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保企業 輕失業 厚此薄彼 不患寡 患不均 民怨難息(文:鄧家彪) (09:00)

為何勞工界堅持需要設立失業援助?因為失業問題猶如海嘯,來勢洶洶,當前就業困難非個人可扭轉,香港正陷入結構性失業,市民期望政府雪中送炭。

工聯會為何提出最長6個月、每月最多9000元的臨時失業援助金?除了要達至僱員收入中位數一半的基礎水平外,更重要的是,政府對企業和僱主通派的保就業計劃,也是資助每名僱員最多9000元,分兩期共6個月,過去,工聯會已曾揭批政府,偏幫企業、輕視失業,厚此薄彼,堅持爭取臨時失業援助金更是要為打工仔女討回公道。

政府在2020年4月推出過千億的第二輪抗疫基金,當時社會焦點集中在「保就業計劃」,期望給予面對減薪或放無薪假的僱員得到一些實際的補助。結果是政府放任企業獲取巨額資助後卻了無監管,利好企業把補貼化作股息,平白錦上添花,肥了老闆;但艱難的企業,僱主也不一定會雪中送炭,把資助金好好用來公平保障員工,隨時出現資金挪用、肥上瘦下的問題。

僱員詰問:保就業啲錢去咗邊?

還記得張建宗司長和羅致光局長公開呼籲工會、公眾和傳媒「全民監察」獲批保就業的僱主。筆者親身協助某一業務涉及健康美容服務的上市公司集團員工,「追查」僱主保就業的情况,在此詳盡分享。

在2020年8月上旬,筆者接獲該集團為數不少的員工反映,美容院由於第三波疫情停業,自7月中開始手停口停,收入大減,員工們素來刻苦耐勞,忍得捱得,但她們亦忍無可忍提出一個深刻且尖銳的問題:「4月份疫情第二波停業,手停口停放無薪假,我哋明白。但點解第三波停業,公司仍然要放無薪假?保就業啲錢去咗邊?」翻查保就業資料,該集團在第一期獲得逾2300萬元資助,平均每名員工每月8400元,實情卻是大半個月停業,工資僅獲3000至4000元,「保就業啲錢去咗邊」?

員工其後詢問公司,公司回覆:「保就業係畀公司,而唔係畀員工」,員工聽罷敢怒不敢言,試問一介員工誰敢輕易與上市公司「拗手瓜」呢?工會一再追問,但該公司當然拒絕交代;記者出面查詢,該公司亦斷然否認,並指投訴屬造謠,隨時會提告誹謗。筆者在去年8月20日正式向張建宗司長轉達員工的關注,結果保就業秘書處在時隔5個月後,即今年1月21日才回覆,指查核了涉事公司去年6、7月的紀錄,發現該僱主「的確有錯」,並指「有關僱主未有完全遵守本計劃的守則及條款」,要求有關僱主「退還未用於支薪的補貼」,及需向政府繳付罰款。惟調查回覆內容含糊不清,涉事僱主究竟如何違規?少付多少工資?肥上瘦下情况又如何?罰款涉及多少?會否對員工作出補償?上述問題一概不知!最離譜的是,該涉事公司竟然在第二期保就業中如常獲批2300萬!面對政府拖拉含糊的調查,員工連尊嚴也贏不回來。

失業援助金應迅速設立

保企業、輕失業,厚此薄彼,不論賺蝕的企業都獲政府中門大開、鬆手輸血;但各行各業的失業僱員卻只可指望嚴苛的綜援制度,資助不公,天怒人怨。政府在第二輪抗疫基金申請撥款時,預算2020年失業綜援個案會攀升至4萬宗,結果2020年12月仍不足2萬宗個案,大幅落後預期,但失業率卻節節攀升,超出估算。筆者推算去年12月的單月失業率更高逾7%。

為何失業嚴重,綜援卻未見多人申請?引用香港社會服務聯會的觀察:「現時不少有需要人士被排拒於綜援制度之外,除了因為制度只針對最基層的家庭外,亦與制度的負面標籤、過於複雜、資訊透明度有關」。

羅致光局長經常推搪建立失業援助金或失業保險,指其耗費時間長、成本高。勞工界提出「救人如救火」,失業援助金應迅速設立,充分利用現有部門如社會福利署、勞工處和職津辦落實執行;又建議政府投放150億失業援助基金,失業率下降至4%以下,臨時失業援助金便告取消,轉而逐步建設一套恒穩的失業援助制度。為何劃線取消在4%以下?因為當結構性失業不復存在,憑香港打工仔女的拚搏精神,定必能夠渡過失業難關。

作者是勞工顧問委員會勞方代表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