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如何認真推動高中職專教育?澳洲的啟示(文:趙永佳、許漢榮) (09:00)

澳洲維多利亞省教育及訓練部剛於2020年11月發表了一份名為Review into Vocational and Applied Learning Pathways in Senior Secondary Schooling的報告書(註),檢視了當地有關高中職業及應用教育(vocational and applied learning)的發展路向。該報告除了列出現時該地高中職業及應用教育發展的問題及建議外,更細緻地分析了24個不同的個案、提出38項建議,相當全面地描畫出當地如何看待職業及應用教育在中學教育的定位。報告發表後維多利亞省政府亦宣布接受建議,計劃在2025年推行新學制。

職業及應用教育 與普通教育資歷相同

報告指出當地的職業及應用教育改革,是為了讓所有維多利亞省的學生成為主動而理性的公民、成功的學習者及具自信和創意思維的個體,使他們能夠為自己的升學及培訓作出決定,最終達至能夠發展個人事業。因此報告強調高中教育需要提供高質素的路徑,讓最多學生可以在高中畢業後找到繼續進修及培訓的方向。報告也提出,高中教育的重要性在於這是全社會的年輕人能夠接受普及教育的最後階段,也是為他們未來發展作好裝備的關鍵時刻。

因此報告提出,不論學生選擇的是職業及應用教育,抑或是普通教育,他們所獲得的資歷都是相同。現時維多利亞省高中教育分為一般和職業導向課程,後者約有20%學生修讀。報告認為將高中課程刻意二分,即使本意良好,也難以改變學術類課程及職業類課程給人已過時的刻板印象,所以報告建議職業及應用教育應該融合在普通課程當中。換言之,當地的高中教育會讓學生按照自己的興趣、性向、能力來選擇高中的學習,而不論是選擇職業及應用教育或者是學術課程,他們同樣都會得到單一的維多利亞省教育證書(Victorian Certificate of Education),而且在報讀大學時有同等地位。

反觀香港,現時的一般高中課程,卻是在另一極端,基本上中學文憑考試以學術科目為主導,香港年輕人在整個中學歷程裏,可以接觸職專教育的機會不多。初中課程固然是以一般文法科目為主導,即使到了高中,他們可以選擇的,也只有被歸類為文憑試乙類科目的「應用學習」,但其地位與甲類科目並不一樣,而且修讀人數只在10%以下。

所有公立學校都應提供職業教育路徑

香港政府早前發表的「推廣職業專才教育專責小組檢討報告」(「職專報告」)曾提出要在中學「推廣」職專教育,但正如我們之前在本欄的文章指出,專責小組只是着眼於「推廣」,即使有提及過「應用學習」,可是並未有就「應用學習」在高中課程所扮演的角色作出建議,即使後來「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的報告都有提及「應用學習」,但是仍未有在整體課程層面提出「職專教育」在中學課程的定位,只是提出要在初中開辦「應用學習導引課程」,我們認為這是遠遠不足以讓「職專教育」成為中學課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這方面,維多利亞省的報告書則建議所有的公立學校都應該為學生提供職業教育的路徑,確保學生可以獲得高質素的職業及應用教育課程。正如我們一再建議,應在現時香港的中學課程裏加入與職專教育或應用教育相關的「學習領域」(Key Learning Area, KLA),重整現時部分科目及編寫新科目,以供學校能夠因應學生的特質開設科目,將職專教育或應用教育與其他一般學術科目看齊。當學生有了相關的學習經歷,將有助他們思考未來路向,從而作出選擇。

澳洲維多利亞省的報告書也正好提醒我們一個整全課程制度,及一個單一綜合資歷(integrated certificate)的重要性,這方面也值得我們深思。事實上,維多利亞省的報告書對於香港「應用學習」有成績等級的安排是予以肯定的。可是,香港的「應用學習」在制度上仍然未如澳洲般,能跟一般科目的資歷看齊,而香港的大學收生,對「應用學習」的認可依然非常不足。

政府在規劃、資源要有更大承擔

除了提及學生的學習、學校提供課程外,維多利亞省的報告書的建議多處提及政府的角色。報告書指出,要令高中職業及應用教育的倡議成功落實,除了學校及課程提供者的角色,政府在規劃、資源的方面都需要有更大的承擔。報告書特別提出,政府有責任提供足夠的資源發展課程,並且要確保學習資源、開支不會成為學生學習的障礙。

教育的資源如何分配,一直都是負責任政府應該好好思考的問題。現時投放在中學職專教育相關的資源不多,加上沒有適當的課程政策配合,中學職專教育的發展都只是停留在「推廣」層面,其實只等於宣傳,未有具體着墨於怎樣進一步思考提供優質的中學職專或應用課程。

「職專報告」雖曾提及加強支援學校發展獲資歷架構認可的「校本職業訓練課程」,但報告只是提出「透過在認證過程中提供分享會、諮詢及協調服務」,卻未有提及如何在資源上支持學校發展此類課程。我們建議政府要從學校實際的運作情况出發,在人手、課程規劃、行政等全面資助有意發展職專教育路徑的學校,讓它們可以獲得充裕的額外資源,按校情設計職專教育課程,或者協同其他學校合辦課程,以擴闊學生的課程選擇,做到真正的多元。

思考設立新的教師註冊類別

維多利亞省的報告書也提及,要發展職業及應用教育,師資也是重要的考慮,故此建議政府應提供資源,發展專業學習社群(professional learning communities)及增加相關範疇的教師供應,包括思考設立新的教師註冊類別,以確立職業及應用教育相關的教師專業地位。學校如打算發展職專或應用教育,就必須聘用擁有其他專業界別經驗的教師,但這些教師又未必持有師訓資歷,這就有機會窒礙了職專或應用科目的發展。維多利亞省的報告具體指出,思考開設新的教師註冊類別可以為一些已受師訓、並來自其他專業界別的教師,可以有機會與學校配對起來,發展不同類型的職業及應用教育課程。恰如我們早前倡議,政府既然鼓勵學校發展職專教育,更開宗明義鼓勵學校發展校本職業訓練課程,那政府便應該同時在師資培訓上增加資源,以及為學校提供編制人手,以專項形式讓學校聘用教師發展課程。

蒐集教育數據 追蹤學生各學習階段情况

最後,維多利亞省的報告書有一項重要的建議也值得我們注意。該報告認為,政府當局應該投放資源蒐集與職業及應用教育相關的教育數據,追蹤學生在不同學習階段的情况,包括記錄學生未有完成課程的原因、學生完成課程後的去向等資料,以供日後制訂政策及學者研究之用。現時,香港在這方面的數據蒐集並不理想,也影響到政策制訂往往未能完全「落地」,錯失了革新的時機。

同樣地是與職業及應用教育有關,澳洲這份報告書花了完整的篇幅來檢視中學階段如何推行職業及應用教育,並且得到當局確認並落實改革。反觀香港不論是「職專報告」還是「學校課程檢討專責小組」的報告,當中與現時中學職業及應用教育相關的部分,只佔部分篇幅,與政府一直強調重視職專教育的說法並不同調。當然,兩地的情况不一,固然不能一概而論,但是次維多利亞省的報告,對香港教育界,以至社會各界深思我們中學的教育,包括中學的職專教育如何走,還是很有參考價值。

註:報告全文可參考bit.ly/2NgKaUp

作者趙永佳是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社會學講座教授,許漢榮是香港教育大學教育政策與領導學系講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