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民主派最好意識到自己正要被消滅(文:鄭立) (09:00)

剛有幾十個籌辦及參加初選的香港民主派人士被拘捕,對此,坊間至少有兩種質疑聲音:第一種聲音是說,建制派也舉辦初選,為何不拘捕建制派呢?第二種是說,60萬投票的市民也是初選的參與及認同者,你政府有種就拘捕60萬人。說白的,就是小學裏常常有學生投訴的「點解罰我唔罰佢喎」的成人版。

關於這點,不妨看看一名叫毛澤東的近代中國作家,寫的一篇叫作〈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的文章,裏面有一句說話是這樣的:「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這個問題是革命的首要問題。」

對於政府而言,什麼人是朋友?什麼人是敵人?我們可以合理地推斷,不挑戰他們權力的就是朋友,想要奪去他們權力的就是敵人。

初選的意義、這個行為的目標就是奪取政權,這點是民主派自己也承認的。而對於政府而言,這才是真正的紅線,初選只是儀式,不是重點,所以建制派初選也沒關係,因為他們並不打算奪取政權;所以市民投票也沒關係,因為他們也不打算奪取政權。

香港人可能以為這是一場足球賽,自己不慎踩到紅線,所以打算跟裁判理論,論證自己根本沒有踩紅線。

但政治不是足球比賽,是敵我矛盾,如果一開始的目標就是要消滅民主派,先射箭再畫靶,在你腳下劃下一條紅線的話,你應該是沒有辦法避開那條如影子一樣黏着你的腳的紅線。

民主派最好意識到自己目前是要被消滅的對象,而且正在執行中。

作者是專欄作家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