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就業不足家庭 疫情下缺乏適切支援(文:香港天主教勞工事務委員會) (09:00)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至今疫情反覆不定,更先後爆發四波大型感染。部分與零售、餐飲及旅遊等相關行業因「限聚」措施多次面臨停頓,生意一落千丈,影響所及,不少人被迫放無薪假、減薪,甚至被裁,朝不保夕。

受疫情重創行業中,被迫放無薪假或削減工時的基層僱員情况不比失業僱員樂觀。本港最新就業不足率(2020年10月至12月)達3.4%,較2019年同期上升2.2個百分點,主要遍及建造、零售、飲食及運輸等行業(註1)。這些行業僱員多涉及低技術職位,收入不高,一旦開工不足,家庭經濟隨即陷入困境。從前這些家庭的婦女或可從事兼職幫補家用,現在礙於照顧在家學習的子女,也需無奈放棄工作,以至家庭只剩下一人獨力支撐生計。家庭在職人數減少,撫養負擔隨即加重,生活百上加斤。

工時未符要求 在職及兒童津貼同被削

在放無薪假期間,他們名義上雖保有工作職位,卻沒有收入,也不被視作「失業」,因此就連申請綜援都不合資格。在職家庭津貼計劃原來是為這些低收入在職家庭提供生活補助,但申請資格與工時掛鈎。疫情席捲各行各業,不少低收入家庭已被迫面對失業和就業不足的困境,家庭在職成員的合併工時已大幅減少,實難以符合申領在職津貼最少每月工作144小時的要求。結果,這些低收入家庭在疫情打擊經濟、就業不足及收入大減下,在職津貼反被大幅削減,有的家庭甚至因工時未符最低要求而失去整月津貼。這為原來緊絀的家庭經濟帶來雙重打擊,生活捉襟見肘。有些家庭需動用積蓄,甚至借貸維持生計。

這些領在職家庭津貼的住戶多半是有兒童家庭。在職家庭津貼計劃中的兒童津貼,同樣與申請家庭的工作時數掛鈎。換言之,在未達最低工時要求下,這些家庭會同時喪失在職及兒童津貼,這猶如雪上加霜。為了減低生活開支,這些家庭往往先節衣縮食,基層兒童必首當其衝,食不果腹之餘,亦嚴重影響其成長與發展,長此下去兒童貧窮問題勢必惡化。

《2019年香港貧窮情况報告》指出,政策介入後,2019年全港貧窮人口仍逾109萬,當中逾四成五來自在職住戶,涉及50多萬人,較2018年上升2.6萬人,貧窮率達8.4%(註2)。這反映本港經濟轉差,工作機會逐漸減少,低收入家庭2019年已開工不足,收入大不如前。在肺炎疫情威脅下,經濟及就業市場持續衰退,低收入家庭的工作時數及收入將進一步轉差,這意味更多人陷入經濟困境,愈來愈多家庭頓失依靠。

在職家庭津貼一直是政府應對在職貧窮的主要方法,雖然在2020年7月政府全面調高在職家庭津貼的金額,但截至2020年10月累計只有約7.7萬戶(約25萬人)受惠(註3)。這與本港在職貧窮住戶人數相距甚遠,反映計劃在申請資格上門檻過高,以致成效欠佳。

「工作福利」思維主導 治標不治本

勞福局長羅致光早前表示正探討降低在職家庭津貼的工時限制,誠然這能對應職津工時門檻過高的問題,但根柢裏計劃仍是以「工作福利」主導,即要受助人先滿足就業及工時的條件才予以補助。疫情仍未受控,就業前景不明,若政府仍以這種思維來處理現時就業不足的問題,實屬治標不治本,未能照顧其他未合資格、而且愈來愈多瀕臨失業邊緣的基層家庭。還有,在缺乏勞工法例及生活工資保障下,這仍然是要把這些低收入家庭推向惡劣的勞工市場,強迫他們接受更低薪及更不穩定的零散工作,不但完全漠視經濟衰退、就業職位不足的實况,而且進一步助長在職貧窮問題。

促請政府提供3個月失業援助

我們再次促請政府改革綜援制度,並為失業及就業不足人士提供為期3個月失業援助,建議資助金額為僱員之前月薪八成,申領金額上限為相應的全港僱員就業收入中位數(註4),讓他們可以得到即時的經濟支援,渡過疫下難關。政府亦應盡快設立失業保障制度,確保非自願失業者在失業期間有暫時收入,應付家庭的基本需要。

註1:根據香港統計處最新資料,2020年10月至12月,本港就業不足情况主要遍及建造(就業不足率7.7%)、零售(4.1%)、餐飲(7.8%)、運輸(8.9%),以及「藝術、娛樂及康樂活動」(6.5%)行業;bit.ly/3cdz6S7

註2:扶貧委員會(2020),《2019年香港貧窮情况報告》,頁52

註3:扶貧委員會(2020),《2019年香港貧窮情况報告》,頁4

註4:根據政府統計處的《綜合住戶統計調查按季統計報告》(2020年7月至9月)的資料,香港僱員每月就業收入中位數為1.75萬元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