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近年新移民已非吳下阿蒙(文:周永新) (09:00)

勞工及福利局長羅致光上月在網誌透露,剛剛過去的庚子年雖是雙春兼閏月,是中國傳統上結婚的好年頭,但2020年註冊結婚的數目卻大幅下降(網誌用2020年首11個月數據),同期香港的死亡人數也首次超越嬰孩出生的數目。

2020年人口數字不能以常理分析

實際情况是怎麼?根據入境處最新公布的數字:2020年香港登記出生的數字是41,958,較2019年的53,173下降約21%;2020年登記死亡的數字是50,653,較2019年的48,706上升約4%;2020年登記結婚的數字是28,161宗,較2019年的44,522宗大幅下降36.7%。

2019年,香港發生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社會運動,2020年初出現的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至今整整一年仍未停止,所以2019年和2020年的人口相關數字,都不能以常理分析。例如,2020年登記結婚的數字不到3萬宗,明顯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試想婚禮不能多於20人出席,本想趁着雙春兼閏月結婚的,相信部分會打消念頭,到限聚令完全取消才註冊結婚。

至於死亡數字穩步上升,可說意料中事,因為香港人口老化,死亡數字自然增加,但香港平均壽數不斷延長,單以老人數目而言,死亡率實際上有所下降。生育方面,2020年出生嬰孩的數字較2019年減少超過兩成,減幅令人憂慮,若然情况持續,香港可能成為全球生育率最低的地區,也會嚴重削弱香港整體競爭力。不過,2020年偏低的生育數字,應不是常態:有意見認為2019年的社會運動令港人不想生孩子,免得他們在動盪的社會中長大;筆者卻認為,生育數字偏低,主要原因是在內地結婚的港人,他們懷孕的妻子因着疫情未能在港分娩,在港出生嬰孩的數目因而減少,一旦疫情過去,香港登記出生嬰孩的數字,應可回復至每年5萬個。

「移民潮」真的出現 生育率會進一步下降

綜合以上數字,香港未來人口發展的趨勢可總結如下:

(1)香港的生育率會持續在低水平,每年出生的嬰孩約5萬個。回歸以後,政府曾想過訂立政策鼓勵生育,例如增加託兒設施,後來發覺其他國家和地區鼓勵生育措施都沒有成效,結果不了了之。其實,以香港近年新建居住單位的面積這樣細小,年輕夫婦結婚後怎會有意欲生孩子?近日城中熱話是不少市民想着移民,這股「移民潮」真的出現,相信香港的生育率會進一步下降。

(2)以上講過,香港死亡的人數雖增加,但相對老年人口上升的幅度,老人死亡率實際上是下降,所以香港的長者數目只會增加、不會減少。現在政府最應關心的,是如何讓長者安享晚年,並不是死亡人數超過出生嬰孩的數目。今天政府採用的「居家安老」政策,實質效果未如人意,最近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揭露萬計獨居長者生活艱難,不少與家人缺乏聯繫,情緒大受打擊。總言之,政府不要以為死亡人數增加便可推卸責任,還是要好好正視人口老化的老問題。

(3)香港註冊結婚的數字若然持續大上大落,必然影響家庭制度的穩定性。2020年登記註冊結婚的數字只有2.8萬宗,但這是十分特殊的情况,沒有人會想到新冠肺炎疫情會拖延這樣久。另外,值得關注的是:回歸前,港人與內地配偶結婚,多在內地登記,那時香港註冊婚姻的數字,並不能完全反映港人的婚姻狀况;「自由行」後,內地居民可以到香港短暫停留,準備與港人結婚的內地居民,多趁訪港機會與香港居民註冊結婚。所以,2020年登記註冊結婚的數字大幅下降,部分也是因為內地居民不能來港與港人註冊結婚,跨境婚姻在疫情下出現了什麼變化?政府必須留意。

香港前景不明朗 年輕人不敢毅然結婚

總結而言,港人結婚的意欲並不高,這個也是世界的趨勢:一來,如果不想生孩子,結婚便少了一層意義,香港「同居」沒有確實數字,但據社工透露,情况並不罕見。二來,香港現有的政治和社會環境,確實令不少年輕人對結婚望而卻步;况且,結婚就想着買樓獨立生活,樓價怎可是今天年輕人負擔得起?還有,年輕人眼中的香港,前景並不明朗:積極一點來看,是充滿挑戰,但消極一點來看,是荊棘滿途;毅然結婚,談何容易?

港人既不想結婚,又不想生孩子,死亡人數又隨人口老化上升,香港未來人口的數目豈不會收縮?這又未必!香港每天可有150名內地居民移居香港的配額!2019年4月,筆者在這欄寫了一篇關於單程證配額的文章,事緣當時有意見認為應該取消或削減單程證的配額,但我並不認同,因為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擁有香港居留權,而港人與內地人結婚,每年仍有2萬宗,取消配額只會使港人家庭長期分隔兩地。

還有一點,為了保持香港未來人口的增長,內地居民移居香港其實起着關鍵性作用:這不單是為了避免香港人口出現收縮,也是為了保持香港人口的活力和競爭力,不至如日本般變成一潭死水。不過,新移民能否成為香港發展的生力軍,就得看移居香港內地居民的素質,這包括他們的年齡和性別分佈、學歷程度、擁有的工作經驗和技能訓練,及他們來港後的家庭狀况等。過去,社會人士對新移民普遍存有偏見,認為他們來港是與本地人搶飯碗、爭福利,甚至有人從「陰謀論」的角度出發,認為他們來港是為了替代本土香港人,把香港變成內地。

新移民的素質正逐步提升

附表列出的數字,可見這種看法並不正確,最少近年的新移民並不是這樣。2015年和2019年持單程證來港定居的內地居民分別是38,338人和39,060人,他們的特徵如下:15歲以下的兒童約佔兩成、25至44歲的約佔四至五成、年齡中位數是32歲、女性約佔三分之二;15歲及以上的,八成已婚,中學或以上教育程度的達九成、有大專或以上學歷的有大約四分之一,四成曾在內地工作;七成能說廣東話。

這樣的新移民,筆者相信,如果他們來港後,能得到適當協助融入社會,他們對香港未來的發展,絕對可以有積極的作用。若然比對2015年和2019年的數字,更可見新移民的素質正逐步提升,不但是香港未來發展的生力軍,更可使香港人口擺脫生育率下降的困擾。

除持單程證來港定居的內地移民外,香港每年還吸納了數萬名獲准在港居留的人士,他們對香港人口的發展有什麼影響,以後再談。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