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回歸初心 重塑政治秩序(文:梁幸發) (09:00)

國家主席習近平早前聽取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的述職報告,並在講話中提出,只有「愛國者治港」,香港才能實現長治久安。「愛國者治港」從來都是從政的治港者應有的初心,反對派不斷肆意扭曲「一國兩制」的基本精神和妖魔化「愛國者治港」的原意,現在是時候為香港從政者應有的政治倫理劃出規矩和界線。

效忠國家是必須具備的政治倫理

從政者對國家效忠,本來就是國際社會應有的認知,和從政者必須具備的政治倫理,議員理性討論政策、以務實態度看待政見分歧,及維護國家安全和社會整體利益,更是理所當然。英國早在1826年便提出了「忠誠反對派」的概念,不同黨派固然可對政府施政作出批評和提出反對,但必須以尊重和維護國家主權和利益為根本原則。香港的反對派在議會搞拉布搞肢體衝突,主張議會攬炒,甚至尋求外國介入和制裁,這明顯是違背國家和犧牲香港社會整體利益的行徑。

任何國家和地方都必然具備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香港於英殖時期,在《刑事罪行條例》中亦設有叛逆罪、煽動罪等危害英國國家安全的罪行。

由「愛國者」治理實屬天經地義,這不是香港獨有的原則,亦是反對派崇尚的西方諸國以至國際社會的從政者必然具備的要求和條件。

「愛國者治港」這個政治倫理早在上世紀80年代提出,已故國家領導人鄧小平當時指出「港人治港」必須由以愛國者為主體的港人來治理香港,並提出「愛國愛港」的標準是尊重自己的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的主權、不損害國家和香港利益,和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

反對派對「一國兩制」認識有重大偏差

回歸初期,香港的反對派仍能保持理性務實態度、實事求是監察政府施政,及恪守《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區的初心,港人以和平理性的方式爭取更大的民主自由空間。中央政府為了兌現基本法下行政長官和全體立法會議員最終達至普選的莊嚴承諾,2010年接納了民主黨提出的「區議會改良」方案,促使政改方案歷史性獲得通過,進一步提高了議會的民主成分,為推進香港政制發展達至最終普選邁出重要一步。

反對派聲稱反對港獨、擁護基本法和效忠特區,卻沉溺於選舉利益和民粹操作,為了私利而熱中政治投機,逐漸迷失理智和方向,本土激進派崛起和分離主義思想抬頭,整場「和理非」社會運動變質,「港獨」思潮蔓延,連場血腥的違法和暴力事件一發不可收拾,最終迫使中央政府訂立《港區國安法》,並透過確立公職人員宣誓和改革選舉制度,堵塞香港在國家安全方面的缺口,重申「愛國者治港」的規矩界線,以重塑香港已經陷落的政治秩序。

反對派沒有認清既有底線,扼殺彼此僅餘的協商和妥協空間,關鍵仍在於反對派對「一國兩制」和香港政治本質的認識一直出現重大偏差,當中包括:

第一,將「高度自治」判定為「全面自治」,抗衡中央政府對港的全面管治權,反對「兩制是從屬於一國」的根本精神,錯解和扭曲香港作為一個地方行政區在「一國」下應有的憲制責任和在「兩制」下應發揮的角色;

第二,將香港問題從地方內部事務提升至國際層面的敵我矛盾,甚至尋求外國干預制裁中國和香港,無視國際環境急劇轉變:在「新冷戰」形勢下,西方藉台灣和香港等問題,務求圍堵中國,甚至要奪取管治權,成為國家安全的重大隱患和危機;

第三,將對抗視為爭取民主自由的必然手段,將攬炒作為爭取政治改革的唯一出路,以香港原本的繁榮穩定、市民安居樂業的生活作政治籌碼,甚至用慷慨激昂的口號鼓動青年參與違法暴力行為,最終只換來社會的嚴重分化和撕裂,亦為社會各階層造成難以磨滅的傷痕。

「愛國者治理」原則須毫不含糊

香港要從反修例事件的政治衝擊中浴火重生,由愛國者治理的原則必須毫不含糊。從政者要避免盲從西方民粹主義操作的思維陷阱,並在大國博弈和選舉政治中堅守信念,回歸肩負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及保持香港繁榮穩定的初心,集中精力實踐社會改革,以解決香港的深層次矛盾,香港的「一國兩制」才能建立有效的保障和牢固的根基。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成員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