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嚇走人才資金 香港前景堪虞(文:劉進圖) (09:00)

過去一周,有兩則新聞在社會上傳播很快,引起的震盪很大,導致不少中產家庭決意加快移民海外,避免人身自由和資產自由蒙受風險,這個趨勢若持續,香港前景堪虞。

人身自由與財產自由不堪一擊

第一則新聞是好鄰舍北區教會的銀行戶口被凍結,警方指身在英倫的教會創辦人涉嫌挪用眾籌款項,需要進一步調查,所以凍結其戶口。這家教會也是註冊慈善團體,聘請社工為露宿者提供服務,戶口被凍結後,員工無法出糧,慈善服務隨時中斷。

第二則新聞是壹傳媒老闆黎智英被加控「勾結外國或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上周六提堂時控方羅列的罪證,主要是黎智英在國安法訂立前呼籲外國制裁中國和香港的政治言論,予外界《國安法》變相有追溯力的印象。黎智英不准保釋,還押至明年4月再上庭。

兩宗新聞有一個共通之處,就是警方不需要出示真憑實據,只要有些少表證顯示事態可疑,便能先發制人,拘捕扣押兼凍結帳戶,被指控一方雖然大力申辯,但法院不能夠即時聆訊,給予制衡或補救,被告人在等待冗長的司法程序完成之前,已經失去了人身自由和財產自由。

在國際社會看來,這類政治案件在人道立場上很有問題。以好鄰舍北區教會為例,就算創辦人真的涉及挪用款項,教會聘用的社工和職員犯了什麼過錯,為什麼無法出糧?這機構服務的露宿者由誰來照顧?凍結戶口方便調查之餘,為何不可以請法院指派臨時監管人,讓慈善團體正常運作?以黎智英案為例,就算被告人有財力安排偷渡,為何不可以像加拿大對待孟晚舟那樣,替被告人裝上電子腳鐐後,容許保釋回家等候審訊?

在本地社會看來,這類政治案件清楚顯示,中央和特區政府決意秋後算帳,全面消除異見人士,即使在反修例運動上不是站得很前的,也會擔憂被波及,而一旦面對政治指控,就算最終獲判清白,也會長時間失去人身自由和財產自由,為免無辜受累,必須及早把親人和財產遷到海外。

不再是躲避政治風險的安全港

這樣一來,可能外移的人與資金,就不再限於決心即時移民海外的家庭,許多為了工作或生意選擇留下來的人,也會設法把親人和財產往外遷移,就像1980年代大企業紛紛把公司註冊地遷到海外一樣。因為,香港已經不再是躲避政治風險的安全港!

過去香港是亞洲避險天堂,而且稅率低徵費少,人才與資金匯聚,如今國安法長臂所及,人身自由與財產自由皆不堪一擊,人才與資金外移趨勢,一發不可收拾。或許有人認為,內地有源源不絕的人才與資金,可以彌補香港所失有餘。然而,上月河南永煤集團債務違約,觸發連串國企債務違約,既然國家全資控股經營的企業也可以失救,為什麼內地要無止境地打救香港?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