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拜登「示強」留一手 習強調深入溝通——美中現任領袖首次通話的看點(文:黎蝸藤) (09:00)

經過長時間外交中斷,美中關係終在農曆新年前夕獲得突破。美國時間2月5日晚上(下同),國務卿布林肯與中共中央外事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率先通電話。2月10日晚上,即中國農曆除夕白天,美國總統拜登再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通電話。這兩輪電話宣告美中恢復了停頓半年多的高層接觸。美中關係迎來新局面。

美中關係突破 恢復高層接觸

習近平是最後一個和美國新總統拜登通話的重要國家領導人。拜登為營造與習近平通話放在「最後」的印象,在2月8日先和印度總理莫迪通話,新聞稿中強調美國支持「印太四角關係」。雙方通話的時間擺在中國農曆新年前,讓拜登可以向中國人民拜年,算是一個合適的節點,也表達了拜登的善意。

拜習通電話兩小時,把翻譯時間扣除折半後的實質通話時間也有1小時。美國的新聞稿不但很短,還基本只提拜登立場;中國新聞稿雖稍長,篇幅也有限,基本只提中國立場。在美中關係中,類似新聞稿都是逐字推敲,從用字、排序到組合都非常講究(特朗普時代除外)。對它們進行文本推敲方能洞察深意。

中國主動要求通話 不介意「處下風」

中國新聞稿終於不用「應約」字頭(美國新聞稿從來不講究「誰約誰」),證明是中國主動要求打電話。在中國語境中,有求於人意味着「氣勢」被壓一頭。作為對比,布林肯和楊潔篪通電的中國新聞稿依然用中方「應約」字眼,儘管楊潔篪此前已多次先表達希望通話的意願。這證明中國確實重視「誰求誰」的問題。這更說明這次電話中國不介意表現得處下風。

中國新聞稿的話語與去年8月以楊潔篪名義發表的〈尊重歷史 面向未來〉基本一致。習近平首先為中美關係定調「合作是雙方唯一正確選擇」,繼而承認中美關係處於「重要關口」(意味着有困難),但強調兩國應「共同努力、相向而行,秉持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精神,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推動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習近平引用拜登自己以前的話「美國最大的特點是可能性」是一個亮點。接着,習近平討論如何處理中美「在一些問題上會有不同看法」,提議外交部門可以深入溝通,經濟、金融、執法、軍隊等部門可以多開展一些接觸,中美雙方要建立對話機制,準確了解彼此的政策意圖,避免誤解誤判;台灣、香港、新疆都是中國的內政等。談完雙邊關係後,習近平還強調,中美應維護亞太地區和平穩定,為世界和平與發展做貢獻。

拜登重視南海利益 中國「暗中讓步」

這次通話的主要看點是美國新聞稿。此前拜登強調戰略忍耐,除簡要地形容美中有極為激烈的競爭外,尚未系統論述美中關係。美國新聞稿展示了與中國新聞稿完全不同的勢態。若說,中國新聞稿中的主線是強調合作,是相對柔軟;美國新聞稿顯示的基調是強硬。美國新聞稿除了表達善意的客套話,拜登順次表達了幾點。

首先,美國優先事項有二:第一,保護美國人民的「安全、繁榮、健康和生活方式」;第二,保持「自由和開放」的印太地區。這裏把印太地區和美國人民並列起來,充分說明以自由航行為核心訴求的海洋利益在拜登心中的重要性。這裏的海洋利益,重點當然包括南海的自由航行。

與此相對應,中國前幾年一直強調「領土一點不能少」、「南海是中國的核心利益」,但中國新聞稿只強調「台灣、涉港、涉疆等問題是中國內政,事關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美方應該尊重中國的核心利益」,南海(和其他海域)一概不提。這種顯著的缺位折射出中國的讓步姿態。

台灣問題在美國新聞稿的「技術性調整」

其次,強調美國對4個事項的關注:(1)北京的脅迫和不公正的經濟行為;(2)對香港的鎮壓;(3)新疆的人權;(4)在區域內不斷增長的「進取行為」(assertive actions),「包括對台灣」。這種表述是對中國的一種讓步。在美國思維中,香港、新疆、西藏等問題屬於中國的人權問題,而台灣不和這幾者並排,而是區域問題。在布林肯和楊潔篪通電話的新聞稿中,台灣問題就單列出來。在中國看來,美國若不把台灣和其他幾個地區並列就意味着背離了中國的「一個中國原則」。美國新聞稿中為此作了技術性的調整:一方面把台灣與其他幾個中國地區並列,一方面又強調台灣是「區域性」的事,通過這種模糊空間對中國作出讓步。配合中國新聞稿,習近平說「台灣、香港、新疆都是中國的內政」,就可以體會出拜登這種讓步對中國而言是必不可少的。

拜登不提經濟合作 習不強調氣候變化

第三,拜登在強調美國優先事項和關注問題之後,才提及雙方可交流合作的方面。這包括應對疫情、氣候變化、武器擴散。在中國新聞稿件中,雙方合作的清單很古怪地分為兩段:一段是第4段,「習近平強調」,合作方面是抗擊疫情、世界經濟復蘇、地區和平穩定;另一段是第7段「拜登表示」,「可以在氣候變化等廣泛領域開展合作」。如果認為「地區和平穩定」大致勉強對應「防止武器擴散」,不難得出結論:拜登(暫)不認為經濟復蘇是合作項目,習近平沒有強調氣候變化應合作。

拜登故意不提經濟合作,最主要原因是對特朗普時代的美中貿易戰舉棋不定。筆者曾討論,通稱為「貿易戰」實際包括3個方面:貿易和關稅、投資、科技競爭,它們在美國國內都有很大維持特朗普時期政策的推力。光以貿易而論,2020年初,美中簽訂第一階段貿易戰協議,中國承諾在兩年內在2017年基礎上增購2000億美元的美國貨物。然而過了一年,中國實際購買的貨物與承諾相距甚遠。中國如此「不守承諾」,拜登也缺少讓步空間。至於習近平不強調氣候變化,則和中國最近提出的氣候承諾偏於保守,頗受歐美負評有關。

分歧仍大 但同意保持密切聯繫

第四,拜登「保證」只有在能推進美國人民和同盟利益的前提下,才會追求「可行的、以結果為目標的合作政策」。在特朗普政府最後6個月,蓬佩奧多次表明合作政策已完全失敗。拜登則表明會回到合作政策的軌道上。這無疑是給中國釋出極大善意。至於拜登所「保證」的前提則主要面對美國國內和盟友,表示自己不會無條件地重返從老布殊到奧巴馬時代的政策。

從以上排列順序可知,拜登希望給中國一個強硬的印象,惟願靈活地和中國合作。中國新聞稿中「拜登表示」可進一步補充美國新聞稿沒有說出來的話。拜登同樣表示「兩國應該避免衝突」,「美方願同中方本着相互尊重的精神,開展坦誠和建設性對話,增進相互理解,避免誤解誤判」。值得注意的是,表面上這和「習近平強調」的事項很類似,但「拜登表示」中的「坦誠」和「理解」的詞未出現在「習近平強調」裏,大致可對應的詞分別是「深入溝通」和「了解」。其細微差別,讀者可自行體會。

無論如何,美中雙方分歧依然很大,但如中國新聞稿指出,雙方都同意保持密切聯繫,已向世界釋放積極信息。

作者是旅美歷史學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