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愛國者治港:另一種政治攬炒(文:葉健民) (09:00)

港澳辦主任夏寶龍關於愛國者治港的長篇大論,內容大概是預計之中,但也有令人意外之處。

首先,夏寶龍「老調重彈」,指香港今天陷入如此險局,完全是錯在港人。言下之意,中央完全是被迫出手撥亂反正,因為港人長期無視中央關於紅線、底線不可僭越的善意提點,也一直錯誤理解一國兩制的正確方針。所以,實情並不是中央違背一國兩制承諾收緊特區自治權限,一切皆因港人不識好歹咎由自取。其次,夏寶龍再次提醒港人要分清莊閒,絕對不能對國家權威有半點不敬質疑,更加要明白特首權力來自中央授命,是執行落實北京對港政策的代表,挑戰特首便等同於否定中央,朝野各界對特區政府只能全面配合,否則後果自負。第三,整個發言再次說明中央全面直接介入特區管治的決心。夏寶龍把說話說得明白,就是為了保證特區的「長治久安」,北京必須主導完善有關選舉制度的過程,以確保愛國者治港的原則得以充分落實。中央這種架空特區政府赤膊上陣的介入手法,在去年《港區國安法》的立法過程之中已見端倪,並不太令人意外。

打擊面如斯廣泛 教人心寒

但即使我們明白香港的狀况早已迅速下滑,中央也堅決以泰山壓頂的姿態去剷除異見,夏寶龍講話的當中幾個信息,也依然令港人心碎,叫人難以釋懷。

北京要整治香港的反對力量是意料中事,但打擊面如斯廣泛,依然教人心寒。北京要確保異見人士無法晉身各級議會甚至加入政府,絕不教人意外,但夏寶龍卻表明這些關卡必須擴展至特區政權架構「身處重要崗位、掌握重要權力、肩負重要管治責任的人士」。這3個「重要」,便意味打擊面將會遠超大家原先預期,而所謂「政權架構」意思就是指涵蓋範圍將不限於政府。夏寶龍已明言必須確保司法機構和法定組織由愛國者掌管,但對社會有重要影響的、獨立於政府的金融監管單位,政府控股的公共服務事業,以至全數由公帑支持的各間大學的負責人,可以置身事外,不受以愛國標準為名的政治審查嗎?我十分懷疑。誰才算負有「重要管治任務」?誰要先過政治關才可上任?界線在哪裏?恐怕就是領導說了算,任何在京官眼中足以構成些微威脅的也應難以倖免。

愛國必須愛黨 六四維園晚會已成絕響

愛國必須愛中國共產黨的說法,首次說得清清楚楚,也意味着港人過去一直珍而重之的六四維園晚會已成絕響。愛國是其次,親共是前提,哪怕支聯會那一群「大中華膠」活化石如何認中關祖,它以「結束一黨專政,追究屠城責任」為己任的立場,被打為非法組織只是時間問題,絕無懸念。港人悼念六四的自由,回歸以來一直為國際社會視為香港人權狀况和特區自治程度的指標,雖然近年活動不斷受新一代質疑譏諷,但一年一會數以萬計的市民扶老攜幼到維園點起一點燭光、為濁世帶來一剎光明的傳統,世代相傳,是過去30多年來香港公民社會的重要標記。這一點光沒有了,我們僅有的自由也所剩無幾。

普選夢到此為止 封殺異見削弱議會

香港人40多年來的普選夢,也到此為止。香港的民主運動始於1980年代,港英政府提出要發展代議政制,燃起了公眾對自由選舉的渴求,而《中英聯合聲明》以至《基本法》肯定了公權由普選產生的方向,也是中央對香港人以至國際社會的莊嚴承諾。但過去數年,特區政府卻處處為參選資格設立篩選關卡,而人大釋法更為褫奪民選議員資格立下先河。夏寶龍的發言,開宗明義說明選舉制度必須改革,但絕不能照搬或套用外國制度,潛台詞當然就是說要符合國家安全計算,是否合乎平等公義的原則並不重要,港人的合理期望更是無關宏旨。但講話更重要的一點,是制度改革必須落實行政主導體制。可以預期,這種改革不單在於徹底封殺異見人士晉身議會的機會,更會對立法會的權力進一步閹割和削弱,務求令誰人也無法利用議會去拖政府的後腿。香港人多年來企盼透過手上一票去制約公權爭取公義這一場夢,大概已到了夢醒時分。到了今天,大家只能要學習由建制派保皇黨壟斷的議會的常用關鍵詞。在那裏,對政府還可以說的,大概只有感謝、支持、理解和肯定。

「要紅不要專」必然迅速蔓延社會各領域

總有人會說,我不關心政治,從來無意參政,也並非身居要職,「愛國者治港」以政治忠誠度去決定個人政治權利的邏輯,對自己無甚影響。這個說法,忽略了夏寶龍的政治論述,實質上已經徹底顛覆了香港社會過去賴以成功的根本:社會流動取決於能力,用人唯才、能者居之是決定誰人可上位的決定因素。但愛國者論就是一切以政治行先,決策者管理層是否有真才實學不是重點,「鬥紅」才是生存之道。這不止關乎公共權力的分配,因為當社會頂層以此作為主旋律,很快便會上行下效,這股歪風必然會迅速蔓延到各個社會領域。但愛國不愛國卻是難以說得清楚,什麼是「國家發展利益」?怎樣才算「保持特區繁榮穩定」?善意進言和惡意攻擊又如何區分?凡此種種,如何定奪,實際虛無縹緲,全無準則。在這種生態下,在愛國問題上花言巧語裝模作樣才是王道,誇誇其談政治獻媚變成向上爬的潛規則。這種要紅不要專、政治姿勢重於才幹能力的社會規律,是對香港社會一直信奉的、恪守專業唯才是用的精神的全面否定。

生存辦法就是揣摩上意 徹頭徹尾法治淪亡

從更深一層意義來看,讓這種不着邊際的務虛講話去主宰香港未來,等同接受以政治語言替代法律、用長官意志取代規章條文。但聖意難測難以捉摸,在這種全無規律唯權唯上的情况下,我們根本無法預期計劃自己的未來和仕途部署。大部分人的生存辦法就是全心全意去揣摩上意,有野心更上一層樓的人更會不顧一切,按自己對中央政策的理解,去層層加碼寧左勿右,結果所有既定程序制度法律原則便變得不再重要,這就是徹頭徹尾的法治淪亡。這又豈止關乎一小撮人的事,又怎能認為事不關己?強權在前,我們也許無力反抗,但道理是非還是要分得清楚。

刻意顛覆國家者不容於政權看來大條道理,立法去保障國家安全也似是順理成章,但把政治考慮視為主宰整個社會發展方向的唯一因素,讓忠誠程度成為凌駕性的用人原則,就無疑是把香港任由政治投機主義者盡情蹂躪。今日香港,那些曾深受港英政府寵愛、曾向英王宣誓效忠、家人早已擁有外國護照,或以協助他人入籍他邦以圖利的人,反而被視為愛國者,這又是何其諷刺?為了排除異見,任由香港百年基業由這些無德無能者予取予攜,甘心讓這個國際城市凋萎枯乾,就正如西諺所言,是「把嬰兒和水一併倒去」。為求達到政治目的,不惜玉石俱焚,這又何嘗不是一種政治攬炒?

作者是政治學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