在醫護工作環境不可能被完全根除肅清,也不會有較安全替代品,雖然有些化驗室的操作可密封和自動化,但前線照顧病人的工作,有時沒法完全避免接觸,特別是在傳染病醫院或隔離病房工作;但對於那些在其他普通病房或低風險區工作的醫護人員,源頭可減到最低;現已在急診和門診普遍實施的分流管理,應該起到作用;但是受新冠病毒感染的人中,有不少是沒病徵或者病徵輕微,不會引起注意而作出適當分流,就是這些「隱性病患者」,可將病毒帶進普通病房,造成低風險區(一般亦只有較低防護措施)的職業危害。

這情况可以避免,只要為所有入院病人檢測病毒,就能大大降低源頭進入,減少醫護員工受感染的風險,附帶好處是能同時避免院內其他病人受到感染,一舉兩得。不少私家醫院早已實行了入院病人的篩查;現在香港新冠病毒的檢測能力/容量非常充裕,是時候思考消減源頭這個預防手段了。

減少職業危害與員工之間的接觸

誠然,檢測是有假陰性的,源頭是沒法完全杜絕的;因此,需要同時進行(2)減少職業危害與員工之間的接觸,並配合(3)給員工提供保護。(2)包括不同的工程及行政手段,主要有(a)局部排氣通風、(b)一般通風、(c)分隔、(d)抑制、(e)崗位輪換等。

2003年沙士爆發後,香港大學及香港科技大學的工程師及職業衛生師,就應用(a)加(c)的原理設計了不少工具和設施,有效地將員工暴露於潛在源頭的風險及「劑量」減到最低;病房的一般通風也有所改善,包括提升每小時的換氣量,及更合理地佈置進風口與排風口,限制可能受病毒污染的空氣不必要地擴散;高效顆粒空氣過濾器也常用於各類通風系統,以消除循環再用的空氣或排出醫院外的空氣中的病毒。

在建築工地防治粉塵,也需利用局部排氣通風,可配合各種工具使用,在有毒有害粉塵產生的源頭,盡快抽走粉塵,免得工作環境受粉塵污染,損害工人健康。有高毒性粉塵(如石棉)產生時,更需用密封分隔的措施,以免污染工地其他範圍,危害其他工人;醫院內的隔離病房也是同一原理。工地更常用抑制的手段去控制粉塵,如灑水、濕式作業。

崗位輪換是一個行政手段,減少個別員工每天或每一段時期內接觸有害因素的時間,適用於累積接觸而引致身體損害的職業危害,如粉塵引致的塵肺病、鉛中毒、噪音引致的失聰等;希望透過減少每天或每一段時期內暴露於職業危害的時間,降低累積暴露的劑量,減低身體受損的機率。這手段一般不適用於短時間接觸就可以引致身體受損的職業危害,如意外創傷、急性中毒等,也不適用於照顧高傳染性病患病人的醫護工作安排,因為如果採用崗位輪換,就代表在同一個標準工作時段內,有更多員工會需要接觸職業危害,增加當中有人受感染的風險。當然,同一組員工如果過長時間從事高危的崗位,也可能出現疲勞,警覺下降,增加受感染的風險,所以要作出相應的平衡安排。

給員工提供保護

當(1)從源頭消除危害及(2)減少接觸都未到位或沒能完全消除職業危害損害健康的風險,就要加上(3)給員工提供保護;手段包括(i)個人衛生、(ii)個人防護設備、(iii)就職前和定期體檢。勤洗手、避免在有化學或生物危害的工作間飲食、離開工作間更換衣服,都屬個人衛生。就職前體檢,有助職業醫學醫生找出從事高危行業的禁忌症,並作出合適忠告;定期體檢可及早發現員工身體有否受到職業危害的影響,並作出合適應對,包括移離崗位。

個人防護是最後一道防線,但不能依賴作百分百保護,而且個人防護設備不光是購買、分發、佩戴就完事,很多人未必完全了解箇中奧秘。使用個人防護設備需要有完善配套計劃,包括挑選、購買、測試、儲存、分發、培訓、監督、回饋等,特別是高保護要求的設備。穿戴了整套防護裝備,不代表不會受職業危害影響,就算是戴上N95口罩,也不能保證不會吸入工作環境的污染物,如粉塵、病毒,須知道N95口罩,即使在最理想的佩戴情况下,也只能阻隔95%微粒,要是工作環境空氣中帶病毒的氣溶膠含量高,如進行霧化醫療過程時,透過N95口罩吸入的病毒量也不容忽視。

「穿戴全套防護就不會感染」是錯誤想法

認為穿戴了全套防護裝備就不會在工作中受感染,是非常錯誤的想法。防護裝備,如合適及妥當使用,固然可降低受感染的風險,但不能因此排除可在工作過程中受到感染。預防傳染病有多一個保護員工手段,就是疫苗,但要明白,疫苗也不是百分百有效,因此其他預防的工作仍不能鬆懈。值得一提近期的一個觀察,很多建築工地工作的工人,像其他路人一樣都戴上典型的外科口罩,「加入抗疫行列」,但卻拋棄了原來分配的N95口罩。

沒錯,N95口罩是粉塵量大的工作環境最低要求的呼吸保護裝備!其實N95口罩的保護效用要比外科口罩高很多;不曉得是因為管理層的誤解,或是工人感覺佩戴外科口罩比較舒服,出現了這個呼吸防護器錯配的現象。正確使用N95口罩令人呼吸不暢順,是不爭之事實,在炎熱日子要求大勞動量工作工人長時間佩戴N95口罩是注定失敗的防護手段!從事職業健康安全的專業人士,是不是應該再想想:如何更好地保護經常需要在粉塵量大環境長時間勞動的建築工人呢?讓我們回歸基本,重新思考職業健康的預防策略原則!

作者是職業及環境醫學專科醫生、香港職業及環境健康學院名譽院長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