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港人的BNO哀歌(文:梁美儀) (09:00)

回歸前,港人對前景深感憂慮,不少人不惜一切力求移民他方,為的是害怕香港原有的價值和制度,一去不返。當時港人多渴求宗主國英國,盡其義務,給予港人英國居留權,但最後得到的,只有區區5萬個家庭名額的居英權計劃,以及給予在英治時代在港出生的港人,一種沒有居英權的英國國民(海外)身分,拿一本仍印着英國皇家徽章,但不擁有英國國籍的BNO護照。僅此而已。

當時港人對這本沒有提供逃生門的二等護照,仍需求甚殷,回歸前,甚至有成千上萬的市民湧到入境處申請歸化英籍,為求在1997年後可繼續使用這本只能算作旅遊證件的BNO護照。

1997年7月1日起,香港不再是「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回歸後,香港人初嘗在一國兩制下,港人治港、自己來當家作主的味道,而北京也嚴守這兩制界線。那時候,大家如此相信。漸漸地,BNO在港人生活的重要性不再。

可悲,可嘆,回歸即將踏入24年的今天,BNO再次成為港人的救生筏,港人前日起可在網上申請BNO簽證,移居英國,花上6年便可入籍英國。英方估計,未來5年或有多達30萬港人移居英國。現時香港局勢急速變壞,這估算,雖不中,也許不遠矣。

中央就英國的決定即時作出反制措施,不再承認BNO作為旅行證件,甚至有消息傳出,內地有意透過釋法,剝奪透過BNO取得英籍人士的中國籍,換言之,其香港永久居民身分也可能一併失去。中央中止以寬鬆手法對待港人雙重國籍問題,也意味未來中央治港的強硬手段,將會猛烈及持續。

今次選擇離開的 未必有回流打算

不過,跟回歸前的移民潮不同,今次選擇離開的,會較廿多年前的更年輕,走得更匆忙,而他們選擇離開後,未必會有回流的打算,因為他們親睹一國兩制的急速崩壞,而不再是恐懼中的想像。要走的要走,這也許正中北京「不留人」的下懷。

作者是資深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