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中國只配做「外交小綿羊」?(文:楊志剛) (09:00)

西方國家和媒體心目中的中國外交,就是要做一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外交小綿羊」,一旦中國不願做小綿羊,他們便驚呼「戰狼來了!」英美等西方國家的國際關係觀,就是叢林法則,雖然滿口民主自由人權,本質卻是零道德的弱肉強食。

電腦插圖如政治漫畫 何來偽造?

國內青年藝術家創作的一幅電腦繪圖,把西方的偽善充分暴露。該幅諷刺澳洲大兵血腥殺害14歲阿富汗男童的圖片一出,便迫使澳洲總理殺氣騰騰上電視,兩次譴責該圖片為「偽造」,加上一連串的「絕對不可接受」,然後要中國道歉。澳洲和西方媒體亦一窩蜂大吵大嚷,說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使用「竄改了的相片」、「偽造的圖片」來描黑澳洲。歐盟駐華大使亦跑出來叫:美歐應該對中國的「戰狼外交」說「不」。一幅以電腦軟件繪製的原創圖像,性質就如政治漫畫、政治卡通一樣,是百分之一百藝術創作,何來「偽造」和「篡改」?還要勞煩堂堂「一國之君」氣急敗壞出來指罵一番?

該電腦製圖的血腥程度,遠較真相為低,男童的頭被澳洲國旗包實,見不到男童臨死的痛苦萬狀和驚駭莫名。就是這樣一幅含蓄的政治漫畫,經過西方傳媒一連串炒作之下,焦點便由澳洲大兵血腥屠殺男童,轉移到中國「偽造圖片」,然後大義凜然譴責中國,再然後將其定性為中國的「戰狼外交」。澳洲差點兒沒自我定性為被戰狼蹂躪的楚楚可憐小綿羊。

我和澳洲朋友談起此事,他們的典型反應是:唉!這張圖片太逼真,霎眼看來就像是照片。故此澳洲政府誤會了,以為該圖片是竄改了的照片,如果趙立堅開宗明義說明該圖片是電腦創造,便不會引起這場誤會。

但事實是否如此?澳洲總理這次親自上陣,並非突發新聞的即場發揮,而是手持講稿逐字宣讀,是經過充分研究精心炮製的外交舞台劇,事前該幅圖片亦一定被專家反覆「驗屍」,故此百分之百知道此乃政治漫畫創作,而非「偽造和竄改」的照片。但上至總理、下至評論員,就是一口咬定這是「偽造照片」以圖抹黑澳洲。堂堂「一國之君」,居然可以這樣捩橫折曲,令人歎為觀止。

澳洲多年來甘願充當美國第一打手,談不上有獨立外交。美國偷聽全世界醜聞曝光,澳洲默不作聲。華為在澳洲大規模投資多年,製造大量高端職位,美國和澳洲拿不出一絲證據證明華為構成國家安全威脅,單憑美國的指稱,澳洲便急不及待成為美國之後第一個國家拒絕讓華為參與5G建設。新冠肺炎在武漢爆發,澳洲又是繼美國之後第一個國家跳出來說要對中國展開獨立調查。今天連美國疾控中心都表示,新冠肺炎在武漢爆發之前,已可能在美國出現,但澳洲仍然堅持不會收回「調查中國」的建議,因為澳洲不能「出賣主權」。

引圖回應澳洲偽善 趙立堅君子無懼

澳洲白人殖民澳洲之後,大規模滅絕澳洲土著。直到今天,大部分澳洲土著仍然活在社會底層,酗酒吸毒,就是他們生活常態。反觀中國在新疆給維吾爾族人民提供全民教育和各樣職業訓練,大規模改善他們生活。澳洲拒絕誠實面對本身在人權問題的血迹斑斑,卻甘心成為美國鬥犬,扭曲中國改善維吾爾族人權的努力。在如此情况下,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引用電腦藝術創作,來回應澳洲在人權方面的血腥和指手劃腳的偽善,這是君子無懼的「君子外交」,絕非戰狼外交。

因電腦製圖事件而指摘中國的,包括法國。法國外交部對澳洲大兵殘殺14歲男童隻字不提,卻指摘中國的外交手段。5年前法國《查理周刊》因刊登褻瀆伊斯蘭先知的政治漫畫而遭恐怖襲擊,導致12人被殺,包括雜誌社的漫畫家。兩個月前,一名法國教師被恐怖分子斬首,原因是他在課堂上講述言論自由時,展示了一幅諷刺伊斯蘭先知的政治漫畫。這兩宗事件導致法國全國哀悼,堅決保衛發表政治漫畫的自由。這次法國不提血腥殺童,卻譴責中國使用政治漫畫,是典型的雙重標準。

西方對中國雙重標準絕非新聞

西方國家對中國的雙重標準,其實絕非新聞。他們的歷史,造就了他們在國際關係中信奉叢林法則。美國針對個人的叢林外交,例如它(或它的盟友)行刺伊朗軍事將領、行刺伊朗核子科學家;針對國家的血腥叢林外交,例如伙同西方國家空襲敘利亞、入侵伊拉克、用精準飛彈「誤襲」中國駐南斯拉夫使館,西方的自由民主人權國家,有何表示?

趙立堅使用一幅不涉渲染、不涉及褻瀆宗教的寫實電腦插圖,卻受到西方圍攻,原因就是西方的白人至上思維,壓根兒瞧不起中國。他們眼中的中國,就是貧窮落後、極權腐敗,只有它們教訓中國,豈容中國還口?

香港要思考怎協助構建國家話語權

這次插圖事件,亦帶出了中國在國際話語權的嚴重不足。國家雖然透過全民努力,以短短數十年發展成為全球第二經濟體,創造了踏入全民小康的奇蹟,但在國際傳播能力和話語權的構建,則遠遠落後於西方國家。世界四大通訊社,亦即是美國的美聯社和合眾社、英國的路透社,和法國的法新社,所發出的新聞體量,佔全球新聞發布量八成;每天流通於全球的新聞,逾90%被美國及西方國家壟斷,美國包辦了全球75%的電視節目。中國的傳媒機構包括新華社、中新社、《中國日報》、中央電視台和中央廣播電台等,在努力經營之下,雖然幹出了一番成績,但在英美主導的輿論霸權之下,加上以英語為國際語言的霸權之下,中國是絕對處於捱打狀態。

中國經濟崛起和科技崛起的速度,遠遠超越國家在全球話語權的提升。在今天大談香港融合國家發展、融合大灣區發展的年代,香港作為亞洲通訊中心,以及本港多所大學作為培育新聞傳播人才的沃土,香港需要深刻思考,如何在國際傳播工作上,為國家話語權的構建出謀獻策,克盡全力,讓香港在講述國家動人故事的事業中,成為具國際公信力的聲音。

作者是教育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