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愛國者治港的論述盲點(文:劉進圖) (09:00)

全國政協副主席、國務院港澳事務辦公室主任夏寶龍,昨日在北京一個以落實愛國者治港為題的研討會上演講,指香港特區政權架構中,身處重要崗位、掌握重要權力、肩負重要管治責任的人士,必須是堅定的愛國者;為此要完善有關制度體系,拿出管用的辦法,確保特區行政、立法、司法機構的組成人員,以及重要法定機構的負責人等,都由真正的愛國者擔任。

對於香港特區肩負重要管治責任的人士來說,夏寶龍提出,應達到4點要求:一是全面準確貫徹「一國兩制」方針,把握正確方向,堅守原則底線;二是堅持原則、敢於擔當,與挑戰及破壞「一國兩制」的行徑堅決鬥爭;三是胸懷「國之大者」,把國家所需與香港所長結合起來;四是精誠團結,在共同旗幟下緊密團結起來。他又表示,強調「愛國者治港」,絕不是要搞「清一色」。

「堅定真正愛國」可按政治需要劃線

《明報》昨天刊出的「聞風筆動」專欄,引述建制派消息分析,早前已傳出改革特首選委會、立法會選舉組成,區議會相關席位會有改動,近日聽聞就連立法會選區劃分和投票方式,也有可能修改。夏寶龍的演說內容,與這分析大致脗合,大方向是加快人事更替,將一切權力掌握在中央信任的人手上。

「愛國者治港」的概念並不新鮮,當年鄧小平提出這概念,定義很寬鬆,只要誠心誠意擁護中國對香港恢復行使主權,不損害香港繁榮穩定便可以了,相信資本主義、封建主義,甚至奴隸主義,都是愛國者;治港的港人中,左派盡量少些,最好多選中間的人。夏寶龍借用了這概念,但把左派佔少數刪去,把重點放到「誠心誠意」上加以引伸,要求治港者是「堅定的」、「真正的」愛國者,這樣一來,誰才夠堅定,誰才是真正愛國,便可按中央不同時期的政治需要,作不同的劃線。但這樣變換概念,很自然會產生問題。

許多外籍人士肩負重要管治責任

舉例來說,港交所新近委任了阿根廷籍的歐冠昇當行政總裁,有前董事放風說不適宜,恐怕影響國家金融安全,資深董事陳子政要站出來替任命辯解,指外籍總裁有利吸引世界資金(詳見明報昨日經濟版)。港交所行政總裁毫無疑問是重要法定機構的負責人,按照夏寶龍的歸類,歐冠昇算是堅定的、真正的愛國者嗎?他應該愛的國家,難道不是阿根廷嗎?

歐冠昇這例子,突顯了「愛國者治港」論述的盲點,就是忽略了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國際商業都會,在這裏肩負重要管治責任的人,包括許多外籍人士,尤其在司法機構,外籍法官數目不少,而且對香港法治與國際接軌,獲全球投資者信任,有重要的貢獻,假如因為推動愛國者治港把他們逼走,或者逼他們作各種政治表態,就要犧牲香港的獨特優勢。

佔大多數的淺藍淺黃會被接納嗎?

同樣道理,回歸20多年來的治港者行列中,從來都包括政治上較中立的公務員和專業人士,也包括爭取民主自由但支持香港回歸的泛民主派人士,這些人的參與,對落實一國兩制、港人治港,起了巨大貢獻。今天,按照夏寶龍的歸類,他們算不算堅定的、真正的愛國者?可不可以出任主要官員,或者參選立法會?所謂不搞「清一色」,到底容許多少不同的顏色?除了少數深藍的、赤紅的人,佔香港大多數的淺藍、淺黃的人,會被接納成為治港者嗎?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