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摘

帶着使命離開(文:戴耀廷) (09:00)

最近先後收到多位朋友通知,他們都在準備着離開香港。相信在很多人的圈子中,也有不少朋友在醞釀着同樣的籌算。感覺這次由《國安法》觸發的移民潮,會比1989年「六四事件」後那一輪更猛烈。在上一回,港人要自己去爭取移民的機會,但今次因西方國家非常同情港人的處境,移民的門檻低很多,不少人都能符合資格,因此出走的機會更大。

為個人自由及家人前途不得不走

更實在的原因,1989年那時,中共對香港的威脅還不是那麼直接,已有那麼多人害怕中共而謀求退路。雖然很多人在主權移交後,看見情况未至於想像中那麼差,先後回到香港;但現在中共的狠辣手段是見真章的了,故更多人為了個人的自由及家人的前途,已是不得不走。

不少上一代的港人是由大陸避難來香港,香港只是他們移居西方國家的跳板,他們因此對香港沒有深厚的感情。若問哪裏是他們的故鄉,不會是香港,反是他們在大陸的出生地。當這些人從香港移居到外國,他們並不會對香港有什麼記掛。但香港這新一代的移民卻不同,他們其實都不想離開,仍是深愛着香港,只是不想生活在一個已完全變了質的香港,而要忍痛別離。若情况有變,相信他們是非常希望回歸香港的。

心仍記掛香港 離開是為了要歸回

他們雖離開香港,散居到世界不同的地方,卻不會成為分散的個體。中共這些年來在香港施行專制統治,已在很多港人心中逼出了共同的身分認同,大家都擁抱着共同的信念及價值。這已深植入他們心裏,即使他們的身體最後被迫離開香港,但他們的心仍會是非常記掛着香港的。這些人會成為一個獨特的流散族群,可稱為「流散的香港」(Hong Kong Diaspora)。我則叫他們為黃色香港的海外網絡,對應留在香港本土的黃色香港。

或許有些人是帶着歉疚而離開,因感覺像是背棄了留在香港走不得或不想走的人。但他們是不用如此想的。正是為了香港的長遠未來,他們才離開,故更希望他們是帶着使命離開香港。要知道,他們離開是為了要歸回,就是當香港出現真正改變的那一天。

把香港故事傳揚到世界各個角落

留在香港的一群,對於這些選擇在這時候離開的人,不用感到怨憤,因他們絕不是背棄了大家,只是在人生路途上,因生命階段的考慮,不得不在此時此刻,選擇做一個離家遠行的兒女。他們離開,是要為我們的家做點事,令這個家可以變得更好。因此,留在香港的,要用一種差派他們出去的心送別他們,由他們把香港的故事,就是港人為爭取民主公義而所做的一切,傳揚到世界的各個角落。

這批離鄉別井的香港兒女,到了移居地,在安頓之後,可以想方法聯繫同是移居至當地的同路人。若是較多人聚居的城市,應不會太困難;但若是一些較偏遠的地方,要較長的交通的時間才能與其他人會面,也要盡力去做。每一個群組不需要太多人,10多人也可以,重要是這群組要定期聚集。聚會也不用很頻密,但起碼一個月能聚集一次會比較理想。不用特別由哪一人帶領群組,可以由各人輪流擔當召集人。

除了可以交換生活各方面的資訊外,聚會的最重要目的是要持續關注香港的情况,共同商討一些與香港相關的議題。定期聚會的目的,是希望這些流散的港人,可以保持與香港的聯繫。可以想像,當大家離開了自己的家一段時間,身處異地,難免會產生疏離、迷惘或沮喪的感覺。能與有着共同價值及身分認同的人定期見面,相互鼓勵,那會讓大家較容易堅持下去。

建立黃色香港海外網絡的點、線、面

各個群組成為黃色香港海外網絡是一個點,每個點通過定期聚會確保這個點的火光不滅。各個點還可定期與當地另外的點,按主題搞一些聯合的活動,這樣點與點之間就連成線了。在同一個城市或地區的多個點,交互連線起來,就能組成一個面。在同一個國家不同城市或地區的面又可以組合起來,這樣「流散的香港」在這國家的面就可以擴得更闊。不同國家的面又可以再連結起來,一個立體的黃色香港海外網絡就形成。

建立起黃色香港海外網絡的點、線、面,真正的使命不止是讓大家在海外建立起避風港,使大家能在海外能尋得一個可與同路人們相濡以沫的地方,而是要讓世界聽得更清楚香港的故事。因此,各個點、線、面,還要想方法連繫移居地的本土公民及公民社會團體。透過日常生活的接觸,使他們更明白這些港人,為何會抱着這種特別的流散心態而來到他們的國家居住。

因此「流散的香港」不是在外地建立起一條條自成一國的「香港街」,反是要進入移居地的社區,在保存自己獨特的身分認同的同時,也融入當地的社區和公民社會,這樣才能更有效地讓世界各地的人明白港人爭取民主的前因後果。

流散的港人現在有點兒像流散的猶太人,他們被迫離開自己的家園,卻沒有一刻忘記自己的家。流散的猶太人經過了千百年,最終能回歸到神所賜給他們的土地。流散的港人又何時才能回歸香港呢?

作者是法治教育工作者

相關字詞﹕編輯推介 文摘

上 / 下一篇新聞