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愛字頭的消失(文:曾志豪) (09:00)

正義聯盟的李偲嫣離世,她冒起的年代,就是2012年梁振英當政,那時代大批「愛字頭」的紅色組織冒出,像病毒一樣迅速繁殖變種,完全搞亂香港政治秩序。

這些愛字頭的特性,用今天的術語,就是「戰狼」作風,不講道理不講政治論述,只是一味用最簡陋的「愛國語言」包裝。

譬如當年有人「反689」,他們便舉牌大叫「CY是我們最好的特首」。動輒指罵別人為漢奸、港獨,而且用踩場衝擊的形式阻止市民合法的遊行集會。

那些年的愛字頭,被喻為「紅衛兵」加「義和團」混合體。

但突然間,這些組織好像退潮一樣消失,包括離世的「私煙BB」,在過去一年的政治運動,幾乎淡出主流視線,偶然舉辦什麼「撐警集會」,出席人數也只有數百,無法造成什麼政治聲量。

政權已毋須遮遮掩掩

這些愛字頭消失的原因有許多,其一是,他們的政治工作「有破壞無建設」,只能在視覺上撞擊政敵,而且惡形惡相,吃相難看,無法凝聚人心,為黨和政府爭取更多同路人支持。

而他們的「破壞工作」,又有其他人可以取代。沈旭暉便曾指出,「警字頭」冒起,完美取代了「愛字頭」的工作;許多專業人士甘當爛頭卒做dirty works,做得比「愛字頭」效果更好。

不發出不反對通知書,再出動「599G」,已經完全瓦解示威集會。「愛字頭」當年成天指罵別人是漢奸港獨,但今天香港,親中媒體發文帶風向,指某某黃店「播毒」,警隊便會配合跟進拘捕,或拉或封舖或凍結戶口,何須愛字頭打嘴炮作無效攻擊呢?

更重要原因,以前政權需要這些愛字頭外圍組織,因為尚有「顧忌」,政權不想自己親手做污糟工作,所以要找愛字頭「代勞」;但今時今日,政權已經不顧形象,DQ、解僱、「改革」通識科、放生包庇介入私人檢控……

當政權發覺世界已經看到自己的真面目,也就毋須遮遮掩掩,直接走上枱面,這些愛字頭代理人,就會灰飛煙滅,不留痕迹。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