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立法會餘下任期可有什麼作為?(文:周永新) (09:00)

今年立法會選舉,因應疫情的關係,延遲到下年9月舉行。特首宣布延期時,雖說沒有政治考量,純因疫情嚴峻;但不少意見認為,這次立法會選舉所以延期,是政府憂慮,建制派去年區議會選舉大敗的情景,或會歷史重演,若真的是這樣,香港難免出現前所未有的憲制危機。不過,觀乎近日政治形勢的變化,泛民明年控制立法會的局面應不會出現。

無論政府推遲立法會選舉的原因是什麼,在未來9個月,立法會可有什麼作為?自從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總辭後,立法會由建制派議員控制或主導,雖說建制派不會只有一把聲音,但沒有民主派議員,情况絕對不理想,多少市民願看到只有建制派議員的立法會?

區議會的存在意義一去不復返

其實,由單一黨派控制的議會本來就不是正常的現象。去年區議會選舉,民主派大勝,一舉攻陷18個區議會中17個的控制權,但一年過去,市民對區議會有什麼印象?雖不能說新任議員沒有作為,過往區議會一些因循的陋習總算得到改善,但整體而言,區議會過去一年的表現,只可用乏善可陳來形容——是政府官員不願與泛民控制的區議會合作?還是今天的區議會不再關心區內事務?問題留待政治學者分析,但以區議會的功能和作用而言,現在由泛民黨派主導的區議會,不見得較以往由建制派操控時優勝;令人擔心的是,區議會的存在意義,在政府忽視、建制杯葛的情况下,可能從此一去不復返。

2020年到了最後一個月,離明年立法會換屆選舉的9個月裏,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若在往日,有意參選的政黨或其他人士,早已摩拳擦掌作好參選的準備;不過,以目前的政治形勢而言,加上新冠肺炎疫情久久未「清零」,明年的立法會選舉能否如期舉行,仍然存在着不少不確定的因素。筆者認為,與其猜測下屆立法會選舉會否再次延期或取消,不如看看,市民對餘下任期的立法會有什麼期望?政府又如何可以撥亂反正,使下屆立法會返回正常的軌道?

建制派同時扮演支持、反對政府角色

現時立法會由建制派議員操控,有意見認為,這是不可再的機會:建制派過去被醜化為「保皇」派,現在可一洗前恥,在不違反支持政府的大原則下,扮演鞭策政府的角色,擺出一副為民請命的姿態。建制派議員若能同時扮演支持和反對政府的角色,當然最好不過,但政治現實上,這種角色模糊的政治手腕,能否取得選民歡心尚且是疑問,做得不好,更可能弄巧反拙。現以下列兩項民生事件說明:

第一項,是關於「明日大嶼」前期研究的撥款。在沒有民主派議員「阻頭阻勢」的情况下,「明日大嶼」前期研究撥款剛在立法會通過。這項撥款爭議多時,原因是「明日大嶼」計劃在社會上並沒有共識——就算市民不反對「明日大嶼」的概念,但正所謂「遠水救不了近火」,這樣一項10至20年後方可完成的填海造地計劃,又怎可在住屋方面解決市民燃眉之急?所以,建制派議員通過「明日大嶼」的前期研究撥款,並不表示他們回應了市民的住屋需求,建制派要取得市民的支持,必須拿出一些可在短期落實的建屋方案。

年前政府委託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提交的報告中,不是有多項解決土地供應不足的建議?現在要看建制派議員的態度和取決了!專責小組的建議明顯不合政府口味,但建制派議員是否就這樣輕輕的放過政府?建制派議員應重提專責小組的報告,逼政府落實其中建議,並承諾建屋的時間表。建制派議員必須在未來9個月裏,為市民的住屋需要做些實事,單單通過「明日大嶼」前期研究的撥款,並不能除去他們頭上作為政府房屋政策失誤「幫兇」的帽子。

第二項,是迫在眉睫、政府應否設立失業援助金的問題。特首上月發表《施政報告》,再一次表態不會成立失業援助金,只會在聖誕節前申請第四輪防疫抗疫基金撥款,但隨着疫情反彈,「保就業」計劃不再延續,政府如何協助失業和開工不足的工人?筆者講過,表態支持失業援助金的建制派議員佔多數,這次要看他們怎樣「反對」政府了!是閃爍其詞放過政府一馬,還是硬碰硬逼政府就範?

以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是反對派,所以建制派必須扛起支持政府的大旗;以前,政府不聽民意,建制派還可推說民主派議員為了一己政治私利威迫政府,但現在只有政府是他們的對手,建制派議員再沒有藉口不為市民請命了!

民主派沒有離開香港的政治架構

民主派議員雖然離開了立法會,但他們並沒有離開香港的政治架構,除了部分仍是區議員外,他們所屬的政黨,包括民主黨、公民黨、民協、工黨等,都有數名以至數以十計的區議員;這樣,民主派怎可稱他們在政治體制之外?其實,就算民主派議員留在立法會,在餘下不到一年的時間,看來他們也不會有什麼作為,除了阻止「惡法」輕易通過,就是讓政府和建制派議員在立法會中不會有好日子過。

這樣,民主派議員離開了立法會,他們有什麼損失?他們最大的損失,是再沒有立法會議員的光環,傳媒也不會如以往般這麼留意他們的一言一行。不過,在現今網絡的時代,只要立法會議員保持與自己的「粉絲」聯繫,支持度不會大減,但曝光率一旦減少,普羅大眾未必記得他們,畢竟選民是善忘的。

政府沒汲取去年區選教訓

政府又怎樣面對來年的立法會選舉?建制派所以在去年區議會選舉中大敗,責任不在建制派本身,他們只是替政府「食死貓」。明眼人都知道,市民所以轉向支持非建制派參選人士,並非認為非建制派可以代表他們,而是政府在《逃犯條例》修訂事上的表現實在太差勁,連帶支持政府的建制派也成為他們的眼中釘。

這樣,政府要汲取建制派在區議會選舉大敗的教訓嗎?市民對政府的防疫抗疫工作有什麼意見?市民最讚賞的,是公共醫療服務工作人員的辛勞表現,至於政府其餘惠民措施,看來錢是花了,但「保就業」計劃變成「保企業」計劃;所謂「張弛有道」,變成「一放即爆、一爆即收」。總言之,政府推行的防疫抗疫措施,給市民的印象,是毫無準則可言,做事總是「馬後炮」,當市民和專家的意見為「廢話」。

市民對餘下只有半年多的立法會,能夠盼望的,是留下來的建制派議員,認真的為他們的福祉做些實事,多聽市民的聲音,證明他們不單是為了支持政府而存在,全港市民才是他們最終服務的對象。

作者是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榮休教授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