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做隻貓做隻狗不做海豚(文:阮穎嫻) (09:00)

因為疫情,海洋公園財困,不得已攤大手板問市民攞錢。管理層想了又想,推出新計劃希望扭轉乾坤。大家關心海洋公園,部分因為是關心海洋公園董事局主席劉鳴煒先生,關心他還有什麼板斧,大概他已經可以取代威威司令,成為海洋公園的吉祥物。

海洋公園是一個根據《海洋公園公司條例》成立的法定機構,早年由馬會撥款注資,雖為非牟利,但近年都是自負盈虧,有盈餘,大家相安無事。現在因為疫情暫停營業,需要政府注資,於是成了風眼。

政府的幾個選擇

政府有幾個選擇。第一是把海洋公園關掉騰出土地,再拍賣或撥作其他用途。第二是將其私有化,賣給財團。問題是在這個經濟環境下,前景不明朗,全球的樂園經營者也水浸眼眉,未必賣到好價錢;若加上其他地產發展的條款作為利誘,就會變成搞地產。馬灣的挪亞方舟,地產項目造了,主題樂園以低廉方式營運,滿足土地契約的要求,到現在還是地產商繼續出資經營。第三是繼續經營。經營方式可以是以往的自行營運,把經營以投標方式外判,或做租務,將場地分租出去。現在聽管理層的說法,可能是部分外判,部分租務自己做。

若只從企業利潤角度考慮,本來樂園在2015年後已經開始出現虧損,除非有很好的商業策略,否則即使疫情過去,都未必可以有盈利,收回賣地起樓可能是最好的做法。但這裏並沒有考慮到社會效益,如公園的保育和教育功能。

從整體的大規劃看來,該區有「躍動港島南」計劃,看來政府不打算將土地變作其他用途。在這個前提下,外判分租的做法也是合理的決定,至少做商業可以創造收入,支付護養動物的成本。將其變作消閒旅遊區,不再以主題樂園的方式綑綁銷售,而是讓遊客選擇自己想要的方式遊覽,並以多個方式賺錢。

建設一個香港人能享受的好去處

以前沒有鐵路可達,大家山長水遠一場來到,都計劃花一整天時間遊玩,加上高昂的入場費,時間及金錢固定成本高,令很多市民卻步。現在交通方便,距離金鐘只有一個港鐵站,可以花半天遊覽看風景食個飯,那麼綑綁遊玩的方式就未必很吸引,尤其是很多本地客已經去過海洋公園多次,沒有新鮮感,沒有特別節日及小孩,不會特意去。現在假期,郊外及熱門的地點,例如西貢、赤柱,甚至大澳及流水響等都堆滿人,還影響到居民的生活,多一個這樣的休閒區是一件好事。

但海洋公園公司始終有社會責任,大家還是期望園區改革後,與保育的動物有協同效應,而不是一般商場,開一式一樣的商店,逼着遊客進入食肆消費幫忙交租,連可以坐下好好享受風景的空間也沒有。雖管理層承認海洋公園已不是主題樂園,但仍然可以有主題,如何佈置規劃,舉辦何種活動,與商業化取得平衡,就考園方心思了。

現在海洋公園收了納稅人錢,市民自然希望有份享用。根據《海洋公園公司企業管治常規守則》第77條「企業的公民責任」:「作為香港市民的主題公園,本公司將提供不同的渠道及安排以確保社會上不同階層的人士,均可享用公園的設施。」將景觀佈置好,免費或收取極便宜的入場費可以閒逛,就是讓各個階層的市民都可以享用資源的方式。

海洋公園的管治

公共行政學有很多這類機構或政府注資基建的案例。由於執行者非政府本身,而以另一機構與政府保持一定距離,所以官員有時會逃避監察責任。管理層把納稅人的錢蝕了,最多就是離開職位,將一個本該是政治問責的情况變成管理問責。

這些機構有政府的隱性擔保,「軟性約束」使管理層沒有求生意志,這點在〈從海洋公園看香港的黃昏〉(2020年5月26日,《明報》)已有說明。換轉是其他商家,已經出盡法寶減少損失。例如酒店做Staycation,七折賣禮券,收幾千元一位在米芝蓮廚房開班學整燒賣。美容院無法開門,便不斷推銷重開時才能兌現的療程,網上推廣護理產品,並叫不用做facial的美容師逐個熟客致電做銷售,務求拿到現金流先應付過去。明明年宵花市就是會聚集群眾,增加病毒傳染風險,但對花農來說取消年宵花市是嚴重虧蝕,所以出盡九牛二虎之力也要爭取開張。

海洋公園佔地廣,不見得比花市擠迫,各地主題樂園有些仍以低容量方式繼續營業,但因本來海洋公園都算是公家設施,所以就乖乖不開放了,反正蝕錢也不會執笠,有政府包底,抗疫重要,何必冒險,已經訂製好的聖誕裝置棄用也不可惜,這是政府思維。但花農要冒險,因為真金白銀,訂了的每朵花都是銀紙,是生死存亡的事,於是與政府周旋到底。海洋公園之前都有些創新,例如水上瑜伽、露營等等,也找來偶像組合ERROR賣廣告,但若執笠迫在眉睫,可能可以激發更多創意,做得更好。以上說明商業營運願意冒的險、創新及落力程度,比這類機構要大。

海洋公園的前路

長遠而言,我們要問「海洋公園」的定位是什麼。由於海洋公園公司有向市民拿錢,所以必須強調教育和保育。市民就會問,這方面是否做得好?第二,消閒娛樂設施是否能服務市民。第三,經營是否有效益。這都是市民會衡量的關鍵績效指標。值得討論的是,「海洋公園」是否應繼續以營商的手法肩負一些社會目的,然後又以社會目的要求注資。

三五年後,如果經營還是不善,應如何是好?是否又再問政府注資?還是將其變作其他用途?這方面已經有諸多提議,包括只保留動物部分作動物園及水族館、做文化創意區、開賭場、做會議及展覽場地等。

休閒娛樂設施是市民所需,但主題樂園並非必須。正如我們不認為香港一定要有高爾夫球場、室內滑雪場及賽車場一樣,所以也不一定要有主題樂園。除了迪士尼外,香港是大灣區一部分,外國的主題樂園都離市區老遠,香港是彈丸之地,以大灣區作概觀比較適合。

作者是港大經管學院講師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