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社會對港深合作意見分歧 實際利益考量超政治(文:黃子為、郭樺、鄭宏泰) (09:00)

近年深圳經濟高速發展,GDP已經超越香港。國家主席習近平早前強調深圳是大灣區建設的重要引擎;特首林鄭月娥表示香港和深圳各有優勢,合作空間龐大,可以互補不足,在粵港澳大灣區共同打造「雙城經濟」,達至互惠共贏;今年《施政報告》提出香港科技園公司承租及管理深圳福田科創園區部分地方,讓香港有企業落戶深圳科創園區等政策深化合作,加強港深合作應是勢在必行。

特區政府不斷強調兩地合作為香港帶來巨大利益,社會對香港獲得的實質利益有一定程度的討論。然而,姑勿論香港從中實際得利的多寡,根據香港亞太研究所在11月進行的民意調查(註),市民看法甚為分歧,31.6%受訪者支持深化合作,35.4%表示不支持,33%回答「一半半」。民心支持是政策成功推行的先決條件,現時社會大眾看法分歧,必然又會爭拗多多,阻礙合作措施之推行。

無明確政治取向者取態分歧

探討社會支持深化兩地合作的因素,交互表顯示政治立場的關聯程度甚為突出。親建制派的市民自然支持兩地合作,92%自認為是建制派者表示支持深化合作,回答一半半的比例只有8%,當中沒有人不支持合作。相對而言,非建制派人士不支持深化合作,不支持比例有60.7%,回答一半半的有31.7%,只有7.6%回答支持,這與九成多建制派表示支持的情况可謂南轅北轍。不過,近半受訪者是無明確政治取向,他們取態分歧,41.2%回答一半半,支持(32.5%)者多於不支持(26.3%),惟比例相差不大,意味另有其他因素導致市民不支持合作。

市民關心能否從合作中獲益

誠然,民眾會否支持,與他們覺得能否從合作中獲益有關。調查中,65.3%受訪者認為港深合作對香港長遠發展的幫助很小或完全沒有幫助,而34.7%認為幫助挺大或很大,兩者的比例與對合作有所保留(包括一半半和不支持)和支持深化合作的比例相若。在認為兩地合作的幫助挺大或很大的人士中,72.5%表示支持深化合作,沒有人表示不支持,而「一半半」的比例只有27.5%;不過,覺得幫助很小或完全沒有幫助者,明顯對合作有所猶豫,58.6%表示不支持,33.1%回答一半半,只有8.3%會支持深化合作,可見持懷疑態度者不太支持深化合作。

較多人認為深圳獲益多些

市民不單重視香港從合作中獲利的多寡,而且關心相對獲益是否少於深圳。不少市民認為香港與深圳處於互相競爭,即使進行兩地合作,難免比較誰能夠獲益更多。

調查中,受訪者評估港深兩地在不同範疇合作的利益,包括商貿、製造業、創新科技、文化創意產業、高等教育,以及醫療等6個範疇,認為深圳獲益多於香港的比例均不小於四成,當中高等教育和醫療兩個範疇更過半。在這6個範疇中,認為香港獲益多些的比例均小於認為深圳獲益多些的比例,相差20個百分點或以上;當中高等教育和醫療範疇的相關比例最低,不足一成受訪者覺得香港獲益多些,而覺得香港和深圳能夠獲取同等利益的比例分別有三成至四成。

整體而言,認為香港獲益多些者較支持深化兩地合作,尤其創新科技和醫療,七成以上認為在這兩方面香港獲益多些者都支持深化兩地合作。不過,認為香港會從兩地合作獲利較多的只是社會少數。較多人認為深圳獲益多些,他們不太支持合作,支持比例不足兩成,明顯低於不支持的比例。

對創新科技合作期望特別大

覺得兩地能有同等利益者不太反對深化合作,四成左右支持合作,但有三成多對深化合作表示「一半半」。值得注意的是,市民對創新科技合作期望特別大,即使預計獲益同等,市民都不太支持合作,支持的比例有29.2%,小於不支持(35.2%)和一半半(35.6%)的比例。政府在宣傳港深合作時,不能單單強調香港能獲巨大利益,而應從合作更能強化香港多方面發展,從而可化解本身經濟結構問題入手,否則,只會事倍功半,徒勞無功。

實際利益考量更舉足輕重

進一步用迴歸分析深化港深合作支持度,以對香港長遠發展幫助和政治定位為自變項,並控制性別、年齡和學歷等背景因素,可以看到「對香港長遠發展幫助」與支持度呈顯著關聯,表示不論任何政治定位人士,只要覺得合作有利香港長遠發展,自然會較支持深化合作。即使政治定位仍然與支持度呈顯著關聯,在對香港長遠發展幫助有相同判斷的情况下,不同政治定位人士的深化港深合作支持度仍有顯著差異;然而,在迴歸分析中,政治定位的標準化系數小於「對香港長遠發展幫助」,建制派與非建制派的估計支持度差距(0.57分),不及認為合作幫助很大與完全沒有幫助者的差距(1.83分),甚至小於認為幫助很小和幫助挺大者的差距(0.61分)。由此可見,市民對合作的看法不盡是政治掛帥,反而實際利益考量有更舉足輕重的角色。

眾所周知,近年香港經濟發展動力減慢,加上近日疫症窒礙發展,實應尋找更多發展動力源頭,並應藉此促進發展。受過去政治形勢影響,社會對加強與深圳或內地其他地方合作的看法,難免染上政治色彩,不過,文中分析顯示不同政治立場人士對港深兩地合作看法會從理性角度出發,以對香港整體發展的幫助為考慮依歸。問題是,在全球化下,若不採取主動合作的策略,單打獨鬥是否對香港長遠發展更有利?這實在是整體社會必須理性思考的重大問題。

註:調查採用雙框電話號碼(家居固網電話及手提電話)取樣設計,調查對象是年滿18歲、操粵語或普通話的香港居民,樣本均為機率樣本;成功訪問703個市民(家居固網電話:358個;手提電話:345個),家居固網電話及手提電話樣本的成功回應率分別為34.6%和36.1%;若將可信度設於95%,樣本誤差約在±3.7百分點以內;數據分析已作加權處理;計算百分比時不包括回答不知道者

作者黃子為、郭樺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副研究員,鄭宏泰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副所長(執行)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