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回顧抗疫一年:靠的是自救,不是政府(文:黎恩灝) (09:00)

2020年1月22日,多家媒體報道香港首宗確診武漢肺炎病例。一年過去,雖然疫情未了,但作一個年度回顧,對香港人和公民社會繼續抗疫或者有點幫助。

港人自律防疫、自覺覺他、互相救濟

回首香港人一年以來的抗疫經驗,最重要的可能是「自救」兩個字。自救的意思,並非指「各家自掃門前雪」,而是香港人面對逆境,仍然自律防疫、自覺覺他、互相救濟。疫情爆發之初,市面口罩短缺,不少民選區議員扭盡六壬團購外地口罩,協助社區街坊抗疫;教會和社福團體紛紛籌措口罩和捐款,不是為自己機構渡過難關,而是為社區的邊緣群體提供防疫用品。

民間自救的兩個高峰,第一次可算是去年2月初醫管局員工陣線發起、要求政府全面「封關」抗疫的罷工。在罷工之前,香港民意研究所的民調已反映有六成一受訪者支持醫護罷工,更有八成受訪者支持罷工的封關訴求。最終,工會宣布5日的罷工行動,有約7000人參與。雖然政府沒有完全回應罷工訴求,但在5日的工業行動期間,政府逐步關閉香港和大陸的陸海關口,可見工會抗爭的成效。

政府政治酬庸、政治打壓、政治獻媚

第二次高峰就是已解散的香港眾志,為香港人採購口罩的成績。去年4月全城鬧口罩荒,香港眾志在海外蒐羅超過100萬個外科手術口罩,再自行包裝、以成本價分發予不同單位,以應民眾燃眉之急。

我們之所以要銘記民間自救的歷史,是因為自救的原因,是特區政府抗疫無能。甚至可以說,特區政府的所謂抗疫工程,實質上只是政治酬庸、政治打壓和政治獻媚的幌子。我們先看看民間自救的代價。香港眾志張羅的口罩,一個月後就被香港海關以涉嫌違反《商品說明條例》為由扣起,海關拘捕屬香港眾志成員的採購工作負責人。香港眾志當時回應,引述海關指如果口罩生產於香港或台灣,可能不符合包裝盒上「Not made in China」的標示,說穿了就是政治表忠,和修訂《逃犯條例》堅拒和台灣另謀他法移交陳同佳一樣,突顯對主權的忠誠。

同時,多區區議會不滿民政處拒絕批出撥款予區議會為當區居民購買口罩。究其原因,是已正式通過撥款和招標的區議會,處處受民政處阻撓和拖延執行,但另一邊廂政府卻自行分發予不同的親政府組織和分區委員會。或者民政處已經忘記區議會是民選的,公帑是來自納稅人的,拒絕執行民選議員的決定,扭轉「莊」「閒」,不是政治酬庸又是什麼?

所謂將抗疫當作政治酬庸,當然不止於拖區議會後腿。讀者應該會記得去年5月政府宣布向全港市民派發「銅芯抗疫口罩」,其實是一場未有招標而自行和晶苑國際「埋班」的工程。政府在發布消息時沒有同時披露生產商和物料供應商的背景資料,後來受制於形勢而公布供應商名稱,傳媒亦盡責地尋根究柢,發現原來其中一間供應商的高層曾提名林鄭月娥選特首!身體最誠實,林鄭月娥樂於在記者會以銅芯口罩示人,在周末到佐敦禁足區視察時就戴上外科口罩。此外,3輪抗疫基金,直接惠及的只是商界老闆和僱主,直接面對疫情衝擊經濟生活的打工仔女卻無法得到失業援助金。社會大眾也許對小圈子選舉帶來的官商紐帶習以為常,但怎能不對政府一邊花近3億公帑來生產只能抗菌的口罩、一邊拒絕成立失業援助金而感到憤怒?

藉疫情擴公權力 控制民眾日常生活

殖民管治經常面對管治正當性的問題。在缺乏傳統繼受、民主選舉或魅力領袖的情况下,良好的管治表現是殖民政府唯一可靠的正當性來源。特區政府一年來的「抗疫」工程,正常的方向本應是以善治來收復在「反送中」運動失去的管治權威。但政權搞錯的是將威權當作權威,藉疫情蔓延之勢全力擴張公權力,控制民眾的日常生活,以政治和法律成本低廉的「限聚令」來消耗群眾繼續街頭抗爭的能量;群眾動員的缺席,助長政府接連搜捕民主運動的知名人士;林鄭政府更以抗疫為名,以緊急權力押後立法會選舉,直接斷絕民主派搶攻立法會過半議席的計劃;最近政府推出「安心出行」手機程式,食肆須貼出二維碼,又不排除要強制民眾使用,就是預示香港將步入一國式數碼監控的威權管治。

最後,不得不提特區政府為滿足一國需要的獻媚工程。無論是大陸團隊來港推行「自願」全民檢測抑或是上周末的封區禁足檢測,成本巨大而效益低微,實在有目共睹。去年9月的全民檢測只有約25%的人口參與,被視為對政府不信任的公投;而檢測結果當中,只發現32個確診個案。或許支持全民檢測者認為,武漢肺炎潛伏期長,一次檢測成效有限。但正因如此,不更反證檢測是多此一舉?上周末「封區」之舉,檢測7000人方發現13宗陽性個案(截至周一凌晨)。特區官員多番否認這些行動勞民傷財,如果這般行動能夠證明特區政府不得不仗賴中央政府出手打救、香港要再次得到中央派員援助抗疫、特區政府樂於仿效國內封城模式抗疫的話,那麼對林鄭政府來說,當然是值回票價。但對於只能侷促於室的劏房戶和獲政府分發含有豬肉成分物資包的回教徒居民來說,這種圍封檢測的做法,其實等於政府向他們簽發窮人證,反正權貴樂於標籤人「have no stake in the society」和「坐享其成」,弱勢少數族裔的生計與生死又與權貴何干?

要認真抗疫 也要對政權保持警惕

不過,草根階層這40多小時的圍封經歷,總不會寫進來日的新版《香港志》。官方的抗疫工程,自然會載於親官方的史書。文首回顧民間自救的寶貴,不止是因為政府抗疫無道,而是毋忘公民社會抗疫的重要意義。經驗告訴我們,民間自救愈成功,政權就愈視如猛虎,隨後以抗疫為名打壓自救的力度就愈大。我們一面要認真抗疫,一面要保持警惕,留神政權藉辭落實全民監控、再次押後選舉,甚至以即將通過的《入境條例》修訂阻止港人離境,作為國際政治籌碼。我們要記住一年以來的自救成果;我們擁有的,是不認命、自律、團結、互助和優先關顧社會弱勢的精神。

作者是倫敦大學亞非研究學院博士候選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